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 终于有热闹看了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042 2019.07.24 12:00

  众人又走了小会,林启一脸生无可恋地听着颜怀评点苏州至太原一路的风物。

  “山西民风实与江南大不相同,我在苏州……”

  “话说那日,我在应天府……”

  “今天在文水,是最热闹的……”颜怀吧啦吧啦说着,他昨夜一夜未睡,此时居然也不困。

  忽然听到前方传来喧闹声。

  林启心肝一颤:终于,有事情发生了!

  在前世那个年代或许大部分人不爱管闲事,林启更是如此。

  但不得不说古代的生活确实是有些无聊。

  此情此景,终于又可以练级了,最重要的是,可以让颜怀闭嘴,真是太好了。

  他有些激动、有些期待地走上前去,却见是几个人正围着方家粮行吵闹。

  为首的一个大汉,脸上有颗大痣,面容看着有些狡滑,正在骂骂咧咧的,嘴里不停大喊着:“这黑心铺子卖的霉米,吃死了我爹啊。啊,我可怜的老父亲啊……”

  方芷柔带着人站在粮铺前,她脸上的表情还算镇定,但眼神里却有些茫然无措。

  已有许多人围观在周围,正悄声议论着,地上还还铺着一个草席,上面摆了一具脸色发紫的尸体。

  你们这文水县,别的都缺,就死人不缺。

  如此想着,林启站在旁边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那几个汉子嘴里来来回回地喊,却没有要解决事情的意思,既不要银子,也不去管地上的尸体,任其被人指指点点。

  风带着沙石落叶在空中摇了摇,落在尸体上面。

  过了良久。

  “黑心铺子卖霉米啊……”痣脸汉子哭喊着。

  林启笑了笑,演技还待提高啊。

  而且翻来覆去就这几句话,实在是有些无聊啊。

  颜怀向前一步,正要说话。林启一把将他拉住,轻声道:“你闭嘴。”

  说完他自己上前大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他身边站着锦衣华服的颜怀,身后跟着三十个大汉,架势不小。那痣脸汉子便有些怵,喊道:“你谁呀?管什么闲事?。”

  “兄台既然来讨公道,不就缺管闲事的吗?”林启笑道,说完便俯身去看地下的尸体。

  “你干什么!”痣脸大汉喝道。

  林启将尸体上的落叶丢开,笑道:“死者为大,你这个孝子贤孙也不帮他把沙尘清一清,实在有些不妥。”

  “你干嘛对……我爹动手动脚的。”痣脸大汉怒道。又见林启身后的人,皆是体壮如牛的大汉,各个脸上还带青淤,似乎是常打架的主,他也不敢上前。只好任林启摆弄“他爹”。

  林启笑道:“在下略通医术,也许能把他治活了。”

  “少他*的跟老子扯淡。”

  过了一小会,却见林启惊呼了一声,那痣脸汉子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尸体还是尸体,没诈。

  林启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啊,这个死太久了,治不活了。”

  大家都松了口气,没诈就好。

  “但我看他口鼻里有泥沙,皮肤又显然是泡过的,明显是溺水死的。你该不会是来讹钱的吧?”

  痣脸汉子脸色一变,怒道:“你他*是来找茬的?我爹明明就是吃霉米死的。”

  “哦,那真是很奇怪啊……”林启随口应道。

  颜怀却是机敏,不知何时已经混到人群里去了。嘴里学着看热闹的语气,拉长声音道:“哎呀,原来是溺水死的,这些人是来讹钱的啊……”

  “就是说啊,我早看那死人跟这个无赖长得不像,怎么可能是他爹嘛……”人们应和起来。

  “就是说啊,那死人看着比那汉子还年轻几分,怎么可能是他爹……”

  痣脸汉子不由怒道:“老子今天年才二十四,你再看他,明明都四十了,怎么会不是我爹?”

  “你怎么可能才二十多,我看你都有快四五十了吧……”

  “那么大的痣长在脸上,大家伙又不认得,这无赖外乡来的吧……我早看出来他是来讹钱的……”

  “咦,那个年轻人不就是那个‘人间自有公道处置’的呆子嘛,他说的话,肯定公道啊。”

  “还真是,那人有些呆,应该不会骗人……”

  被周围人指指点点的,痣脸大汉脸上阴晴不定。他瞄了瞄林启,心中盘算,自己这边只有七个,他们有三十个,要不然走了算了。

  “姓方的奸商,你们的这些黑心的商家,卖发霉的大米吃死人,还找些人来对付我们这些苦主。人在做,天在看,走着瞧。”

  痣脸大汉很专业地留下了场面话,说着便要带人走。

  林启笑道:“怎么能说走就走?”

  下一刻,他挥手对保安队诸人喝道:“给我干他们。”

  练级的时候终于来了。

  马仓是有一些愣住的,他真的很不习惯这样在街上看见人就干,他本来就是良民,又不是混帮派的。

  因此林启说完,他完全没反应过来。

  但颜怀已经兴奋地不行了,不知何时,又从人群中跑到马仓身后,在马仓后背上推了一把,马仓便顺势扑上了去。

  “兄弟们办他!”

  “必胜!”

  林启气极而笑,人家才七个人,你们还要喊必胜?

  有人带头冲出去了,三十条汉子很快就与那七人打了起来。

  那七个汉子确实是更能打些,痣脸大汉一人便摞倒了两三个,可惜还是架不住对方人多,也不知被谁重重敲了一下后脑勺,才晕乎了一瞬间他就被两个人抱住胳膊。

  “放着我来……”颜怀见了,踮着拳头冲过去,在痣脸汉子肚子上重重击过去。

  咦,也不怎么疼。

  但下一刻痣脸大汉的怒火便腾起来,被这个毛头毛脑的小年轻这样干了一拳,他感觉到了莫名的羞辱。

  “你他*妈的。”他怒吼着,奋力一挣,扯出了双手,从怀里拔出一把短短的刀。

  “动刀啦……”有人喊道。

  颜怀有些懵,我不过是打你一拳,至于吗?

  短刀扬起,向颜怀劈过去。

  刀要砍到颜怀脖子上的时候,痣脸大汉看着他那华贵的衣服,心里有些后悔,不就是被干了一拳吗,我至于吗。

  但他收不住手了,眼见这个人下一刻就会死,自己也要开始亡命天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