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安生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757 2019.06.27 03:18

  罗乙贵蜷在地上,用怨毒的目光盯着吴天离开的方向。

  “总有一天老子要杀了你,杀你全家,玩你老婆,到杏花楼玩你的姘头……”他嘴里念咒般地呓语着,像一只毒蛇正蜷在墙角嘶嘶的吐着舌头。

  因为身材瘦小又男生女相,罗乙贵很小的时候便开始受到一些嘲辱凌霸,以至他眼里的世界始终像笼罩着一片灰蒙蒙的烟雾,内心似乎总有一种愤怒想要喷涌而出。这样暗淡而压抑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了两年前的那个夏天,当时他正摊在床上,手里摩挲着一条丝绢正闭着眼幻想着一些事情,忽听到兄嫂的房里传来水声,罗乙贵下了床,悄声探到房门外隔着门缝往里窥探,隐隐约约见他嫂子对着洗澡的木桶解衣服,他心头一热便再也挪不动脚了。

  也不知看了多久,他忽然感到肩头被人拍了一下,一转头就看到了兄长罗大富那张怒发冲冠的脸。罗大富将他提溜到院里就是一顿拳脚,罗乙贵抱着肚子蜷在地上,用后背接受着罗大富暴风雨般的拳打脚踹,心中大恨,于是他爬进厨房,捉起案上的菜刀,一刀劈在罗大富的身上。在罗大富还一脸不可置信的刹那,他扬起手,又砍了第二刀。

  “凭什么你长得大个、凭什么你从小欺负我、凭什么你能娶媳妇……”他嘶吼着也不在罗大富身上砍了多少刀。之后他在县牢里关了半个月,曾经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么完了,没想到有一天,李员外家的周管家慢悠悠的走进他的牢房,皮笑肉不笑的问了他一句:

  “罗乙贵,你肯杀人吗?”

  罗乙贵抬起头看向周管家,几乎没有犹豫地点点头,说道:“老子敢。”

  从那以后,罗乙贵到今天一共帮周管家杀了三个人,也因此得了一些银钱,虽然也都败光了,但文水县的乡邻却也开始畏惧他,生活自然渐渐滋润了些。他也自认为找到了这个世界的规则,摸到了权力和金钱的门槛。

  “这个世道,你越是凶,别人越是怕你。敢杀人才能大富大贵。”他如此想着。

  爱拼才会赢嘛。

  今天杀了方员外以后,罗乙贵本来以为会像之前两次那样,被关上个把月。哪知道吴天却叫自己去那劳子朔风客栈去试探那个小跑堂。

  还以为是县衙大牢没银子供牢饭了,没想到吴天那小子没安好心,老子差点把命送在那里。

  “你只要过去试探他便成,不能伤了他性命。”——罗乙贵回忆着吴天当时的叮嘱,暗自盘算起来:那小子莫不是条大鱼,老子这几天先盯紧了,抢在吴天前面给县丞报个大功。

  “吴天,你等着。”罗乙贵故作轻蔑地自语自言了一句,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忽然看到一个衣着破烂的妇人抱着一堆脏衣服从面前走过。

  他侧眼看去,见那妇人腰肢纤细,破旧的衣服有些紧,包裹着一双浑圆的大腿,背影颇有些撩人。

  邪火又冒上来,罗乙贵咽了咽口水,便跟了上去。

  ……

  朔风客栈今天的生意却也不怎么好,下午万渊也没来吃酒,想来是到胡县令那里上任幕僚去了。

  周婶听说罗乙贵来过店里,抱着徐瑶哭了一会,又骂起徐峰和王二栓来,哭诉这两人一天天的不见人影,竟是生意也不顾,妹妹也不管,差点被人欺负。

  数落了徐峰半晌后,周婶又对林启千叮咛万嘱咐,若是再见了罗乙贵吴天这样人千万要远着些。林启点着头恭顺地答应下来,一幅听话的好孩子模样。

  他清早买好了纸张和颜料,便坐在大堂上写写画画起来。他前世劳劳碌碌了许多年,眼下到了这个生活节奏如此慢的年代,虽然也想闲闲适适安安稳稳地过过退休生活,但总归是要在找到江茹,并确认人身安全的情况下。

  如果以一人之力不好找,那就早点着手准备起来吧。

  如此写写算算到晚饭时候,他与周婶、徐瑶三个人一起吃默默吃了饭,期间她们竟是一句话也没有,想来还是因为方老板的事情有些难过。

  待到晚饭用罢,徐瑶轻叹了一声,对周婶交待道:“若是大哥回来还未听说方老板的事,便先不与他说吧。”

  周婶长叹一口气,点了点头。

  直到那群孩子便打打闹闹地又跑过来,周婶苦了一天的脸才终于展露出一点笑意。

  一直到了晚间林启锻炼完之后,徐峰才与苗庆风尘仆仆的回来,苗庆从大堂抱了坛酒,自顾自回客房歇下。

  见林启又是一身汗湿淋淋的,徐峰笑道:“明天我让周婶给你做身衣服,不然你这身好衣服都要被汗腌臭了。”

  林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你一天比一天回来的晚,周婶可是念叨了你一整天。”

  “骂我没?”徐峰探头轻声问道。

  林启点点头,说道:“瑶姑娘在书房等你,有话跟你说。”

  徐峰顿时苦了脸做了个嘘声的动作,拉着林启回到大堂里,才说道:“我们来这里聊天,在院中总有些不安。”

  他把灯笼吹了,也不掌灯,在黑暗中摸摸索索的从酒坛里打了两碗酒,递了一碗给林启。自己坐下饮了一口,说道:“唉,她无非是想跟我说不要去贩边,有什么好说的。”

  林启也坐下,抿了一口酒。问道:“徐兄今天没听说什么?”

  “听说什么?我与苗大哥还有二栓,一整天都在城外挑药材。”

  林启点点头,道:“没什么。你们挑药材去辽边卖?”

  “不是,是苗大哥托我们帮忙采买的。我要带的货就按上次你帮我算的就行。”

  “真要去?”

  徐峰点点头,道:“你知道我为啥想去贩边?其实这客栈的生意我早就做腻了。一天到晚的,不是些柴米油盐的琐事,就是行商食客的破事。终日对这个赔着笑脸,对那个伏低做小,我一个堂堂男儿跟青楼卖笑的有啥不同?”

  “而且,赚得还没青楼卖的多呢!”徐峰喝了一口酒,又补充道。

  林启脸抽了抽,应和道:“生意嘛,总是不好做的。”

  徐峰压低声音道:“你可知苗庆苗大哥,是做什么营生的?”

  林启道:“当土匪的?”

  徐峰讶然:“你怎么知道?”

  林启道:“他看着既不像为官的,亦不像经商的,更不像耕田种地的,又出手阔绰。看他的行事做派就有些像匪类,何况还买了那许多药材。”

  徐峰点点头,压低声声说道:“没错,苗大哥就是个响当当的绿林好汉。真羡慕啊,要不是要顾着妹妹和婶婶,我真想也像苗大哥那样大展拳脚,大块吃肉大块喝酒。”

  林启的脸又抽了抽,说道:“其实绿林好汉也不光只是这样……”

  徐峰道:“我懂的,这世道谁又好过,但我宁可把脑袋别在腰上痛快过日子,也不想再这样窝窝囊囊。我妹子想说啥,我懂。但我真不愿维持着这个小生意,小心翼翼的过日子,一天都嫌长。”

  “三年了,每一天砍柴,烧火,打水,擦桌子,赔笑脸……客人嫌这嫌那的我得忍,食客把虫子放到菜里讹钱我得忍,县吏青皮来搜刮我得忍,不光忍,还得赔着笑脸,不是我打不过他们,只是怕我打了他们生意就全完了。就这样,一年到头的,一点钱也没挣来,孙家也嫌弃我,看不上我。妹妹和周婶怨我不安生、芸儿怨我不上进。就连王二栓,整日念叨我胆子小,不敢去贩辽……”

  徐峰边说边喝酒,又叹了口气,自语自言道:“爹死后这三年,过得像一辈子那么长,又像只过一天那么短,真感觉每一天都是一样的,然后一辈子就这样过完了。”

  “我知道世上有很多很多人日子比我要艰难的多,至少我还不愁吃喝,不用担心日子不过下去。可能就像周婶说的,是我太不安生了吧……”徐峰颓然道。

  林启轻轻拍了拍徐峰的背,这种时候他觉得这个健硕的汉子更像一个迷茫的孩子。他前世虽然经历过这样的时期,也常常有这样的感想,但这一刻林启也不知如何去劝慰。

  路总归是要自己走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