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0章 大家来抄诗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079 2019.08.13 06:00

  众人的目光看来,李荣之依旧是那一幅中正平和的样子,坐得笔直如老僧入定的。

  颜怀刚开始见他一身布衣,还以为是什么平常人家的读书人,此时不禁诧异道:“他竟是李府的二公子。”

  方芷柔点点头,轻声道:“是,他与李府旁人有些不同。”

  这句话从方芷柔嘴中说出来,颜怀心中暗忖,李府是方小姐的仇人,这李荣之竟能得她一句夸赞,倒还真是个人物。

  再看那李荣之一身破旧麻衣,却神态安详,不卑不亢。他低头看着自己那一袭华贵的衣裳,心里忽然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那边李荣之见祝圣哲眼光也看来,只好起身,端端正正地行了一礼,说道:“晚辈不会作诗。”

  祝圣哲微微一笑:“你读书刻苦,却不会作诗?”

  李荣之道:“诗词怡情,晚辈既未证得大道,亦无情可怡。”

  李蕴儿连忙道:“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二哥十二岁便会作诗,他那时的诗拿出来,也可以压过在座所有人。”

  她说完,又怕祝圣哲不信,忙道:“我念给大家听。”

  下一秒,少女张口吟道:

  “昭代数人物,谁似我公贤。平生落落磊磊,常以义为先。广立城中礼学,盛集山西义社,良法自家传。

  阴德有如此,眉寿不须言。圣天子,方右武,复宗文。诗书马上,看君父子共争先。伫听天山三箭,还共秋闱一举,相继凯歌旋。金印大如斗,富贵出长年。”

  “好!”

  一词念毕,林平江先赞了一句:“好!好一句‘昭代数人物,谁似我公贤’,李公子此词,小生心服口服。”

  他说完,斜看看向颜怀,意思分明是“我对你不服”。

  李荣之嘴角却扬起一丝自嘲的笑,十二岁那年作的词呵,恍如隔世。

  “平生落落磊磊,常以义为先。”

  那时候,他以为,李家开棚济粥,搭桥铺路,真的是良善人家。

  犹记当时,李平松摸着自己的头说:“荣之,希望有一日,李家能以你为荣,老父能以你为荣。”

  于是十二岁的李荣之心潮澎湃,提笔便写下“诗书马上,看君父子共争先”,意气风发,父子同心,愿将李家从商贾带入官宦书香门第。

  到头来,才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一场笑话。

  如此想着,李荣之看了一眼身旁的李蕴儿,却也未说什么,只是眼神中闪过一丝疼爱与怜悯。他摇了摇头,道:“不过是儿时乱填的词,不当污了大家的耳。”

  李蕴儿却未能捕捉到二哥神情中那一丝失落,斜眼看向林启,问道:“臭跑堂的,你难道还有诗能压我二哥一筹不成?”

  见林启苦笑不答,李蕴儿便有些得意起来,顾目四盼,又看了眼翦秋,心想:小美人,这下知道那臭跑堂不如我了吧。

  林启见李蕴儿那小小得意的样子,忽然有些恍惚起来。

  明眸透琼瑶,满是天真态。

  记忆里,江茹微微扬着头,站在自己面前,脸上俱是得意的笑容:“你看,我说了吧,侧方停车我也是能停进去的,以后不许再拿我把你车撞了那事说我……”

  那时候,傻头傻脑的女博士站在自己面前,眼神里尽是纯粹的喜悦,和此时文会上这个小丫头别无二致。

  下一刻,林启微微甩头,驱散心中那一丝彷徨。

  “不如试探一下好了。”

  如此想着,林启向李蕴儿拱手道:“听这位公子吟了一首词,在下也突然来了灵感,各位不妨一听。”

  他要作诗了?

  “这跑堂,好深沉的心计,这是想要压轴吗?”

  颜怀却是心中一喜,心想,等了好久终于等到现在,重头戏终于来了。

  所有人还在错愕中,林启也不多说,开口吟道:

  “画栋新垂帘幕,华灯未放笙歌。一杯潋滟泛金波。先向座中人贺。

  富贵吾应自有,功名不用渠多。只将绿鬓抵羲娥。金印须教斗大。”

  此词一出,众人心中一怔。

  这首《西江月》虽然不错,但显然是比不得《将进酒》与那一首塞上诗啊?

  “可是这林启……”

  众人目光盯在林启脸上,一下刻,各自心中忽然想到,这首词功力可见一斑,他能作出这样一首词来,确实具备了作出那两首绝世好诗的才情……

  “看来这林启不简单……”

  “不对,李公子那首词是‘金印大如斗,富贵出长年’,而这姓林的马上便应他‘富贵吾应自有,金印须教斗大”,气魄更胜一筹。”

  “但李公子那首词是十二岁那年作的啊。”

  “你还不懂吗?可怕的是,林启是现作的……”

  “这……”

  那边各才子窃窃失语,胡牧心下也是长叹:“才思敏捷,确实有些可怕,怪不得,怪不得!难道那两首诗,真是他做的?”

  如此想着,胡牧心中对这个年轻人的评价又高一层。

  祝圣哲却是眼睛一眯,默默思量着什么。

  林启一词吟罢,看向李蕴儿。

  小丫头膛口结舌地看了看林启,又低下头想了一会儿,方才抬头说道:“你这首词虽好,我二哥却有更好的词。”

  她眼神里带着些不服输的倔强,和一丝心虚的神情,偷眼四下看了看,还是开口轻轻吟道: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第一句入耳,林启已猛然抬头,陷入深深的震惊之中。

  这是李清照的词,她怎么会懂?

  场中惊叹声不时响起,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做不得声。

  一片寂静之后,胡牧微微闭目,晃着头赞道:“此词,可流传千古……”

  李荣之也是一脸茫然,拱手向众人说道:“舍妹唐突,这首词,并不是小生所作。”

  李蕴儿忙道:“就是我二哥作的,不然难道还是我……我这个笨蛋作的吗?”

  林启茫然四顾,见众人神态各异,但显然之前并未听过这首词。

  那这词,她又是从哪里抄的?

  她总不会是李清照本人嘛……

  下一刻,一个念头终于在他脑海中炸开。

  江茹。

  你果然是江菇?

  这一刻,林启看着眼前身着男装,样子有些天真、有些娇憨的女子,久久不能转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