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7章 莫名其妙的盟主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551 2019.08.16 18:00

  马仓这些日子以来,颇有些长进。在打砸了秦氏酒行之后,他不仅在体能、打架水平方面突飞猛进,对任务的执行力,对自己小队的领导力也慢慢展现出来,竟隐隐有一些能当大任的样子。

  这种情况下,张板心里的危机感愈盛,若叶青龙再不出现,自己只能消磨在这里。若再不能有所表现,很快就会被马仓、巴刀、常志、皮秋这些泥脚子踩在脚底下,难有出头之日。

  这天站军姿的时候,张板心里正想着这些事,忽然他一抬眼,余光中发现林启站在校场旁边,似乎已经看了好一会了。

  而且张板觉得,他是在盯着自己。

  那不过是个年纪轻轻的毛头小子,但张板莫名得颇有一些紧张起来。

  虽然他心中告诫自己:“张爷我根本就不需要怕他,不过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罢了。”

  但不知为何,他怎么站怎么都觉得别扭,因此还被徐峰调整了好几次了,依旧觉得自己长得不直。

  好不容易挨到休息,见林启向自己招了招手,张板只好走过去,唤道:“懂事长……哦,盟主。”

  这都叫什么事啊,老子好不容易习惯了‘懂事长’这莫名其妙的称呼,又要改成这更加莫名其妙的‘盟主’,跟一群孩子闹着玩儿似的。

  “唉,老子这个年岁的人,还要跟着这群神经病耍……”

  他心中抱怨着,却听林启说道:“你就是张板对吧,前段时间我事情多,也没能好好跟你聊一聊,是我的不对。”

  张板微微愣神,客气的话他听得多了,但身为东家向下属直言自己不对的,确实少见。而且这个现由,实在是让人觉得牵强。

  没跟我好好聊一聊?你怎么就不对了?我们有什么好聊的……

  偏偏这个毛头小子的语气,颇有些老成,竟像个身居高位又正值巅峰状态的上位者的语气。

  张板只好道:“您言重了。”

  林启道:“你今年的岁数,三十又五了是吧?”

  张板不知林启何意,只好答道:“是。”

  林启道:“嗯,人到中年,你可能会有一点点危机感。有时候可能还会觉得有点迷茫。心态要放轻松些,中年危机嘛,大家都有的……”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张板心中无语。

  林启却接着道:“试想一下,你就算一直留在青龙帮,做的也是些刀头舔血的活计,又能如何呢?这种事,也是吃青春饭的,时代变得很快,那些能打敢冲的年轻人,一个又一个冒出来。你可有想过,年老体衰之后怎么办?”

  张板摇了摇头,道:“小的想过,但没想出来,只好过一日算一日罢了。”

  “这不对,”林启道,语气颇为笃定,“做人嘛,要有规划。十年也好,五年也罢,你只有盘算好眼下做的事能不能让你在五年、十年之后过上更好的生活,才好下决心去做。”

  林启说完,顿了一下,给张板消化的时间,然后又语重心长地道:“到了你这个年纪,试错的机会不多了,不要沉浸在过往的荣光中。既然不能一辈子跟着青龙帮混,且把目光放远些。”

  张板似懂非懂,咀嚼了一会林启的话,还是点点头。

  林启又道:“但要重新开始也不太容易。你可以回去想一想,自己适合做什么?想做什么?想到了再跟我说,我们德云社……不对,现在改叫寒盟了,总之我们这个集体里,需要用到的各方面人手都多,总有能让你发挥才干的岗位。不过,目前你在保安队,就要做一个好保安,懂吗?”

  张板道:“我……我明白了。”

  “很好,”林启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记得要‘打开自己’,不要觉得马仓他们那样很奇怪,试着像他们那样投入进去,该喊的时候喊出来,该唱歌的时候唱出来。也许会有些有趣的发现。”

  张板愣了愣,心中抱怨道:这小子说的一套一套的,却从来不见他自己喊啊唱啊打开自己,惯会使唤别人。

  他心里越想越苦,但他又不能说,只好恭恭敬敬地答应下来。

  接下来林启又与他闲聊几句,无非就是“你有没有看过《后庭记》之类的”闲话。

  张板对于今天这场谈话,只感觉是一个奇怪的老板在跟自己啰嗦。

  但他没意识到的是:他心里算是承认了这个毛头小子,是自己的老板。

  而林启这边,则是把这次谈话当成是:试验新的管理方式。

  他前世虽也管理偌大的公司,但管理的手段其实有些简单粗暴,无非是人家干多少活给多少钱之类的,这种方式,更多是凭借着雇佣双方的契约精神,和严谨的工作流程。

  对于今天用的这种,偏人情化的拢络手段。林启以前知道一些,但他其实是不太擅长的。

  眼下在这个时代,再指望通过契约精神来管理这么多人,显然是不现实的。

  接下来大家如何相处?不仅是张板、蝎子哥这些人在一直在考虑。林启也在试着,融入这个时代。

  接下来,不仅是张板,另外还有蝎子哥、巴刀、常志、皮秋、马仓等人林启都一一喊过去单独谈话。

  比如皮秋过去的时候,林启第一句话就是问他:“我曾经说过,下次再见你会问你看过《后庭记》了没,你可还记得?”

  皮秋眼皮一跳,道:“小的……小的记得,但小的字还没认全,只是听颜公子读完了整本书。”

  “不错。”林启赞了一句。

  “但小的愚钝,还未领悟出这书中的深意……”

  林启笑了笑:“没什么深意,不过我说过的话,你能记得,这很好。”

  “是,小的都听盟主您的。”

  “以后不要再自称‘小的’了,你如今也是小队长,做事说话,要有气质,懂吗?”

  “小……我明白了。”

  “很好,你今年二十四岁了,对吧?”

  ……

  这一天,林启与这一百号人,或多或少都单独聊了几句。

  等所有人都与林启聊过之后,他们心里终于知道于三说的“一个公司最重要的就是保安队”这句话的含义。

  “盟主最看重的,果然还是咱们这帮人。”

  “是啊,我们保安队这制服,啧啧,好看得不得了,你看别人可有?”

  “嘿嘿,连于头、张诚、丁勇那些当管理的都没呢。”

  这样的闲话中,有些人对未来渐渐清晰起来,有些人心中还有顾虑。但总归是感觉到一点安定,也多了一份归属感。

  偶尔有些人会想道:“盟主居然知道俺今年多大、家里几口人咧。”

  后来一群人聊着聊着,有人突然意识到:盟主不仅仅是掌握了几个人的情况,而是整个保安队一百号人,事无巨细,他都了如指掌。

  而要做到这点,又要花费多少时间精力?

  “有必要这样吗?年轻人做事,就是太理想化了。”

  带着这种疑惑,张板忽然觉得,离开了青龙帮,加入这个寒盟,也未必就是一件坏事……

  这天夜里,大家吃过晚饭,本该是歇息的时候。

  没想到徐峰忽然又说要加练。

  若是平时,众人可能会长长地哀嚎一声。但今日,所有人都未发出一句不满,默默地往校场走去,站定。

  夜色中,校场上,一百人的队伍被分成两组,相对而站。

  每组三列,站得整整齐齐,每人手里都拿棍子,棍头上包着布。

  徐峰手里拿了一个锣,用力一敲。

  “必胜!”

  一声大吼之后,两组人各自往前踏了一步,步伐整齐划一,五十人如一人。

  下一刻,手中长棍突刺而出。

  气势如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