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3章 不甘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103 2019.08.19 18:00

  叶青龙淡淡道:“我是官,你是草寇。杀你,我可以不问而诛。当然,你死了,好处很多。比如耶律明丰会更信任李慕之,而李慕之也会更害怕我。”

  南灵衣猛然抬头,一脸惊愕。

  “还不明白吗?大梁与辽国必有一战,当此时,正是男儿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叶青龙道:“我已和李慕之说好,让他当我的暗探,李家与辽国交易多年,深得耶律明丰信任。以后,李家可以为我提供契丹人的情报……呵,相信我,你的牺牲是有价值的。”

  刀锋在南灵衣的肩胛上划拉着,铁器与骨头摩擦的声音隐隐作响。

  叶青龙说着,微微改变刀的方向,原本向下压着的长刀改向,往南灵衣的脖子横砍过去。

  南灵衣双手奋力按住刀身,额头上青筋冒出。

  叶青龙看着她奋力挣扎的样子,冷笑道:“当然,也不止就这一个理由。等你死了,想来苏刻舟会帮你报仇。到时候,我想对付谁,便跟他说你是谁杀的。呵,一剑霜寒十四州,到时候,燕北剑客的剑,就是我的剑。”

  “师父他……不会被你利用……”

  叶青龙冷冷道:“别挣扎了,安心去死吧,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是吗?”

  忽然有人说话,语调中带着些调侃的意味,听起来就很让人讨厌。

  叶青龙猛然转头,向后看去。

  林启正站在门外。

  此时林启一脸的汗水,看起来像是跑了很久,还微微的喘着气。但当他看到南灵衣还活着的时候,便已放松下来。

  但再看到地上那具尸体,他又皱起眉来。

  很快,他将怒气压下,反而向叶青龙展露出一个礼貌又冷冽的假笑。

  “你好呀,能不能把我朋友放开?”

  林启说着,抬起手来,手上赫然拿着一个木制的东西。

  看到那东西,叶青龙瞳孔猛然收缩。

  那是一个,弩?

  “叶帮主?”林启又问道。

  下一刻,叶青龙突然动了,兔起鹘落般直直向林启扑去。

  “先杀了这小子。”

  那一瞬间,他心中飞快作出决断。

  南灵衣已无再战之力,林启手里那东西却能要人命。

  林启脚下依然不丁不八地站着,目光盯紧了叶青龙。

  如白驹过隙,一眨眼的功夫,叶青龙已像苍鹰扑兔般向他扑来,他甚至能看到叶青龙眼里的血丝。

  林启如被吓得呆住了一般,一动不动。

  叶青龙的速度极快,手中长刀狠狠向林启劈下。

  破空之声凛冽。

  “噗”的一声。

  是金属入肉的声音。

  叶青龙的速度太快,让林启几乎找不到他的要害。

  但林启的手很稳,他的情绪也很稳,一直等待着最稳妥的那个时机。

  叶青龙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瞪大了眼睛。

  一支纯铁铸的箭矢,已深深插在他的眉间……

  他的刀,离林启已经很近了,近得几乎能触到林启脖子上的肌肤。

  但他再没有力气将这一刀劈下去。

  “怎么可能?”

  一瞬间,叶青龙脑海中想了很多。

  这半生,从小就刻苦练功读书,在军中披荆斩棘、出生入死,在皇城司披肝沥胆、步步为营,在市井中卧薪尝胆,苦苦煎熬。

  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我怎么可能会死?我还有那么多事情没做……

  我死了,李家的事宜怎么办?皇城司的光复怎么办?梁与辽的这场大战怎么办?

  “我……不甘心”

  嘴里咯咯了两声,叶青龙终究还是倒在地上。

  林启呼了一口气,低头看着叶青龙的尸体,皱眉道:“你看,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你活的时候再如何,死后也不过是一抔尘土……

  *********

  城中一处院落。

  方芷柔出去送了大夫,回到屋中,见林启坐在床边,脸上的神情颇有些担忧之色。

  她便款款上前,柔声安慰道:“放心吧,大夫说了,她的伤,休养个把月便好。”

  “那大夫可以信任吧?”

  “嗯,他是我父亲旧友,今天的事,不会说出去的。”

  林启点点头,又看向方芷柔,想了想,还是道:“你病好了?”

  方芷柔低眉顺目地点点头,应道:“本来大半也是装的,不碍事了。”

  “那南姑娘就托你照顾了,客栈里鱼龙混杂,暂时不方便带她回去。”

  见方芷柔点头应下,林启便起身准备回去。

  “你等一下。”方芷柔又道。

  她说完,又往屋外而去,似要去拿东西。

  林启愣了愣,便站在原地,又看了眼重伤躺在床上的南灵衣。

  于是他低声嘟囔道:“我跟你说过吧,李府没有那么好对付,你们一个个整天仗着自己武艺高就要胡闹……”

  他语气里颇有些抱怨,但还是笨手笨脚地拧了一方毛巾放在南灵衣额头上。

  过了一会,方芷柔又回到屋中,手里却是捧着一叠衣服。

  “你看你这一身汗,换上吧。”

  说着,她将衣服递过来。

  “我还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林启也懒得跟她推来推去,随口调侃了一句,伸手接过,自去隔壁的屋里换了,又将那本南灵衣偷出来的《三国志》收好。

  出了门,见方芷柔还守在门口,便道:“我走了,你若派人给南姑娘买药,记得让人注意隐藏行迹。”

  方芷柔点头应道:“嗯,都听你的。”

  林启心下微微有些发愣。

  这小娘子现在莫名得听话乖巧,说话也改了以前那套表演痕迹很重的方式。

  少了些“林公子”、“小女”之类的称呼,果然方便很多嘛……

  但这也不是好迹象,还是要小心着她些才好。

  心下这般想着,方芷柔却又走上前,上下打量了他一会。

  “还担心这衣服做得不适合,没想到正好合身。”

  她说着,将林启衣服上的褶皱抚平,又伸手接过他手里的旧衣服,低眉顺目道:“这套,留下来我给你洗了吧。”

  林启看着她的样子,忽然想到自己那日与她的秘谈。

  不过是几句话的功夫,这个女子,竟毫不犹豫就把那两仓粮食交了出来。

  自己本来还以为,要解释说明很久。

  这份信任……

  唉,有些太过了。

  他只好轻轻叹了口气,道:“李府的事情,这几天就会有个结果,之后,你的日子想怎么过,就去过吧。”

  在林启心中,这句话,算是对方芷柔的一个道别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