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信不见了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631 2019.06.25 16:11

  天蒙蒙亮的时候,林启爬了起来。

  他转头看了一眼还在呼呼大睡的徐峰,苦笑了一下。

  “这大哥打呼噜可真响啊。”回想起昨天的睡眠质量,心里颇有几分无奈。

  推开房门,却见蒙胧的晨光里有人在井边活动,林启揉了揉眼定睛看去,那个叫卫昭的孩子正在打水。

  他身量还未长开,趴在井边转着井轱辘显得有些吃力。林启便走上前帮着他一起把桶提出来,两人相视一笑,也不说话,又提了几桶水把大缸装满,方才坐在石凳上休息。

  “怎么这么早过来打水?”林启问道。

  卫昭有些不好意,轻声道:“我,我每天吃了客栈的馒头,就想着能做些什么。如果来得晚了大家起来了,婶娘就不让我帮忙干活,我就想着早点过来……”

  孩子的黝黑的脸色微微带些红晕,他低着头,声音越来越轻,似有些嫌弃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大忙,只能打打水。

  林启笑了笑,轻轻叹了句:“好孩子。”

  一大一小两个人坐着稍微休息了一会,卫昭起身轻轻地推开院门,临走时向林启挥了挥手道:“林哥哥,我走了。”

  林启笑着点点头,他在院里喝了几口水,稍适活动了一会,做了几个热身运动,推开院门出去,开始慢跑。

  先是在文水县跑了一圈,大概了解了一下地形。

  路上偶有行人,有些卖早点的摊子已经推了车子出来,正在支摊,小小的文水县城从静谧的气氛中渐渐复苏着。林启边跑边看,觉得这古城也颇有些韵味。

  跑了半个小时后,林启从县城的南门出去,按徐峰与自己说过的方向,往自己第一次醒时的“案发现场”跑去。

  他在路边歇了一会,在山路上背着手一路蛙跳上去。

  到半山腰的时候,已经感觉腿都不是自己的了,酸疼得几乎没有知觉。于是在山石上又休息了一会,他隐隐能听到流水的声音,起身又往山上走去。

  道路渐平,树木葱郁,在林间走了一会,看到一条小溪。

  循着记忆里的方向,又走了良久,终于到了地方。

  地上没有尸体。

  “是谁处理的?官府?他背后的人?”

  林启又找到那块大石头,于是过去,挖开来。

  里面没有那个信封。

  “呵呵,果然,事情不简单呐。”

  如此想着,他微微有些心惊,时间已过了几天,也不知取信的人离开这里没有。

  “管它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人活一世,有些事若避不开,就坦然直面罢了。

  过了一会,他笑了笑,长长吐了一口气。

  山林间有鸟鸣,有花香,清澈的溪水。他低头看着自己年轻的身体,似乎能感觉到肌肉的生长。

  年轻真好啊,他心想着。

  毕竟我现在也是个花季少年了。

  想着想着,林启笑起来。

  忽然觉得没什么好怕的,李水衡也好,要杀自己的人也好,恨不得能马上面对面打一架。

  “有本事你出来啊。”他把手放在嘴边,对着树木的枝头喊起来。

  “来打一架啊!”

  “来弄死我啊!”

  用尽全力的喊叫声,惊动了树技间的鸟,它们扑棱棱飞起,洒下几滩白色的鸟屎。

  突然听到‘扑通’一声,林启吓了一跳。沿溪往前跑了十米,在流水转弯的地方看到一个穿白布衣的少女正从溪水里爬起来。

  似乎被自己的喊叫声吓掉进去的。

  “呃……不好意思,姑娘你……”林启有些尴尬。

  那少女回头一看,露出一脸惊恐表情,像小白兔似的爬起来往另一边跑去。

  林启愣了愣,忽然心念一动,想到一种可能。

  “不管了,万一是呢。”

  于是他跟在她身后,边追边喊:“江茹……”

  那少女一听,脸上一红,吓得慌慌张张跑得更快了。

  “江茹。”

  “江茹。”

  毕竟刚做了那么久的蛙跳,林启腿上无力,一时也追不上她,跟着跑了一会,见那少女头也不回,他便停下脚步。

  “看来不是江茹了,唔,跑的还真快。”

  沿着原路返回,下了山回到县城,街边的商铺大多都已开门了,路上行人也多起来。他便一路走走看看地逛回去。

  路过一家书店的时候,买了些纸笔和颜料。

  路过一家布店的时候,又买了两尺小布头。

  “公子就买这么一点布头?”布店伙计问道。

  “对,这么多够了。”林启笑应道,他打算做一个打拳用的大沙袋,再做几个小沙包挂在身上负重。

  正与那伙计说着,忽然听旁边传来一句怒骂。

  “帐混东西!”

  “王八羔子乌龟蛋!”

  林启回头一看,却是隔壁店的一只鹦鹉正趾高气昂地立在笼里,扯着尖尖的嘴在学舌,也不知它跟谁说的人话,字正腔圆,气势雄浑,骂得颇有几分气势。那家店正在打算开门,有两个伙计忙着卸门板,也不理那鹦鹉,显是被骂的习惯了。

  “你个杀千刀的狗东西!”

  “混帐东西!”

  “王八羔子乌龟蛋!”

  林启驻足听了一会,见那鹦鹉反反复复就这么几句,笑了笑便提着东西往回走。

  这古代倒不是想像中那么的无聊,虽然还是很无聊。

  又行了一会他看到一间未开门的粮铺前有许多人正排着队,手上大多拿着空袋子,似在等在买米。好奇地看了看,在队伍中看到周婶,他便上前打了招呼。

  周婶见到林启,便马上露出她标志性的姨母笑来。

  “林哥儿怎么起的这么早?”

  “哦,我早起习惯了,”林启答道,“周婶可是来买米?我一会帮你提回去吧。”

  周婶笑着答应了,林启于是站在她身边排队。

  稍等了一会,便有伙伴来开门,卸门板的功会,人群便已经小小挪动起来。

  “别的粮铺近日都涨价或不卖了,只有这方家粮铺还是原价在卖。”周婶小声与林启议论着。

  周婶说着,往周围看了看,忽指着长街上往这走来的一人,向林启说道:“看,那就是方老板了。”

  林启应声往那边看去,只见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缓缓走来,步履间显出一种与旁人不同的卓然之态,他背挺的直笔,看着不像个商人,倒更像是个读书人。

  “这方老板本是个秀才,后来家道中落,又屡试不第,便弃文从商,没想到有了偌大家业。在这文水县,却是最有良心的一个商人……”周婶盯着方老板过来的方向,嘴里说道。

  林启亦在看着那缓步而来的方老板,却突然眉头一皱。

  十里长街,人来人往。

  忽然有一个身影从人群中窜出来,撞在那方老板身上。

  片刻之后,那人侧过身,让在一边。

  方老板胸前一片血泊,面朝前直直的倒了下去。

  “杀人啦!”

  有人扯着嗓子喊起来。

  林启远远望去,方老板趴在地上,背上露出了短短的带血的刀尖。他将早上买来的东西递到周婶手里:“婶子,麻烦帮我拿一下。”

  周婶双目圆睁,表情似凝固住了一般,显然还未回过神来,愣愣地接过。

  林启盯着凶手的身影,拔开人群,往前走去。

  “快买粮啊。”人群中有人喊着,往前挤去。

  那方记粮行的两个伙计显然已经呆了,被人群推挤着跌跌撞撞摔进店里。

  林启被挤在人群里,动弹不得,他隔着人头望过去,那凶手却也不逃,依然站在那里。

  “不要抢,不要抢……”周婶嘴里喊着,却被人挤了出去。

  “快去报官啊。”街人有人喊起来。

  有人开始抢粮,有人嘴里呼喊着向县衙跑去,有人捂着嘴开始逃窜,也有人向尸体和凶手围过去。

  混乱中,林启终于出了人群,向案发地走去。

  一步一步,他渐渐看清地上的方老板,脸向下趴在地上,背上是穿透而出的沾满血的刀尖,身下是一片血泊。短刀穿心而出,显然是死透了……

  却见那凶手用脚将方老板的尸体勾着翻过来,低身将短刀又拨了出来,拿在手上,正在四下张望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