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6章 四宜园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250 2019.08.11 06:00

  四宜园其实是李府的产业,平时独自住在这里的,却只有李家二子李荣之一人。

  据说李荣之几年前曾与李平松大吵过一架,说是要离开李家,还是李家大夫人要死要活才拦下来的,但他也未再住在李府中,搬到四宜园算是彼此间一个权宜之计。

  李荣之过来之后,只带了一个书童,也不住园内的屋子,自己在空地上盖了一个茅屋,平日里的一切事务,诸如生火做饭、洗衣叠被之类,也是由自己与书童打理。

  这事情传出去后,有人说他是读书读傻了脑袋,也有人说他沽名吊誉。但李府的闲杂事,文水县中敢议论的人不多,李荣之每日读书,闭门不出,渐渐在人们的视野中淡忘出去。

  于是四宜园这处风景宜人的大园子,也渐渐冷清起来。

  如今观察使大人与太原通判来了文水,李平松托江垣把文会的地址选在此处,其中未必就没有对李荣之的一番扶持之意。

  到了文会这一日,四宜园便一扫往日的冷清,人流如织热闹非凡起来。

  往日里,像这种文会,身份地位高的人往往都会最后出场,以彰显气势,祝圣哲却不同,他很早就来到四宜园,还在园中小逛了一会儿。

  自然也见到了那个搭在园子里的寒酸茅屋,以及茅屋中那个书卷气很重的青年。

  李荣之一袭麻衣,正端坐在窗前看书。只一眼的功夫,祝圣哲就知道,他这个样子不是装出来的。

  这个聚精会神看书的青年,甚至都不知道今日在这园中会有一场文会。

  “可惜生在李家……”

  若有深意的看了一会,直到李荣之抬头看到自己这一行人,祝圣哲方才过去与他闲聊了几句,聊的内容无非是孔孟之道,祝圣哲是儒学大家,李荣之造诣也不凡,果然是一如所想得言语投机。

  看着李荣之中正平和的面容,祝圣哲微微颔首。

  “怪不得连胡牧都要赞他一句。”

  可惜自古忠难两全,李家的突破口,许就在这个执身以方的二子身上。

  如此就着圣贤书又聊了良久,祝圣哲便邀李荣之与自己同去文会。

  李荣之倒也坦荡,点点头,也不换衣服,依旧穿着他那身麻衣,大大方方走祝圣哲后面。

  ***************

  园门之外,行人如织。

  文水县这几年,中进士的人不多,读书人却还是多的,商贾之家里未考上功名却爱附庸风雅的公子哥也多,加上随从仆役,商贩平民,以及青楼美眷,隐有盛况空前之态。

  “某兄”、“某大才子”的寒暄声时不时响起,宽袖飘摇,少长咸集。

  长街上缓缓行来一辆做工讲究的马车,从车上下来两个眉清目秀的少年。

  再一看,这两人肤若凝脂,眉目如花,却是男装打扮的豆蔻少女。

  其中一人下了马车,才站定便爽朗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向另一人拱手说道:“兄台有礼了,在下李蕴之。”

  另一个少女便有样学样,向她还了一礼道:“在下,孙峰。”

  李蕴儿啐道:“死丫头,你还没嫁呢,竟然名字也起人家的。”

  孙芸道:“我虽没嫁,但很快就要嫁了,不像你,嫁都嫁不出去。”

  李蕴儿手中折扇一点,应道:“我哪里是嫁不出去,不过是想选个好的。不像你,选个楞头青。”

  “你懂什么?峰哥是个大丈夫。”

  “大丈夫个屁,不过开个小客栈……”

  李蕴儿还想再讽刺几句,她的贴身丫鬟巧儿已走到身边来,赞道:“小姐,你今天这打扮,可俊得很。”

  李蕴儿拿拆扇在她额头上轻轻一打,笑道:“叫我公子。”

  巧儿无奈道:“是,公子。”

  李蕴儿又将折扇打开,故作风度翩翩地扇了两下,自得道:“我当然俊俏,你看这路上的男子都不如我俊俏。”

  想了想,她又道:“且看我去勾搭一个小娘子,让你们开开眼界……”

  于是一行人站着路边看了一会儿,却见那些长得好看的小娘子们,要么就是跟着男子同行,要么就是在马车上,要么就是成群结队,竟没有一个是好勾搭的。

  李蕴儿正有些不耐,却见那边走来一个穿着杏黄衫子的女子,婷婷袅袅,如烟如画,还只带了一个侍女。

  啧啧,这确实是个好目标。

  折扇在手中又是一拍,李蕴儿心下计定,便施施然然向那女子走去。

  到了跟前,她一拱手,露出一个自认为有些邪魅狂狷的笑容,彬彬有礼地说道:“小娘子有礼了,小生李蕴之。”

  啧啧,我这风姿,帅到自己了。

  小娘子,你还不快快被我折服。

  那女子大大方方回了一个万福,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容应道:“见过公子。”

  李蕴儿见那女子眼神清明,笑容里带着些许促狭的意味,也不知是不是看出自己女扮男装,便颇有些失望。

  “小娘子是独自到此?我们结伴同行如何,小生有几首诗词正好可以一同品鉴。”

  那女子掩口一笑,却是摇了摇头。

  呃,看起来,似乎失败了……

  李蕴儿却是个不折不挠的性子,摆出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打算评点一下今天这个文会。展示一下自己的风采。

  正当她姿态做足,却见那女子已将目光转向它处,饶有兴趣地看着。

  李蕴儿撇撇嘴,随着那女子的目光看去,却见是那个让人讨厌的林启带着一群人,有说有笑地往四宜园走来。

  “哼,又是那个无赖。看着就烦人。”

  李蕴儿看林启不顺眼,那女子却是看得津津有味,目不转睛。

  李蕴儿只好气鼓鼓地问道:“你认识那人?”

  那女子笑道:“那便是写了《将近酒》的林公子,德云社背后的东家,小女曾远远见过他一次,奈何却不相识。”

  李蕴儿听她语气中颇有些向往和遗憾,气恼地合上手中的折扇,说道:“那诗又不是他作的,再说了,那不过是个讨厌的人,比起我可差远了……”

  那女子转过头来,看着李蕴儿,却只是笑。

  李蕴儿便颇有些不爽地问道:“你笑什么啊?”

  下一刻,那女子居然伸出手,在她脸上轻轻捏了捏。

  这便算了,她竟然还拉了一下。

  “你……”

  “小丫头,蛮有趣的。”

  那女子轻笑了一句,趁着李蕴儿呆住的时候,便提起裙子朝林启一群人追了过去。

  李蕴儿呆若木鸡足足愣了一会,直到巧儿跑过来,捂着嘴笑道:“小姐,我们快进去吧。”

  “嗯?孙芸那死丫头呢?”

  “孙家小姐看到那徐峰,已经跟着过去了。”

  “见色忘义的死丫头……”李蕴儿只好气恼地跺了跺脚,向园中走去。

  “小姐你慢点。”

  “叫我公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