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王的倾城帝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六:往事重提(一)

鬼王的倾城帝妃 夙祈云卿 2283 2021.01.15 20:53

  “轩儿,这一次我们去的地方很是危险,你还小等你在长大一点,能保护自己了,在去。现在要在家要乖乖等我哦!”君落羽耐心的为君落轩解释道。

  闻言,君落轩只能瘪了瘪嘴,答应了下来。君落轩心道:不行我一定要快点长大,这样才能保护姐姐。

  君落羽看着低着头的君落轩,还以为君落轩还在伤心,就把他抱在了怀里安慰了一会儿,等君落轩好了之后,这才带着君落轩和南宫夜前去花厅用晚膳。

  晚饭过后,君落羽就以散步为由,将南宫夜和君落轩送到各自的住处,亲眼看着他们组走了进去之后,这才带着风影来到了书房。

  晚上,君落羽在书房之中,才能静下心来,好好的回想着今天和东临皇之间的谈话。越想越觉得奇怪,按照东临皇所说那么这一切都缘由都是由丞相君正林所作所为的。

  但问题就出现在,五年前身为尚书的君正林和纳兰府又有什么深仇大恨呢?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据自己所了解,五年前君正林虽然贵为户部尚书,但和纳兰府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交集,或者说当时的君正林,在纳兰家的人面前,根本就算不上什么。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君落羽在书房来回踱步,思考着,东临皇和南宫夜两人之间必有一个在说谎.........

  君落羽思考再三,认为这其中一定有自己所遗漏的地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君落羽抬起头,对着门外说道:“风影。”

  闻之,一直守在门外的风影,应声而入,走到了君落羽面前,对着君落羽行礼便道:“主上,有何吩咐?”

  君落羽看着站在面前的风影询问道:“日月阁里应该收录了五年前纳兰府谋反的事情吧?”

  “回主上,五年前纳兰府谋反一事,日月阁里的确是有记档的。”风影思索了一会,便说道,“主上,是否要取其记档?”

  “现在去。”君落羽看着风影,朗声说道,“随便把门外那只,也处理掉。”

  君落羽从议事殿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跟在身后的死士,要不是被事情耽误了,哪能让他活到现在啊。不过由此可见,这东临皇的心思可真不一般啊,自己前脚才走,后脚就派人来跟着自己。

  “是!”风影一听就明白了君落羽的意思,但风影还是问了一句,“主上,要不要审问一番。”

  “不用,东临皇的一个探子罢了。”君落羽否决了风影的提议,皇室的死士想从他们嘴里套出点东西,可不容易,再说了君落羽知道东临皇为什么会派死士来跟踪她的。用不着审问。

  说白了,不就是想阻止自己去查纳兰府的事情吗?不过东临皇越是这样,也就越说明这其中有猫腻。

  说完,君落羽就摆了摆手,风影见此也就退了下去,东临皇纳兰府的记档,还是五年前的,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是在东临帝师府之中,四国帝师府中都设有一个单独的小楼,名为日月阁,意为不论日月大小都要将其收录其中。日月阁内收录的都是四国所发生的所有事情的记档,并且日月阁四周派有大量的高手日夜保护。

  风影在离开书房之后,就拿着帝师府的令牌,立马就施展轻功,朝着帝师府而去。

  片刻之后,风影就在帝师府中落下,他连忙动身前往日月阁。风影刚走进日月阁,就有一个老者苍老的声音传来:“尔入日月阁所为何事?”

  闻言,风影立马双手抱拳,大声说道:“前辈,晚辈风影,奉帝师之命,前来日月阁取个东西。”

  风影话音刚落,只见日月阁的门前忽然出现了一个老者,老者一双浑浊的双眸上下打量着风影,说道:“有何凭证?”说着老者伸出了一只手。

  风影连忙将怀里的帝师令,放到了老者的手上,老者拿着帝师令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确认无误后,便将帝师令又还给了风影,风影立马就将帝师令收了回去。

  老者对着风影,笑着说道:“原来是风影大人啊,还请风影大人勿怪,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风影说道:“没事,我奉帝师大人的命令,前来取五年前纳兰府的记档。”

  在说明来意之后,老者明显愣了一下,随后立马就恢复如常,对着风影说道:“风影大人请随我来。”

  老者拿着一盏烛灯,在前面走着,风影则跟在老者身后,两人朝着日月阁的深处而去。日月阁里面黑乎乎的,只有老者的一盏烛灯。

  在烛灯的照亮下,两边都是一排排高大的书架,架子上摆着的都是一卷一卷的书,架子的外侧上垂着一个个的小竹牌,竹牌上记录了书的名字,让人好找一些。这屋内除了书,就只有这常年不见阳光而散发的味道,似一股霉味,但却格外的好闻,书香之气。

  一路上,老者好奇的问道:“不知帝师大人这么晚了,忽然要纳兰府的记档所谓何事啊?”

  面对老者的疑问,风影也只是随口回了一句,“帝师大人最近听了些关于纳兰府的事情。所以看一看。”

  “哦,原来如此啊!”老者拿着烛灯,继续说道,“我听说啊,那纳兰府一家死的冤枉啊!一家老小被满门抄斩。哎......”一边说着老者还一边十分惋惜的摇了摇头,似乎是对纳兰府十分的怜悯。

  对此,风影有些意外的说道:“哦~,这您也知道?”

  老者在前面自言自语的说道:“也是听说,那东临国的纳兰家谁没听过啊,当年纳兰府的盛况可谓是为世人所惊叹啊!”

  “为何会这样说?”风影有些不解的问道。

  老者闻言,笑了笑说道:“风影大人常年跟随在帝师大人的身边,难道没有听说过纳兰家的女子是一家有女百家求,那纳兰府的男子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整个东临国谁家的女儿都以嫁入纳兰府为荣啊。而且纳兰府都是一夫一妻的,在当时可谓是一桩美谈啊”

  闻之,风影有些惊讶的说道:“怎么可能?那即如此纳兰府又怎会谋朝篡位呢?”

  “哼,什么谋朝篡位,那都是陷害。”老者不满的说道。

  老者带着风影走到一处便停了下来,老者伸手取出书架上挂着纳兰府的那个竹签,将里面的卷轴取出,交给了身后的风影,说道:“如果帝师大人真的关注到了纳兰家的事情,那就请风影大人帮我转告帝师大人,请帝师大人一定要还纳兰府一个公道啊。”

  说着,还不等风影说些什么。

  随着一阵风袭来,一下子就将风影带出了日月阁。等风影回过神来身边早已没了老者的身影,他站在日月阁门外,风影的耳边还回响着老者的话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