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0章 有债必偿

来寻 怪诞的表哥 2301 2019.07.30 10:00

  “还有一个问题,”颜怀想了想又说道:“但你只知有铁矿,又没有证据,未免筹码有些不足。”

  林启偏头看一下南灵衣:“南姑娘,我们刚才说的你也听到了。你要找的契丹人,既然来了文水,那目的与去处已经很明确了,除了铁器,想来也不会是为了别的。”

  “你的意思是,他们就在李府?”

  林启点点头:“不过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李府的实力,绝然不止看起来得那么简单。”

  “我知道,”过了一会,南灵衣又问道:“你似乎一开始就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

  “你的身份,是徐兄与我说的。你的佩剑,他认得。”

  南灵衣转头向徐峰看去。

  徐峰拱手,对她点了点头。

  “翼若垂天之云,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徐峰沉吟着,眼中光芒显现,略有些激动地道:“你这柄,是燕北剑客苏刻舟的剑,名日‘图南’,南姑娘是苏大侠的弟子?苏大侠本已归隐,又不忍北地多苦,多年来仗剑扶弱,以一人之力执守荒芜,我心中极是敬佩……”

  南灵衣点头回礼道:“若有闲时,我们可以聊一聊。”

  她说完,又向林启问道:“你是想让我去探查铁矿的事?”

  林启点了点头。

  “我目前人手有限,武林高强的没几个,也只有拜托南姑娘了。”

  南灵衣也不推却,问到:“你有什么线索?”

  颜怀也接着道:“对啊,你只知道他们可能有铁矿,在哪里多?多大规模?是不是卖给辽人?这些都毫无头绪,很难让他们投鼠忌器……”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在岚县。”

  “岚县?”

  颜怀问道:“你怎么知道?”

  徐峰也是奇道:“岚县距离文水县有四百里,林兄弟,你最近也从来没有离开过文水,如何能知道?”

  林启应道:“李家是开铁矿这件事,文水县几乎没什么人知道,那肯定是不在附近。但应该也不会太远,范围也就是方圆五百里以内。”

  他咳了咳,接着说道:“而周围的郊城、祁县、南阳等地,来文水县做工的人不乏少数。偏偏岚县过来的劳力很少,我们德云社也只有一个。我与他打听过,他说,岚县有一个柳裕村,那边有人招了不少劳力,说是去酿酒。但我也没听说,那边有什么特别出名的好酒。”

  颜怀追问道:“就凭这些,你就能推测出来?你总不能真是个老妖精吧?”

  林启闭目不答,心想,我前世就知道那有个田野铁矿,怎么着,但我不愿意告诉你。

  且让这呆子瞎猜吧。

  南灵衣不做它想,点头道:“既是有辽人有关,那我去探查一番。”

  徐峰道:“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

  南宁摇摇头:“不用,我自己去,我一个生面孔还方便些。”

  “但让你一个姑娘家……”

  “放心吧,这点事我应付的了。而且对方既然派了杀手,林老板这边还需要你来保护。”

  南灵衣如此说了,徐峰也只好点头称是。

  “那就辛苦南姑娘了。”林启道,“大恩不言谢,在下铭感五内。”

  说完他拿眼看向颜怀,颜怀会意,叮嘱张成去备一匹骏马给南灵衣。

  心中暗想:“无咎可真会使唤人,怎么就这么理所当然地把这刚认识的南姑娘支去为他卖命呢?”

  总不能是因为长得帅吧……

  南灵衣朝林启拱了拱手,跟着成张成出门就走。

  倒是个爽快直接的个性。

  这边林启转头看向颜怀,说道:“胡县令这边,麻烦子哉去作一趟说客。”

  颜怀点点头笑道:“正该如此,无咎你可知道,忻州观察使过几日会来文水县,我估计你们胡县令,正找机会要先杀一杀这些人的锐气。”

  他说着面露喜色,拍手道:“如此,万事俱备矣。”

  “无咎你今天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如此难题,我正疲于应付,你却躺在这里就能抽丝剥茧,釜底抽薪。”

  “真可谓是运筹帷幄,我今日真是受益良多。”

  “原来处理事情,不能是着眼于眼前,而是要先寻本溯源……”

  “难道是这屋里小娘子多,能让你思路开扩……”

  “不枉我出门游历一趟,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古人诚不欺我……”

  他絮絮叨叨说着,方芷柔不由秀眉微皱,她也不好去教训颜怀,只好柔声对林启说道:“你伤还未好,今天说了这许多话,赶紧休息吧。”

  她此时柔声细语,神态温柔,竟像个小媳妇似的。

  只看得颜怀口瞪目呆,不自觉停住了嘴。

  林启心道,这女子又开始不怀好意了。

  但他确实疲惫,也懒得与她多说。

  也不知为何,仿佛心有所感,林启目光转向徐瑶看去,却见她神色淡然,目光恬静,竟有几分坦荡。

  对望一眼,各自无言。

  过了一会儿,林启又说道:“还有一件事,那秦氏酒行若不教训,日后个个都当我德云社是好捏的软柿子。”

  “你要怎么做?我就等着教训那老匹夫!”颜怀一听便跳脚嚷道,“你知道吗?他巧舌如簧,我竟然无法为小丙讨个公道。”

  于三终于插嘴道:“但现在县衙盯得紧,我们怎么办?也开个酒铺,把他的生意全抢光?”

  林启摇摇头,冷冷道:“让保安队所有人都去,把秦氏酒行砸了,一滴酒都不许剩。今天死的那位劳工是谁做主害死的,卸他两条胳膊。”

  林启说完,颜怀神色一变,喃喃道:“这么狠?”

  他转头看向于三与徐峰,见二人脸上皆有惊色,反而是方芷柔与徐瑶两个女子依然是神色淡定。

  颜怀不由心想,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林启淡淡道:“他们今日所为,不过是想让我手慌脚乱,仅仅为了这样一个简单的目的,就要害死一条人命?既然他骨子里如此轻视人命,我就让他看看,什么叫有债必偿。”

  颜怀不由想起,白日里见到那孤儿寡母的恸哭。

  徐兄听完此话,不由回想起过去的三年,以及自己尘封的那柄刀。

  林启说完,转头看向徐峰:“这件事,我打算让青龙帮那些人也一起去,他们今天刚刚归附,还想请徐兄去帮我去盯着。”

  徐峰点点头,朗声道:“这件事,我一个人去办就够了。”

  “这件事,徐兄不用动手,让青龙帮那些人做吧,算是投名状。”

  “那你这边怎么办?如果他们再派人来害你……”

  颜怀抢着说道:“放心,我会让胡芦守着无咎。”

  忽然一阵疲倦感袭来,林启只好闭目转头,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众人见他疲惫,各自收声不语。

  只有颜怀自言自语着什么,时不时叨叨着:“好厉害的手段……”

  “这跑堂,竟连自己的东家也这样理所当然的指派来指派去。”

  “姓秦的老匹夫,你惨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