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且让老夫猜一猜你是谁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125 2019.07.09 06:00

  梁朝开国后,与西夏、辽国战事不断,无奈西夏和辽都是兵强马快,梁朝一直屡落下风,只好缔结盟约,允许西夏和辽国年年“进贡”,然后由梁朝“恩赏”岁币。岁币赏得多了,财政便有些捉襟见拙,朝庭便特许富户捐官,捐的也都是些虚职,一般人便唤作员外。如此长年累月下来,梁朝的员外也多起来。

  李平松也是随手捐了一个,因此文水县人人唤他李员外。

  在文水县,他原本有个更拉风的外号唤作“李半城”,因为县中半数粮铺都是他的,又与江县丞是儿女亲家,因此文水县城,大概可以说是有一半是他的。捐了员外后,李半城这外号虽被人叫得少了,他的威仪却是更甚往昔。

  此时见吴天进来,李平松嘴里应道:“吴捕头稍待。”

  过了一会,他搁下笔,将信纸吹干、折好,喊门外的仆役取了,吩咐道:“送去兵马司给张参将。”

  待那仆役远去了,李平松方才起身在吴天上手边的位置坐下,叹道:“多事之秋啊。”

  吴天道:“此时还未入夏,员外就担心秋天了。”

  李平松道:“辽人要的粮食应该能在出发前备好,不能再出意外了。”

  吴天道:“你让我查的事,略有些眉目了。”

  李员外喝了口茶,等吴天说下去。

  “前天入城的,有个叫苗庆,应该就是那股匪徒的眼线。住在朔风客栈,每天起早就在集市里打听,看着像是个盘货的商人,但却对商贾之事毫无了解,倒是对粮食,铁器,药材这些东西颇感兴趣。”

  李员外问:“你没打草惊蛇吧?”

  吴天摇摇头,道:“没有,他如此大摆大摇的晃悠,定是还有人接应他,但还没找到,我派人跟着那苗庆,总有他露出破绽的时候。”

  李员外脸上挂起一丝冷笑,道:“这股土匪胆子不小,劫了我的粮,却还敢入城来。”

  吴天沉吟道:“粮食被劫的现场我看过了,时间、地点、路线都拿捏得恰到好处,现场的痕迹看来,这批人动作利落,杀人果绝。最难得的是人人带马,来去如风。肯定是老手,但附近的几股山匪不会有这个实力和胆量动你的货,却猜不出来是哪里冒出来的人马。”

  “苗庆进县城的目的呢?”

  “目前还不知道,总要小心才是。”

  “小心些啊小心些,诸葛一生唯谨慎……”李平松眯起眼想了想,又叮嘱道:“他们派了个如此打眼的进来,应该是为了吸引视线,暗中定还有小动作,你把县里的生面孔都筛一遍吧。”

  见吴天表情似在思量,李平松问道:“怎么?”

  吴天沉吟道:“说到生面孔,我遇到一个人,有些意思……应该不是那股匪徒里的,但他把罗乙贵杀了……”

  李平松眼睛一眯,心中已有杀意,他不在乎一个赖汉的死活,但李家的威势不允许有人挑畔。于是他冷然道:“这个人是冲着我来的?”

  吴天再好用,也是江县丞的人,他打算让管家周来福来处理。

  “应该不是,我试探了一下,也不是那股匪徒里的。似乎是路见不平,看不惯罗乙贵罢了。但他用的方式,有些独特……”吴天知道李平松的心意,嘴里接着说道:“应该不会有别人知道这事是他干的。”

  这是在劝李平松不要为了一个小人物平白得罪人了。

  “独特?”

  吴天将现场的痕迹一一说了,又沉吟道:“他布置这些,反而更能引人注意。我猜不透他的目的是什么。”

  李平松不以为然地说道:“也许就是故布疑阵,让你拿捏不准,然后不捉他罢了。”

  “不想被捉,这个人应该会有更好的办法。”吴天依然不解,叹道:“此人年纪轻轻,已经心思深沉,行事滑圆,而且脸皮极厚,不一般呐……”

  “年纪轻轻?”李平松心念一动,忽然展颜笑道:“老夫描述一个人,吴捕头看看,与你说的是不是同一人。”

  吴天讶然,转头看向李平松。

  “十六七岁年纪,来自苏州,身量颀长,面容俊雅,衣着华贵,可能还有一些絮叨……”

  李平松说完,吴天已然愣住。

  “员外你认识他?”

  李平松抚须一笑,颇有些高深莫测地瞥了吴天一眼,道:“你可有听说过颜恪?”

  “大梁怎么会有人没听说过颜恪,十六岁的一甲探花,入仕不到八年,如今已是一州刺史……”吴天忽然抬眼道:“你是说他是……但年纪也不符啊。”

  李平松触动了思绪,叹道:“大儒王慎曾有一语‘颜家此子良材美质,他日可为天下宰执’,当时颜恪不过十三岁而己,王大儒眼光之毒辣,让人心惊啊。”

  “员外是想说什么?”

  不理吴天的面带疑惑,李平松自顾自喟叹道:“同样是商贾起家,颜家如今可发达喽……他家三子两女,长女相貌极为出众,被纳入四皇子府,虽不是正妃,想来必将得宠,这可是皇亲呐皇亲。另外,还有长子颜忱打理家中商事,老夫与他打过交道,居然都有些怵他。次子颜恪你也知道,人称‘储相’……啧啧,羡慕啊,老夫拼博一生,也不过是希望我李家有这样一天……”

  别人家的孩子就是好啊。

  吴天听了只是点了点头,他对这些并不感冒,皇亲什么的,对他而言太过遥远。

  却听李平松又说道:“这颜家的第三个儿子,应该就是今天你见的那人了,是叫颜怀,没错吧?”

  “颜怀?”吴天一愣,说道:“不叫颜怀,他自称林启,说是被人掐晕在野外,失了记忆。”

  李平松沉吟起来,过了一会又说道:“应该就是他,许是惹了什么绿林恶汉,报的假名而已。不然这也太巧了,颜老三刚在祁县失踪,两天后在文水出现一个各方面都相符之人。”

  “员外你既然认得,一见面便知。”

  “不过是一个后辈而已,老夫未见过。”李平松掩饰住心中尴尬,故作深沉地说道。

  吴天想了想说道:“别的都好说,像那样絮絮叨叨的人,确实不多。”

  “呵呵,有趣,这样吧,明日以大郎的名义邀他来家中坐坐。若真是颜家老三,也可以借这东风,攀一攀前程不可限量的颜二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