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1章 李平松的《三国志》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185 2019.08.18 18:00

  李府书房中。

  南灵衣找了良久,却始终没有找到李家与契丹人交易的证据。

  书房陈列简单,也不像有什么密室。

  “难道不在这里?”

  她微微皱眉,又在放帐本的柜子中翻了一遍。暗想,李平松莫非是用的什么特殊的记帐手法?

  “但也不能把这么多帐本全搬走……”

  如此,她不免有些气馁,在座位上坐下来。

  椅子很舒服,用的是上等的黄花梨,椅背的曲线切的很适合,刚好能靠到腰。前面的大案桌平整光滑,颇有些厚重感。上面放着笔架、砚台、算盘、和一叠杂书。

  那叠书刚才南灵衣也大略翻过,无非就是些《三国志》《后汉记》之类的。

  南灵衣坐着,抬头又看了看房梁与周围,并未发现有哪里适合藏东西。

  “看样子不在这里了……”

  下一刻,她的目光落在那叠书上,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些画面:

  颜怀那个烦人精站在那里,正喋喋不休地道:“那李家老头,时不时就说‘诸葛一生唯谨慎’其实是个狗皮倒灶的,连《三国志》都未读过……”

  南灵衣再次将那本《三国志》拿起来,一页一页翻过去。

  前几页确实没问题。

  又翻了几页,南灵衣指尖在纸页上摸索着,忽然她目光一凝。

  这纸,有点厚。

  小心地将纸张从侧面撕开,密密麻麻的数字便映入她的眼帘……

  南灵衣将帐本收好,推开房门四下看了看,下一刻,兔起鹘落地翻过墙头,从别的院子往回走去。

  一路上假山亭台,花木水桥,绕了一会之后,南灵衣忽然发现,自己迷路了。

  又走了一会,拐过一条小径,却听不远处一个小院子里传来人声。

  南灵衣便往树丛后一躲,抬眼看去,见一个挺拔的青年从那院中出来,正是李慕之。

  因李慕之先前去朔风客栈时,她见过一次,因而认得。

  待李慕之走得远了。南灵衣探出头来,向那院子盯了一会。

  院墙处隐隐有声音传来,似乎有些守卫。

  她艺高人胆大,此时心中好奇,便向那处院子后面摸去,在墙后听了小半刻,默默记下了院中守卫走动的频率,寻了个时机,便轻轻巧巧地翻过墙,猫在屋后,透过窗户缝往里看。

  视野很窄,隐隐约约只看到一个高大的汉子在屋子走动,看不到的地方似乎还坐了几个人,正在用契丹语谈话。

  南灵衣听不大懂他们说话,只好微微眯着眼,盯着那高大的身影。过了一会,那汉子转过身来,眉骨高阔,一脸络腮胡子,身形相貌颇为雄壮。

  “耶律明丰。”

  南灵衣确定了对方的身份,脚下便往后撤了一步,想要离开。

  “谁?”

  屋中传来一声大喝,气势雄浑。

  南灵衣心下一惊,来不及转身,足尖一踩,双手摊开,便往后掠去。

  下一刻,那屋后的窗户轰然破裂,耶律明丰径直破窗而出,手里捉起一根断木,向南灵衣掷去。

  破空之声中,那断木如箭矢般激射而来。

  南灵衣侧头避过,噗的一声,断木如铁入泥,直直钉在身后的树干上。

  这片刻的功夫,耶律明丰已欺身而上,一掌向南灵衣拍去,虎虎生威。

  南灵衣退无可退,她今日又未带剑,只好举掌迎去,与耶律明丰对了一掌。

  砰的一声闷响。

  耶律明丰脚下用力,身势如松,身体如钉在地上一般,巍然不动。

  南灵衣口中却是溢出一口血来,身形一飘,如风中落叶,掠过院墙,急急撤去。

  与此同时,屋中又跑出两个契丹大汉,在墙上一踩,跳过墙头,往南灵衣的方向追去。

  耶律明丰还站在原处,身形不动如山,气势极壮。

  “呵,燕北剑客苏刻舟的传人,好俊的功夫……”

  来文水县这一路上,他便隐约感觉到有人在跟着自己,他只当是跳梁小丑,也不甚在意,没想到竟还有些胆略、有些实力。

  但又怎样呢?还不是被老子打伤了。

  “这小姑娘的功夫,对上老子,还欠些火候。”

  如此颇有些顾盼自雄地自语自言了一句,耶律明丰张了张嘴,啐了一口带血的痰在地上。

  他低头看了一会,用脚底将那口血痰狠狠踩进土里。

  “他**的,老子居然也受伤了。”

  南灵衣边退边战,她身形灵活,跑得比那两个契丹大汉要快,但地形不熟,只好时不时停下,与那两个契丹大汉过上几招。

  她有伤在身,又不愿恋战,便落在了下风。

  三人打打走走,惊动了李府家丁,纷纷带着棍棒朝这边赶来。

  南灵衣不愿事情闹大,一转头见李府的外墙在望。便抢过一个家厅手上的棍子,如拿着剑般握住棍尾,微微低眼,凝神静气。

  然后,一棍挥出。

  十五年前,苏刻舟曾经挥出让他名震天下的一剑。

  那一年,燕北剑客刺死了辽国兵马都元帅耶律业石,让天下人知道什么叫匹夫一怒,流血五步,天下缟素。

  一剑霜寒十四州。

  负尽狂名十五年。

  南灵衣不算聪慧,天资亦不太好,经验也不足。但她跟随苏刻舟这样的高手习武十二年来,日夜不缀,风雨不歇,自有一番领悟……

  此时手中握着长棍,南灵衣将剑意挥洒而出。

  如白虹贯日,鹰击长空。

  那两个契丹汉子目光一凝,身体被长棍扫中,心下一惊,各自往后跌去。

  下一刻,南灵衣已掠过高墙。

  半晌之后,两个契丹大汉才从惊骇中回过神来,抬眼望去,见高墙之上白云悠悠,那女子已不知所踪。

  李府院墙后,是一条颇为静僻的小巷。

  南灵衣跑了一段路后,足尖在地上一点,又翻过一道矮墙,跳到隔壁一处院中。

  倚在墙头听了一会,待听到李府的家丁呼喊着从外面跑过,她方才松了口气,吐出一大口鲜血。

  耶律明丰,好厉害的掌力……

  此时伤势愈重,力气用尽,她便想在此歇息一下。

  忽然她耳朵一动,听到身后有长刀破空之声,她立即一个转身,滚出几米之远。

  抬头看去,却见一个男子持着长刀站在面前。

  那男子气息沉稳,虎口处老茧厚极,显然是用刀的高手。

  “身上的东西,交出来吧。”那男子道。

  南灵衣眯着眼,看了看他,无力地问道:“我们似乎见过?”

  “上次你一剑逼退我,不记得了?”那人淡淡道:“罢了,你死了,我自己拿吧。”

  他抬起刀,沉声道:“死之前,记住我名字——叶青龙。”

  下一刻,刀向南灵衣身上砍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