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王的倾城帝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八:无题

鬼王的倾城帝妃 夙祈云卿 2361 2021.01.16 04:13

  在君落羽离开后,花影这才起身,走到了后院西侧的一个房间之中,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花影才从里面出来。

  走出来的花影,嘴角留着血,衣服也变得残破不堪,后背上还有大片的血迹,尽管如此狼狈不堪,但花影的眼神依旧还是倔强的。

  君落羽在离开书房后,漫无目的的游走在大街上,此时的街道没有了白天的喧闹,夜晚的街道很是宁静,但就是这种宁静,让君落羽的心奇迹般的安静了下来,她走在街上,偶尔路边也会出现一个正在支摊子的店铺,一个准备出生意的老者。

  君落羽下意识的走上前去,老者一看来人了立马招呼了上去,对着君落羽笑着说道:“客官要吃点什么呀!”

  “这里有什么吃的?”君落羽道。

  一听这话,老者立马带着君落羽到一张桌子前,拿起搭在肩膀上的抹布反复的抹着凳子,就好像要把凳子抹掉一层皮一样,良久老者才抹完凳子,看着锃亮的凳子,才示意君落羽坐下说。

  待到君落羽坐下之后,老者又一遍抹着桌子一边说道:“小老儿,这里有混沌,饺子,豆花,炸年糕,油条,煎饺,糖糕。您要哪一种呀?”

  君落羽看着还在抹桌子的老者说道:“你不用抹的这么干净的。”

  “那不行嘞,您这身打扮啊,来我们这个小地方,一定要赶紧点,也不能脏了您的衣服啊。”老者解释道,“姑娘这么晚了您不在家,怎么会出来逛呢?”

  君落羽没回答只道:“一碗混沌。”

  见君落羽不想说,老者也不在追问,而是对着里面吆喝道:“老婆子,一碗混沌。”随着老者的吆喝声,却久久未见回音。

  君落羽心有疑惑,就抬头看了一眼老者,老者立马笑着说道:“小老儿的老妻是个哑的,客官见谅。”

  君落羽恍然,说道:“原来如此。”

  忽然只听里面传来了一声,碗碟打碎,重物落地的声音,老者听到后,脸色大变,双脚立马就朝着里面奔去。

  见此,君落羽也跟了过去,只见一个老婆婆倒在了地上,一锅热汤正要迎面泼去,老者见状立马想要以身护着婆婆。

  说时迟那时快,君落羽连忙挥一挥衣袖,那锅热汤就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接着随着一声‘匡唐’的一声,老者紧闭着双眼,但是良久也没有受到灼热的热汤,听见声音,老者才慢慢睁眼望去,就看见那倒在地上的锅,老者心里松了口气,就想扶老婆婆起身,但他自己还在地上,加上年迈,一时之间竟然无法起身。

  君落羽见状,便走了过去,扶起了那老者和老婆婆。老者起身后,第一件事就是仔细打量了一下老婆婆有没有受伤。

  见两人平安无事后,君落羽也没了吃混沌的心思,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老者叫住了。

  老者十分感激的对着君落羽说道:“多谢姑娘了。”说着那老婆婆也是连忙想君落羽弯腰致谢。

  君落羽看着那老婆婆说道:“您夫人是天生的哑吗?”

  老者闻言一愣,他没想到君落羽居然会这么问,便道:“不是,我这老婆子小时候受到了刺激之后便一直说不出话来了。”

  君落羽上前,一手抓着老婆婆手,摸着她的脉象。君落羽道:“您的病我可以治。”

  “谢谢您的好意,能治好我这老婆子我自然开心,可是啊,我们这大半辈子也过来了,就不用了,免得只好后,我这老婆子天天对着我唠叨”老者握着老婆婆的手说道。

  那老婆婆闻言也不计较,只是对着君落羽笑了笑,那笑容里很是幸福。想来也是和那老者的想法一致。

  “为何?”君落羽很是疑惑道。

  老者一脸幸福的说道:“我们俩年少就相识了,我从未嫌弃过她哑,她也从未嫌弃过我家穷,也正因为她这样我们俩成亲至今从未拌过嘴,也从未闹过矛盾,这样不是很好吗?

  不管她是不是哑了,我从未在乎,也从未嫌弃过,只因和我一辈子的那个人是她。这就够了,有她在我就感觉到家在。以前我也想着带她去治,可是她拒绝了,所以我们这样都习惯了。”

  君落羽不仅感慨,这二人的恩爱,真是让人羡慕啊!

  忽然君落羽道:“您知道五年前的纳兰家吗?”

  两人听道君落羽说起纳兰家,二人均是脸色一变,老者看了一眼四周,警惕的说道:“姑娘啊!还是没要说为好啊,免得惹祸上身呐。”

  “为何?”君落羽道。

  老者叹了口气说道:“哎,当年纳兰家一家被满门处斩后,也不是没人提起过,可是每一个提过的人在当晚都没了。”

  “没了?”君落羽疑惑道。

  “是啊,都没了。”老者语气苍老。

  闻之,君落羽挑了挑眉,心道:皇城之下能这么做的,恐怕也只有那一人了,到底是什么样的恨意,导致连提都不能提呢?

  君落羽心中感慨!

  留下一些银钱便动身离开了。等老者回头看的时候,君落羽早已消失不见,桌子上却是留下了一些银子,老者拿着银子,想要追上去还回来,可是怎么找都没找到君落羽的身影,只好拿着银子走了回去,两人决定将着银子留着,等下次见了在还回去。

  等到君落羽再次回到寒江苑书房的时候,一进门君落羽就看到了花影还在那里跪着,因为领了罚,身上的伤口还未包扎加上跪的时间久了,花影的一张小脸毫无血色,惨白无比,身形更是摇摇欲坠,似乎是随时都会昏迷。

  君落羽见状,出声道:“起来吧。”

  可是花影就是倔强的跪在那里,君落羽见状走到了椅子上做了下来看着花影,说道:“你可知错。”

  花影声音虚弱却坚定的回答道:“属下没错。”

  君落羽叹了口气道:“哎。行了,起来吧,在跪下去腿要废了。”说着君落羽起身走到了花影面前,继续道:“花影你说的没错,我好像喜欢上南宫夜了。尽管南宫夜身上有很疑点,但我还是心动了。可是那又如何呢?我甘之如饴。”

  说罢,君落羽像是如斯重负的松了一口气,今天在老夫妇那里,让君落羽确定了自己的心意。

  花影见君落羽想明白了,这才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说道:“主上,确定了就好,下次可不要让属下在这样了,属下先行告退了,”

  君落羽看着摇摇晃晃的花影,说道:“既然花影如此的能干,本座决定派遣你去南越国一趟,帮本座把南越帝师府肃清一遍,本座一个月后前往,即刻出发。”

  花影一愣,随后转身看着君落影,哭着说道:“属下不要离开主上,主上,属下在也不敢了。”

  君落羽见此,挑了挑眉说道:“不,本座觉得花影很能干,能够胜任。”说着还露出了一排阴森森的大白牙。

  看的花影后背一凉,再也不说什么了,也顾不得身上的疼,连忙走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