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王的倾城帝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四:纳兰灭门的原因

鬼王的倾城帝妃 夙祈云卿 2299 2021.01.14 03:23

  在众人离开后,东临皇依旧在议事殿中,处理着堆积了两天的奏折,东临皇手拿紫毫笔,低头认真的批注着奏折。

  就在这时,君落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议事殿中,看着正在批阅奏折的东临皇,君落羽开口道:“东临皇真不愧是一代明君啊!”

  此话一出,东临皇立马抬头向着声音的出处望去,只见一袭白衣的帝师大人就站在那里,东临皇立马放下手中的紫毫,起身走到了君落羽的面前,很是惊讶说道:“帝师大人过奖了。”说着东临皇就让人给君落羽赐座。

  等到两人坐在那里,东临皇率先开口说道:“不知帝师大人找朕有何贵干呢?”

  君落羽见东临皇开口问了,也就直接开门见山的对着东临皇说道:“纳兰家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听到‘纳兰’两个字,东临皇的神色立马就变的很不自然,眼神也有些闪躲。

  君落羽见此,立马就皱了皱眉头,果然有猫腻。

  随即,东临皇意识到帝师还在这里,立马恢复了往日的神色,看着坐在面前的帝师,东临皇极不自然的轻咳一声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东临皇看着君落羽问道:“咳,咳,不知帝师大人为什么会突然提起纳兰家呢?”

  “有人在我这里说了一些事情。”君落羽漫不经心的说着,“所以前来问问你。”

  说罢,君落羽拿起面前的茶盏,轻抿了一口道,“嗯~,不错,上好的雨前龙井,果真是好茶!”

  君落羽看着杯中沉浮舒卷的茶叶,果然啊,自己还是喜茶的。

  可惜啊,东临皇在只听得前半句,此时的东临皇正在心里盘算着是谁在君落羽面前说了什么?毕竟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五年了。他思索着该如何跟君落羽解释。故而没有听见君落羽说的后半句。

  君落羽放下手中的茶盏,静静的等待着东临皇的解释。

  良久,东临皇才整理好了思绪,对着君落羽就是缓缓道来。东临皇回忆道:“当年,还是上尚书的君丞相向朕递上了一纸诉状,状告纳兰府。朕当时也是十分的好奇,于是就看了一眼,谁知。

  那一纸诉状上面全部都是状告纳兰府强抢民女,草菅人命,贪污受贿的证词。

  原本朕也不信,可就在当天夜晚,君丞相又连夜进宫,呈上了一份奏折,那份奏折中将纳兰府草菅人命的地点,贪污受贿的证据,强抢民女的供词,件件状状的都写在了里面。

  看到奏折中所写,朕也只能连夜派遣禁卫军前去奏折中所写的地方查证,谁知果然找到了奏折中所提到的证据。看着这铁证如山的证据,朕只能将纳兰府打入天牢,等候发落。

  谁知朕前脚将其打入了天牢,当晚就有人要来劫狱,一晚上天牢之中就来了好几波人,第二天更是来了一群百姓敲响了登闻鼓,状告纳兰府。

  朕实在是气愤之极,以为纳兰家人要谋朝篡位,便将纳兰府众人斩首示众......”

  闻言,君落羽看向东临皇问道:“那为何事后你又灭其三族呢?”

  听了君落羽的话,东临皇摇了摇头反驳道:“朕没有派人灭纳兰府的三族,这些年朕也很是疑惑,明明朕当时下的旨意是将纳兰府三族流放至西齐,可没想到就在下旨的前一天,一夜之间纳兰府的三族就被人灭门了,还打着朕的旗号,朕曾多次派人暗中查访,最终都事一无所获。”

  看着东临皇有条不紊的解释,眼里更是难掩的疑惑,君落羽便对东临皇的话猜测了八九分了。看来东临皇和南宫夜所说的都是半真半假啊。就是不知道这其中谁的话,更为人可信呢?

  于是,君落羽看着东临皇说道:“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的。”说着就要起身离开。

  东临皇看着君落羽的背影,连忙出声,说道:“帝师大人今天晚上。四国大比的庆功宴您要参加吗?”

  “不了,本座不喜喧闹。”君落羽二话不说就拒绝了,说完就离开了议事殿。

  直到看不见了君落羽的背影,东临皇的眼神立马变成了狠厉。满脸的阴沉的说道:“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阻止帝师彻查当年之事。”

  随着东临皇的话音落下,议事殿的空气里有了一丝的波动,似乎是在回复东临皇,接着只见一道黑影快速的闪了出去,黑影前去的方向正是君落羽离开的方向。

  看到黑影离开后,东临皇的脸色才稍微的好看了那么一点,但依旧是黑着一张脸,他万万没想到帝师居然会关心一个小小的纳兰家的事,这不得不让他提高警惕啊。

  回想起当年的事,东临皇的心里就愈发的憎恨南宫夜了,便叫来泰安,下旨传七皇子南宫夜进宫。

  当年因为纳兰家的主家全部被人杀害,导致纳兰府的旁支,连夜举家搬离了京城,从此消失匿迹,今天君落羽忽然提起纳兰府,东临皇觉得一定是南宫夜说的,毕竟上次的四国大比的接风宴,南宫夜身边的那个女子,可是和帝师关系匪浅啊!

  可就在东临皇在议事殿等了将近一个时辰都不见泰安回来,正要去找人去看看,谁知刚想派人前去,就只见泰安一个人风尘仆仆的赶到了议事殿。

  还不得泰安说些什么,东临皇在看见只有泰安一个人的时候,有些不悦的问道:“南宫夜呢?”

  闻言,泰安立马就跪在了地上,向东临皇请罪道:“启禀皇上,七皇子府内没有七皇子的身影,据七皇子府的管家来报说是七皇子已经好几天都未回府了。”

  闻之,东临皇黑着脸,怒道:“放肆,堂堂一国皇子,失踪多日不见,府中的下人为何不来禀报。这一定是府中的下人偷懒。”

  泰安见东临皇生气了,跪在地上的他,连忙磕了好几个响头,声音慌乱的说道:“皇上恕罪,皇上恕罪。”

  看着跪在地上不断求饶的泰安,东临皇的怒火下去了不少,不过还是吩咐道:“传朕旨意,七皇子府的下人知情不报,各打五十大板,以儆效尤。”

  见东临皇发下圣旨,泰安连忙应了一声,随后立即起身,就带着禁卫军前往七皇子府传旨去了。

  七皇子府内,泰安端坐在椅子上,悠然自在的喝着茶。泰安抬眼看着七皇子府中的众人挨着板子,声音止不住的哀嚎。

  泰安闻之却是一脸的笑意,泰安觉得都是因为这个管家所以皇上才会发火的,所以让人特别的关照了一下这个管家。因此他挨得板子要比旁人重些。

  等到七皇子府中的众人挨完板子,泰安又给他们上了一下眼药,这才带着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七皇子府。

  泰安走后,管家回想起泰安临走时说的话,也不顾屁股上的伤痛,立马就派出人手去找南宫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