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怀疑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235 2019.07.08 18:00

  “定然不会怀疑林公子你的,你走时罗乙贵分明还活着,这点罗王氏可以作证。”吴天微微摆手,带着探究的口吻道:“这两天发生了三条命案,县尊震怒,命我一定要彻查,还烦请林公子仔细说一下当时的情景。”

  县尊震怒?连我这刚来两天的都知道你们县尊一般不震怒的。林启心中好笑,嘴里说道:“大夫走后,我和罗乙贵说,请他不要与卫昭那孩子计较,毕竟冤冤相报何时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嘛,不想他对我破口大骂,我只好走了……”

  “就这样?”

  “就这样。”

  “林公子何曾听说过‘血杀人屠’这个外号?”吴天忽然又问道。

  林启愣了愣,回忆了一会,说道:“我虽记忆有些缺失,但隐约记得在一本故事书里看到过……”

  “哦?什么故事书?”

  “书名忘了,不过我记得只看了半本,讲的是绿林中有个大魔头‘血手人屠’,残忍得杀害了水泊梁山一百零八好汉,话说这些好汉替天行道,最是英雄,大哥外号‘及时雨’,本是一名押司……”

  吴天耐着性子听林启嘴里涛涛不绝,说书似得一直讲到“排名第六‘豹子头’林冲,本是八十万……”见他依旧随手拈来,不似现编,不由摆了摆手打断他,又问道:“这书看得人多吗?”

  “当然多,很多人看的,可惜似乎只有半本,不过无妨,我近日又看了一本故事书,也是极为精彩,《后庭记》不知吴大人看过没有?”

  吴天眼神一滞,摇了摇头。

  “可惜啊,吴大人有空可以看看,讲的是隋陈时期有一美人,有倾国倾城之姿,有诗云: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

  吴天打断话头,又说道:“我之所以问林公子这个,是凶手竟用血迹在墙上写着‘杀人者血手人屠’几个大字,我问了几个人,却都未曾听过这凶名。”

  “也许是文水县读书的人少……可惜我记忆缺失,不然或许可以回忆起书名,为吴大人提供些许线索了。”说着,林启自言自语道:“到底叫什么呢,难道是水泊梁山一百零八好汉大战血手……”

  吴天摆摆手道:“无妨无妨,那不重要,关键是凶手还是密室杀人。”

  林启大为不解,问道:“密室?”

  “林公子走时,可有关门?”

  “没有啊,因为大夫交待要给伤者透气,门窗我都特地打开的。”

  吴天疑惑道:“可是那罗乙贵死时,门却是从里面栓上的,窗户亦是如此。也不知凶手是如何脱身的?”

  “从里面栓上的?”林启惊疑道。

  吴天点点头:“是县里一个名叫于三的赖汉发现的,他午饭后去寻罗乙贵,见门栓着,喊了好几声不见人应,于是踹门进去,却见罗乙贵胸口插着一把大剪刀,已经死了良久,屋里除了顶上一个碗口大的洞,再没别的出口。”

  “碗口大的洞?”

  “人肯定出不出去的。”

  林启惊叹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着,他露出惊恐的表情,“青天白日的,吴大人不要吓我。”

  “我不信神鬼,此事定是人为。”吴天断言道:“不过显然凶手并不是文水县本地人。”

  “哦?吴大人何以断定?”

  “手法太复杂了,像罗乙贵这种货色,被人一板砖拍死在街上是很平常的事。至于密室杀人这种手法,呵呵,杀鸡焉用牛刀?”

  林启叹服道:“吴大人果然慧眼如炬,怪不得我们文水县吏治清明,太平安顺。”

  吴天不置可否,忽然又问道:“林公子可听说过,前几日,李府的十几车粮食被一伙匪徒劫了。”

  “哦?竟有此事?”

  “那伙匪徒胆大猖狂,劫完粮食,似乎还派了人在县里活动。”

  林启讶道:“这么大胆?吴大人的意思是,杀罗乙贵的是这伙匪徒中人?”

  吴天拿眼光打量着林启,又说道:“不无可能,你看,那匪号就有些相像。”

  林启瞥见吴天那眼神,惊道:“吴大人莫不是怀疑我是匪徒吧?我……我可是良民。”

  吴天似笑非笑地摆摆手,说道:“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问想,你说自己受伤失忆,可记得是何人所为?”

  林启道:“这就要托吴大人帮我查一查了,我差点就被人砍死了,但却一点也想不起是何人所为。这么一说,我得向吴大人报案啊。”

  他说着抬起手来,指着自己的胸口,道:“我这伤口,到现在还是疼的。”

  吴天看了看林启的动作,皱了皱眉,实不愿理他这破事。

  他如此想着之时,林启却也用探究的目光盯着吴天的反应。

  见吴天的神情有些不耐,林启不由皱眉,看来派人杀自己的不是吴天了,那很可能不在文水县。

  吴天又细细盘问了林启几句关于这个人的信息,林启却一问三不知,只是口口声声“拜托吴大人替我查一查”,“请吴大人为我主持公道”。

  见林启又开始絮絮叨叨起来,吴天苦笑了两声,心中不愿沾这种事,嘴里随口敷衍了两句,借口公务在身便起身离开。

  看着吴天的身影,林启轻声嘟囔了一句“正事还没说呢……”

  一转头,看到那边徐瑶正盯着自己看。

  徐瑶抿了抿嘴。

  林启偏了偏头。

  于是徐瑶点点头,会心不语。

  过了一会,徐瑶问道:“真的有那本书吗?”

  “真的有。”

  “我怎么没看过?”

  “那书还没写完呢,我本来打算等我死后,让后世子孙烧给我看。”

  ****************************

  吴天在客栈门口转头看了看,哂笑了两声,余光却发现一个鬼头鬼脑的身影正在往这边张望,便向那边招了招手。

  那人小跑着到他面前,点头哈腰道:“吴爷。”

  “于三?你在这望什么?”

  于三道:“吴爷,刚才小的可被罗乙贵的死状吓惨了,想跟着来看看是哪路神仙干的。”

  “不想要命了?”吴天冷笑道。

  “小的就是惜命,看了以后,万一哪天遇到了就绕着走。”于三应道。

  吴天懒得理他,冷哼一声便向城东走去。走了半刻钟,他在一处占地极大的院落前停下来,马上便有仆役迎上去。

  “吴捕头来了,老爷在书房等你。”

  吴天点点头,将佩刀丢给他,径直往院中走去。弯弯绕绕也不知穿过多少假山回廊,方才在一处房前停下来。

  那仆役垂手往门边站了,吴天推门而进。房中一个四旬左右有的中年人正坐在桌前写着着什么,吴天拱手喊道:“李员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