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3章 念诗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164 2019.07.23 18:00

  “你这两句定然是有全诗的,不如我试试看能不能填出来。”

  “这句如何?”

  “那这句呢?”

  林启确实有些听得累了,他转头看向那少年。

  那少年见他目光看来,喜道:“你要念全诗给我听吗?”

  看着少年期待的目光,林启只好点点头。

  晨光洒进堂前,大堂里弥漫着一些酒和木头的气味。万渊支着头,随意的坐着,一双狭长的丹阳眼半眯着,看向那两个少年。

  柜台后,徐瑶将书里的书本放下,凝神去听。

  林启吟道:“早岁哪知世事艰,燕云北望气如山。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

  那少年目光渐渐呆滞,万渊放下了支着头的手,徐瑶转过头来。

  林启接着念道:“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

  此诗是南宋陆游所著,时代背景不同,因此林启只好将“中原北望气如山”一句随意改了,免得惹人疑惑纠缠。

  却没想到,很多年后,这首诗终究又被人,改了回去。

  一诗念完,却见少年口瞪目呆。万渊眼眶含泪,竟有些醉态。

  林启愣了愣,暗想:这首诗虽然好,却也不至于这样啊,看到《将进酒》你们也没这样。

  那少年着了魔似得,愣叨叨的,万渊也是良久不语。

  林启看了看两个人,摇了摇头,去厨房把菜一一端上来放在万渊面前。

  那少年低声自语道:“等杨复老将军听闻此诗,该是怎样的心境……”

  再一看,却见万渊已然泪目,嘴里喃喃着:“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百余年来,懦懦求和,故土难收,燕赵只余悲歌。壮志未酬,白发已生。呵呵,塞上长城空自许。这大梁朝,哪还有塞上长城……”

  说着他拂袖而起,一转身,迈步而出,竟看也不看桌上的菜。

  望之竟有仙气,但……

  还没付钱呢。

  林启抽了抽嘴,至于吗?不过是一首诗嘛,我这里还有很多。

  他转头看向徐瑶:“东家,饭钱……”

  却见徐瑶也正愣愣的看着自己,明眸清澈,让人心惊。

  于是他转向那少年问道:“这饭钱……”

  “林启!”

  正纠结着,忽然听见有一个悲愤莫名的声音在喊自己的名字,林启转头一看,李茂之大步踏进店中,身后跟着十来个人。

  “你这个大骗子!”李茂之面含悲愤,拿手一指,怒喊道:“你骗得我好苦,我因为你,受了多少腌臜气,你知道吗?”

  不是说好的倾盖相交,义气相投,敬重我的人品才学吗?你们有钱人的嘴,才是骗人的鬼。

  林启露出一个了然于心的笑容:“李公子莫急,那箱银子,我去拿来。”

  李茂之还想再骂,听了这话却是一愣,硬生生的把下面的话咽下去。

  等拿到银子再教训这小子,他心想。

  却见林启转身到后院,拿了那箱子回来,放在自己面前的桌上,神态温和地道:“看,你的银子。”

  李茂之心中一定,挥手让小兰收了,指得林启骂道:“这事还没完,你分明不是颜怀,为何要骗我?”

  “此话怎讲?我可是说了很多次,我不是颜怀……”

  李茂之竖起眉,叱道:“这是你的奸计,你算计我,我要打死你这个混蛋。给我打……”

  “慢着!”

  忽听有人喊了一声,却见一个长相俊逸的少年,他走到李茂之面前,问道:“你在找颜怀?”

  “关你屁事。”

  “你要给颜怀一箱银子?”

  “关你屁事?”

  那少年伸出手,道:“拿来吧”

  “拿什么?”

  “我就是颜怀,把银子拿来吧。”那少年着,眉眼都笑得弯了起来。

  他此话说完,林启会心一笑。

  李茂之却是勃然大怒。

  一个个都想诓本公子,当老子是傻子吗?真的颜怀可还在太原城里。

  “想耍我?你小子有病是吧?来人给我一起打。”

  “啪。”

  李茂之脸上一痛。

  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少年,李茂之一时间心情有些复杂,毕竟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被打。

  就算是李平松,也就是时不时让他跪祠堂而已。

  可现在,竟被眼前这小子摔了一巴掌。

  “你……你竟然敢……”

  “不是你说的吗?要跟我打架,快来呀,我最喜欢打架了。”那少年一幅跃跃欲试的样子。

  李茂之正要吩咐让手下的人冲上去痛扁他一顿,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纸,他定眼一看,发现一个小厮模样的年轻人手里拿着纸挂在自己眼前。

  纸上居然写着: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还**的若有其事地盖了个大红印章。

  李茂之气得笑起来:“什么破玩意?哄我啊。”

  胡芦也不说话,拿手比了比那个大红印章。

  李藏之定眼看去,却是“忻州观察处置使”几个大字。

  字他都是认得的,但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如同儿戏一般,这么随随便便拿一张纸,随随便便写了一句话,然后盖个章,这骗术,未免也太不专业了吧。

  那小厮见他脸上表情惊疑不定的,打了个哈欠,不耐烦道:“我家少爷是叫颜怀,他比较会惹事,这是忻州观察使大人给写的条子,免得他惹出什么大祸。你爱信不信吧。”

  说完竟然头也不回地转身趴回桌子上去了。

  “诸葛一生唯谨慎,小心驶得万年船……”

  心中默念了几遍,李茂之让身后的打手先别动,抽了抽嘴,说道:“不可能,颜怀分明还在太原……”

  “你怎知我昨天在太原?”

  “我,我听说的,你真是颜怀?”

  “如假包换。”颜怀负手冷然道,“拿来吧。”

  “什么?”

  “银子啊,说第二遍了。”

  李茂之犹豫了一会,却有身后一个家丁上前来对他耳语道:“小的似乎在太原见过他和老爷说话,隔得远,看不太清,但应该不会错……”

  罢了,诸葛一生唯谨慎,万一真的是呢,总归不好先把人得罪了,李茂之心里想着,但是银子是肯定不打算给出去的,毕竟哪怕他是李府长子,自己的私房钱也是不多的。

  “哼,今天本公子还有事。下次再教训你……们。”

  眼看李茂之打算就这么走了,林启赶紧道:“李公子,你不是还要带颜公子去心月楼吗?”

  李茂之狠狠瞪了林启一眼,如同受了莫大的委屈似的,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去。

  林启颇有些遗憾,他是真心希望李茂之能把颜怀带走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