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3章 我要建个大农场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165 2019.08.05 06:00

  徐瑶想了想,还是转头看向林启。

  林启微微点头。

  彭畅正坐在桌边看书,此时抬头说道:“真好啊,这样我们这里就更热闹了。就是我们这客栈未免有些小了,住了好多人呢。”

  颜怀拿手在彭畅头上一拍,笑道:“你要是再吃胖些,哪里都不够你住的。”

  “再说了,这里是客栈,多的是房间,再多的人来也够住,我就喜欢热闹。”

  “在我家里,就是地方太大,冷清得很……”

  这边颜怀絮絮叨叨说着,于三的目光就在紫苏和胡芦身上转来转去。

  他见胡芦一进堂便趴在桌上眯着,紫苏也并不在意胡芦,心下便安定了些,“看起来一点事也没有嘛,一定是这个颜公子开玩笑,嘴里没个正经的。”

  可差点吓死三爷了。

  放下心事,于三便如哈巴狗一样,一溜烟挤到林启身边,笑道:“懂事长,我正想找你给我点指示呢。”

  林启脸色一沉,板脸说道:“没看我正重伤在身吗?”

  于三唬了一跳,不敢做声。

  “你这个CEO事事要我操心,扣你工钱信不信?”

  于三也不知要回答“信”还是不“不信”,讨好道:“懂……懂事长,其实我就是,就是借机来探望一下你老人家……”

  “叫你识字,你识得如何了?”

  于三苦着脸喃喃道:“这,这,这最近这么多事,一场接一场的,我,我……”

  “哪有你这样的CEO?字也不识,难道事事都要我费尽口舌与你解释,到底我是懂事长你是懂事长?”

  见于三脸上的表情还不够痛苦,林启还想再吓一吓他,无奈牵动了伤口,只好放弃这点恶趣味,吩咐道:“回头不止是你,所有的管理层,到保安队,到所有员工,都得识字。我们德云社,要做一个有文化底蕴的公司,明白吗?”

  “明白,明白。我们一定不给您丢脸。”

  林启今天也没兴致再为难于三,从怀里掏了一叠纸,递过去给他,吩咐道:“这个你拿回去,与你二哥一同参详,回头我再与你们细说。”

  于三正想伸手去接,却见那叠笔记已被人抢过。

  他抬头一看,又是颜怀,不由急道:“哎呦,颜公子,你又这样……”

  颜怀笑嘻嘻地道:“你反正也看不懂,我给你参详参说。”

  说着他便低头往那纸上看去,于三只好在一旁拿眼睛往颜怀脸上瞄。

  却见颜怀凝神看着,老半天愣是没有一点反应,似呆住了一般。

  于三拿手在颜怀眼前晃了晃,颜怀正看得出神,也不搭理他,干脆转了个身。急得于三直跳脚,偏偏无可奈何。

  良久之后,颜怀方才放下那叠纸,嘴里喃喃道:“这……这……这也太……”

  他吐了口气,方才道:“无咎,你脑子没病吧?”

  林启微微咳嗽了两声,笑道:“也许有吧,子哉有药吗?”

  颜怀“啧啧”两声,将那叠纸放在桌上,指了指又问道:“这“农牧一体”真有你说的那么好?“

  林启沉吟道:“具体的效果,我也不知道。这法方法肯定还不对,总之试一试也好,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嘛。”

  “试一试?”

  颜怀没想到林启会如此说,诧异道:“那可得花很多银子,很多人力,万一……”

  他却不说下去,自己踱了两步,低头再次沉思了一会,猛然道:“不过确实值得一试,此法若能成,可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林启摆手道:“没有什么利国利民的,不过是因为我招了那么多人,总不能真的每天都闲在那里亏钱。做生意嘛,多少还总要剥削一下的。”

  他身后的方芷柔心中好奇,低声问道:“我也能看看吗?”

  见林启点了头,她便过去拿了那叠纸,细细看了起来。

  却见前几张纸上写的,就是“农牧一体”的详细说明,因听颜怀说的神乎其神,方芷柔还以为是多了不起的东西,一眼看去,却也不过是写着如何养猪牛羊鸡鸭等家禽,如何建鱼塘,如何种菜种粮食。

  她心中暗想道:“总不是这两个公子哥没见过见面,对这种田之事也啧啧称赞。”

  但她接着细细看去,一双秀眉却也不由得慢慢蹙起来。

  方家既是粮商,对种田这种事,方芷柔虽是女流,却也略知一二的。

  此时仔细看林启那纸上写的计划,却是林林总总、繁复至极。

  只是养猪这一项,便已用正楷小字满满当当写了五页半,不同于平常人家的散养,他竟是要建个大棚,集中养猪。

  而这大棚,夏天如何降温,冬天如何保暖,平时如何除臭,俱写的清清楚楚。还包括猪吃什么,一天多少吃食,粪便如何堆放,如何防病,一应俱全。

  又写了如何将锯末、稻壳等物摆在铺来做什么“发酵垫”用来堆积猪粪便,还能制成肥料。

  然后这些肥料又如何如何肥田,又怎么建塘养鱼,混杂什么一大堆自己闻所未闻的词,诸如沼气池、有机肥、晒磷……

  总之,这个神神叨叨的少年,是想建个大农场吧。

  方芷柔虽知他胸中自有丘壑,此里也不免心下骇然。

  这个人,总不能什么都懂吧?

  还喜欢种田?

  她不禁问道:“这,这手笔会不会太大?”

  林启淡淡道:“无妨,今日李家给我赔了一点钱,也划拉了一块地给我,要养活那么劳力,解决吃饭的问题是最基础的,毕竟民以食为天嘛。”

  方芷柔接着翻那叠纸,发现除了这个大农场,竟还有什么纺织厂,书坊,车马行。

  她也不敢全部细看,免得林启觉得她另有居心。

  虽然林启早已觉得她居心叵测……

  指着那叠林林总总的笔记,她心中惊涛骇浪,暗想道,他若不是疯子,就是个败家子,不然难道真是什么商业奇才不成?

  这手笔,这气魄,未免也太……急于求成了些。

  那边颜怀还在皱着眉来回踱步,却是陷在深深的沉思之中。

  只有徐瑶微微含笑,淡淡看着那叠纸,似乎见怪不怪。

  于三不明白这几人在讲什么,接过那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也看不懂,只好一脸好奇地在林启与颜怀脸上来来回回看。

  过了一会,他实在心苦,丧着脸问道:“懂事长,这个,听起来很难的样子,你真的就让我跟二哥俩自己看啊?”

  林启佯怒道:“我都说了我重伤在身,你还要烦我。”

  “我……我……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