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王的倾城帝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云瑶之死

鬼王的倾城帝妃 夙祈云卿 2275 2021.01.08 21:17

  “嗯”君落羽在和南宫夜说完之后。

  君落羽就开始问起了君落轩有关于母亲云瑶之死一事。

  可君落轩小朋友,一听君落羽提起这个问题,顿时沉默不语,眼眶也渐渐泛红起来。

  看着君落轩这个样子,让君落羽心中有些不忍,但还是安慰的说:“轩儿,当日的事情只有你最清楚,只有你说了,我们才能想办法为母亲报仇,不是吗?你只要与我说一说母亲死后的面容如何,或者那天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就可以了。”

  君落羽从风影送过来的情报上,她便知道当初母亲云瑶是死于中毒,而且幕后凶手就是丞相府的君正林的续弦——林娇儿。

  可是从送过来的情报之中却并没有提到是谁给了林娇儿毒药,而且现在就连毒药的名称都未是一字没提。

  由此可见,这是有人在背后故意而为之的。此人在暗地里清除掉关于他的一切线索,就是为了让君落羽无从查起。

  可是当天只有君落轩是唯一一个在母亲云瑶死亡当天在身边的人去,若是根据他的描述说不定可以推断死因,知道那毒药的来源之处。

  “娘亲去世之后我偷偷去看过,娘亲当时就躺在床上,面色青紫,而且眼睛,鼻子,嘴巴,好多地方都流血了,指甲变成了紫色。

  刚开始就是在听到姐姐出事的时候昏了过去,之后就是一直在咳血,嗜睡,浑身无力……经常爱忘记事情,一个人老是坐在那里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君落轩面色痛苦的回忆那一天的所见所闻,双手紧紧地握住。

  君落羽听着君落轩说的这些症状,她的心中有了答案,那个中毒不就是——魂梦。看来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啊!

  “轩儿,陪我去玩儿吧?”君落羽不想看着君落轩这个样子,正想着该怎么转移话题,而南宫夜此时的这句话,正和了君落羽的心意。

  于是,君落羽说道:“是啊,轩儿还没有好好看过寒江苑呢?今天姐姐带你去走走好不好,免得到时候迷了路。”

  “是啊,是啊。阿落和我们一起,走吧。”说着南宫夜就上前去拉君落轩的手,他那身量,轻轻的一拽,君落轩就是一个踉跄。

  看着面前的一幕,君落羽起身走到君落轩面前,弯腰一把将他抱起。君落轩看到是君落羽,就将小手环在君落羽的脖颈处,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

  君落羽扭头对着身边的南宫夜说道:“走吧。”

  “嗯嗯”南宫夜狠狠的点了点头,

  说完,几人一先一后的离开了前厅。而站在前厅的花影看着眼前的一幕,低着头喃喃自语道:感觉主子,他们三人站在一起,好像一家人啊。

  寒江苑,原是东临一位大将军的别苑,只因那位将军贪污,收受贿赂,草菅人命,被判死刑,而这处院落是他的私人财产,故而没有被收入国库之中。

  三年前,君落羽就让风影将它买了下来。并更名为——寒江苑,作为一个临时的住所。而这样的地方,四国都有一个。如今正好排上用场。院中种植着多种奇花异草,故而院中芳香扑鼻。

  更有奇草仙藤愈冷愈苍翠,牵藤引蔓,累垂可爱;院中更是有数座错落的假山,耸立;旁边亦有荷花池,池中更有锦鲤水中游之象。院中更有百花争艳之景。花丛锦簇之处,还有一个藤编的秋千。

  南宫夜一看到秋千,立马玩心打起,而在君落羽怀中的君落轩也是很开心,于是君落羽将君落轩放到了第三,南宫夜就让君落轩坐在上面,而他在后面推,玩的兴起之时,君落轩更是一直喊道高点儿,在高点儿。

  看着两人笑颜开的模样,君落羽在一旁也跟着笑了起来。不过随即便想到了刚刚君落轩所描述的画面,母亲云瑶所中之毒,若不出意外的话,便是魂梦了。

  不过中毒之人会在睡梦中死去。魂梦也是一种慢性毒药。中毒越深,所反映出来的症状也就越多。但中毒之人,最多不会熬过三个月。依轩儿所言的症状,恐怕母亲云瑶中毒的时日已有将近三月了吧。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究竟是谁将毒药交给了林娇儿呢?此毒的配方早已失传,除了之前西齐皇宫之中有一瓶外,便再也没有第二瓶了。

  莫非是西齐皇室之人?可据君落羽所知。母亲云瑶一介女子,怎么可能会与西齐皇室之人有关呢?君落羽越想越觉得这其中必有文章,看来是时候让风影回来了。

  毕竟风影擅长医毒巫蛊之术。(其实君落羽也会,就是懒得自己动手。)

  君落羽回过神来,抬眼看着早已玩疯了的俩人,看着他俩,君落羽嘴角的幅度越来越大。眼里的笑意也越来越深。

  随即君落羽走了过去,对着二人说道:“休息一会儿吧,我们去旁边水榭亭子里坐一会儿。”

  “嗯嗯,好啊!”南宫夜率先答道。说完就伸手让秋千停了下来,好让坐在上面的君落轩也下来。

  此时君落羽已经走到了水榭亭中,在石桌旁坐了下来,片刻之后,南宫夜,君落轩也走了过来。两人分别坐在了君落羽的两侧。

  可能是刚刚走的有点急了,此时两人都在微微的喘着粗气。不过,很快便有下人端来了茶点。他俩更是二话不说端起面前的茶就喝了起来。想来应该是刚刚玩有些口渴了吧。

  等到两人的气息平稳了下来,君落羽扭头对着君落轩说道:“轩儿有没有想过习武。”

  闻言,轩君落轩的双眼变得明亮起来,双手紧张的握在一起,看着君落羽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我......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看着君落轩的样子,君落羽笑着回答道,“那从明天开始,我找人教你。上午习武,下午读书可好?”

  “好”君落轩一脸开心的就答应了。

  可是在一旁的南宫夜却有些不开心了,他认为君落羽太关心君落轩,都没有对于他这么关心过,有一些不满的嘟了嘟嘴,对着君落羽说道:“那我干什么嘛?我也可以帮到阿落的。”说完还撅起了嘴。

  君落羽宠溺的看着南宫夜说道:“那阿夜就负责陪我去参加几天后的四国宴会。可好?”“好!”知道了自己也有事情做,南宫夜可开心了。

  一旁的君落轩看着南宫夜,心里十分的嫌弃,他觉得南宫夜都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这么的黏着君落羽,居然还撒娇,也不嫌丢人,就哼了一声,便将头扭到一边,不去看他。

  忽然想起了今天早上的那一幕,心中十分的不痛快。扭头看着君落羽说道:“姐姐,为什么南宫夜会和我们住在一起呢,他都不会自己家的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