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这影视城大得很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436 2019.06.22 00:42

  林启再次醒来时,耳边传来一男一女的对话。

  “好你个徐峰,平日里接济一下这个接济一下那个,现在到好,捡个人回来养。”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总不能见死不救……”名叫徐峰的男子应道。

  “救,你拿什么救,就你开着这个小丁点的客栈,一个月赚得几钱?给你妹妹吃药,接济一下街坊,再让捕快搜刮一番,还怎么攒聘礼?”那女子说着呜呜地哭起来。

  “你就觉的我是铁石心肠,要你见死不救?但你要还是这样没出息,我爹就要将我嫁别人啦……”

  叫徐峰的男子显然慌了起来,嘴里这这那那的,只会小心劝她别哭。

  “芸娘,你别哭了,我,我,我错了还不行吗?”

  “你哪错了?”

  “我……我……”徐峰更慌了,“你说我哪错了我就哪错了。”

  “油嘴滑舌。”

  “我不油嘴滑舌,我明日就再向你们家提亲去。”

  “有什么用,我爹娘说了,依我孙家的门第,对你要求可不算高,等你攒百亩良田,一半让自家长工打理,这样至少不愁嚼用,再有一半赁与庄户,日子也就过得去。不然他们如何放心让我嫁你。”

  徐峰道:“那我今年去一趟辽边贩货。”

  “你胡说。”孙芸急道:“你又说去贩边,我不许你去。前年于老二断了条腿回来你看到没,那于老大更是回都回不来,你再说你要去。”

  徐峰嘟囔道:“我跟他们不一样,你放我去一次,我给你把嫁妆补齐。”

  “不许不许,就不许,你要去了……你那腿脚不便的妹妹怎么办?可没人帮你顾。再有,你一出发,我马上就嫁给别人。你不去贩边好不好?让我爹给个营生好的铺子给你打理好不好?”

  “我不想……”

  “不听,不听”

  “唉”

  “好了,不与你说了,万一给人看到了又嚼舌头。”孙芸说着便往外走去。

  咯吱咯吱开门的声音响起。

  她出门前又回头说道:“你给我记好了啊徐峰,我从小就等着嫁给你,要是哪天你敢负我,找人打死你。”

  还没等徐峰回答,她又说道:“你好好经营,别救济这个那个的,喏,躺着的那个小家伙,要是醒了就赶紧送走,我走啦。”

  “我送送你……”

  “送什么送,让人看到我还活不活啦?”

  孙芸走远了,叫徐峰的男子坐在床边开始唉气。

  “唉”

  “唉”

  林启睁开眼,转头看着男子的长吁短叹的背影,他穿着麻布衫子,头发长长的,头上包着小方巾。

  眼睛转了一圈,木质的房梁,木质的床头,木质的门,木质的窗框子……

  纸糊的窗户。

  什么玩意儿。

  你们这影视城大得很!

  所以他们刚才说的什么百亩良田,放在我那年代,大概就是女方要求男方有两套房子,一套自住,一套出租,啧啧,这要求还很小康嘛。

  贩边什么的,这哥们现在大概是做酒店生意的,但想去做国际贸易。

  什么跟什么嘛。

  也不用再报幻想了,李水衡玩的这破研究,确实是把人穿越回古代了。

  那,江菇和李水衡也有可能是穿越了……

  但我既是附身到别的身体里,她若也是这样,人海茫茫该如何去找呢?

  “唉”

  徐峰正叹着气,忽然听到身后也传来唉气声,他回过头,看到床上的人已经醒了。正睁着亮亮的眼睛看着自己。

  “你醒了?饿不饿?喝点粥?”

  林启摇摇头,问道:“是你救了我?”

  “我去山上打柴,在溪边看到你的。这么重的伤,都扎心了,你居然还能活下来。连大夫都说你‘生志极坚’,不然早死了,即便如此,你也躺了三天了。”

  “是啊,扎心……恩公救命之恩,我铭感五内。”

  “你这是刀伤,可是有什么仇家?”

  “谢过恩公。”他嘴里又应了一句,脑中略做思考之后,便随口胡扯道:“在下途经此地,摔下马来,头在石头上磕了一下,失了忆,身世过往什么的都不记得了,因而在山中乱走,遇到了土匪。”

  徐峰点点头,道:“这附近土匪确实多。”

  “是啊,他扎了我一刀,还好我机智,把身上的银子抛出来,他回头去捡的功夫,我拔腿就跑,跑了很远,方才逃出生天……对了,恩公你有没有在那附近见过我的同伴?”

  “同伴?什么样的?”

  林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我不记得了。”

  徐峰无语,喃喃道:“这……未在那见过旁人。”

  林启支起身子坐起来,看了看自己的手,很白很细,手指很长,掀开袖子看,细胳膊嫩肉的。

  “恩公,请问有没有镜子?”

  “有啊,你等一下我去拿。”徐峰起身出了房门。

  林启趁这会功夫,爬下床,仔细察看身体,身上的伤已经被换了药,包扎起来了,细皮嫩肉,年轻孱弱,果然不是自己的身体。

  “给,镜子。”徐峰拿着一个铜镜回来,递给他。

  铜镜里照出一个清秀的少年,十六七岁的模样。

  在心里叹了口气,林启把镜子还给徐峰,说道:“谢过恩公了。”

  徐峰摆摆手说:“你莫再叫我恩公,你叫什么?”

  “林启。”

  “我叫徐峰。”

  “徐,徐兄。”

  林启打量着徐峰,他二十七八岁的模样,国子脸方方正正,粗眉阔目,双眼炯炯有神,身形虎背熊腰,穿一身麻布短衫,挽着袖子露出硕大扎实的手臂肌肉。

  徐峰问:“你记得你家在哪里吗?”

  “不记得了。”

  “哦,你接下来要去哪里呢?”

  “我想找到我同伴。”

  林启说着,心中却思量起来。

  魂穿千古,看样子是再也回不去了。

  前世苦苦奋斗了半辈子,金钱权势如今也看得淡了,机关算尽复了仇,好像也没什么意思,自己要怎样活呢?

  找到江茹,这是一定要的。

  但眼下这个世道看起来似乎算不上好,这具身体的家世背景自己虽不想去探究,但应该有些仇家。再说了,古代的封建王朝,平民百姓的日子应该不太好过。

  还有李水衡,若是他也在这个时代,不管自己打不打算再次寻仇,总归是个潜在的敌人。

  看来是要构建一些属于自己的武装势力。

  不求闻达到诸侯,自保的力量总归是要有的,没有个百几十号人的保镖,难以心安啊……

  第一步,看来是要赚些钱了。

  呵,再世为人,终究还是要挣扎在金钱权势里。

  赚钱的法子倒是有,但眼下身上的伤还未痊愈,对这个时代也还不了解,还是先观察观察清楚为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