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卫昭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070 2019.07.02 23:26

  天蒙蒙亮的时候,林启从床上爬起来,他推开房门走到院中,稍适活动了一下,便准备出发跑步。踏出院子时,他忽然注意到,卫昭今天没有来。

  小孩子贪睡,偶尔起得晚了吧,如此想着,他迎着晨曦跑去。

  先是慢跑到了东市口,他在一个公告栏似的木牌下停下来,那上面贴着各类告示,诸如一些商货信息及房屋租赁之类的。

  他从怀里掏了几纸张出来,拿了一张,在背面刷上浆糊,贴在了木牌的最高处。

  “浆糊啊浆糊,能不能找到江茹就看你的了。”他嘴里念叨着,又往南街跑去。

  他身后的那张纸上,写着的却是一行英文。

  JiangRu, I'm looking for you. I'm at ShuoFeng Inn.

  林启有想过,这样做未必能找到江茹,甚至找来的可能是李水衡的。但可以博一次,博一博单机变摩托嘛,他也做好了准备应付李水衡的杀招。

  如果大家都出现在文水县,目前来说各自的实力差距应该不会太大。

  “他总不至于穿越到什么武林高手身上吧。”

  晨光中,少年拿着纸轻声地自言自语着。

  直到在县城内的几个布告牌都贴上了他拙劣的英文之后,林启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杰作,哼着歌,沿着昨天的晨练的路线跑去。

  “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

  等他回到县城的时候,路上的行人已经多起来。

  他慢走在路上,忽然听人群中有人喊道:“杀人啦!”

  于是爱看热闹的文水县居民便往事发地跑去,林启一愣,又杀人,这地方的治安看起来很是不行嘛。

  随着人群过去,兜兜转转了到了一个小巷子前面,他望眼看去,却见一个青年汉子正在奋力拉着一个满脸带血的小孩,那小孩疯狂挣扎却挣扎不出来,嘴里不停嘶喊着:“放开我!我要杀了他……放开我……我杀了他!”

  旁边有个衣着褴褛的老人正在苦口婆心地劝着那孩子:“哎哟,这可如何是好,快跟我们走吧,一会衙门的人就该来了……

  在他们前面不远处,一个人躺在血泊里,正哼哼叽叽地痛叫不已。

  林启本就觉得那孩子身形有些眼熟,待那孩子抬起头他仔细看了看,却是卫昭。

  卫昭双目通红,额头上破了个大洞,一脸的血迹掺着泪水,此时龇牙咧嘴地疯狂挣扎着,模样像一只受伤的小野兽。那青年汉子奋力抱着,也不过堪堪将他拉住。

  “挨千刀的哟,听说是那混混把这孩子他娘给糟蹋了……好好的一条人命就这么没喽……”人群中渐渐有人议论起来。

  “卫家寡妇守节许多年了吧,据说熬到明年也许还能等到官府来旌表贞节,听说还有赏银,孤儿寡母的日子也就过得下去了,如今就这么死了,可惜喽……”

  “造孽啊……”

  林启默默听了,从人群中走出来,定眼看了看,这次倒在血泊里的人却是罗乙贵。

  罗乙贵捂着肚子倒在地上,嘴里发出阵阵惨叫,旁边的地上掉着一把生锈的柴刀。

  林启见那柴刀上带血的部分不深,又听那罗乙贵虽然叫声听着惨,却中气还足,似乎受伤不重。

  林启走到卫昭面前,问道:“你是想杀了他?”

  力气小了些,刀也太锈了,可惜你还是太年轻啊。

  那卫昭的头上的伤触目惊心,他自己却浑然不觉。似乎也未看到林启,双手依然张牙舞爪地往前挣扎,一不小心指甲在林启脖子上划拉出一道血痕。

  林启也不在意,又喊了两声“卫昭”。

  卫昭才看到林启,小脸上尽是委屈与悲愤,带着哭腔喊道:“我一定要杀了他,他害死了我娘……呜呜……我娘……”

  林启点点头,又拿袖子给卫昭擦了擦额头上的伤,看来他应是被踢倒在地上才磕出的伤,好在不算严重。

  “今日事不可为,暂时先收手吧。”林启看了看周围的人群,低声道。

  卫昭渐渐冷静下来,无力地点点头,泪水顺着稚嫩的脸庞流下来。

  林启又转头看向旁边那个衣着褴褛的老人,问道:“老伯,您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吗?”

  那老人见他衣着语态不似普通人,便有些怯意,有些懦懦地回答道:“老夫名叫丁培,那是我儿子丁勇。”

  说着他指了指那个正拉着卫昭的青年,又说道:“我们和这孩子算是邻居,昨天我们下了田,正看到那个混混正从卫寡妇家出来。当时也没在意,回家后我与我家老婆子说了,她不放心,便去卫寡妇家看看,发现人已经……已经死了,造孽啊。等这孩子回来后见了,他就像是发了失心疯一样,本来是不说话也不哭的,等大伙儿一起安葬了卫氏,他就是留在坟头不走……”

  “等到我一觉醒来,又觉得不放心,趁天还没亮就想着要过去看看,沿着坟头找了一圈,也没见到人,回了家发现后院的柴刀也不见了,老夫担心出事,便与我儿子一路寻过来……”

  丁培说完,林启点点头,对卫昭道:“你先与丁伯他们回去吧,我回头来寻你。别的事之后再说。”

  丁培说道:“是啊,已经有人去报了官,这衙门的人一会就要来啦。”

  卫昭咬着牙看着前面的柴刀,摇了摇头,只是不肯。

  林启看了他一会,用手把他脸上的泪水擦了擦,俯在他耳朵悄声说道:“现在这么多人看着呢,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卫昭心有不甘,正犹豫着,长街那头已有穿着皂衣的捕快过来。

  林启苦笑道:“好吧,现在走的机会也没了,回头我再把你捞出来吧。”

  如此说着,他不由暗忖自己真是越来越社会了……

  卫昭不说话。林启又俯身在他耳边悄声说了两句,他方才平静了些,含着泪点了点头。

  说话间,吴天已带着两个捕快赶过来,他依然是打扮得体体面面,连脸上的胡须竟也修剪得根根齐整,身上似还洒了香。到了现场,吴天先是过去用脚勾了勾罗乙贵,往他伤口略略看了两眼,便冲人群喊道:“看什么看,也没死人,大伙且散了吧。”

  说完又让那两个捕快把卫昭押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