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王的倾城帝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二:痴傻的原因

鬼王的倾城帝妃 夙祈云卿 2264 2021.01.13 03:00

  君落羽将目光看向那剩下的七人,心中不经感叹道:哎!看来这次的帝师候选人是选不出来了。真是可惜啊!看来自己还要在帝师的位置上多做两天了!一个四国大比居然没有合适的人选,真是.......

  君落羽越想越是郁闷。

  而站在君落羽身旁的风影是不知道君落羽此时心中所想的,如果知道的话,估计会是一脸的无奈,在帝师殿的里,没有一个人是不知道他们的帝师大人是有多么的想将帝师的位置丢给其他人的。

  玄武大陆之上人人都做的帝师之位,在他们的帝师大人眼中也只是个累赘而已。

  君落羽抬头看着已经逐渐暗下来的天空,收了收心神,运气内力,就朝着寒江苑的方向而去。

  片刻之后,回到寒江苑的君落羽,一到花厅,就看到南宫夜和君落轩坐在那里等着自己。见此情形,君落羽轻笑道:“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吃饭吧!”

  说着,就迈步走到了自己位置上,坐在南宫夜和君落轩的中间,自顾自的开始吃着面前的摆好了的饭菜。

  三人饭后,君落羽就提议去散散步,消消食。说着就起身朝着花园而去。南宫夜和君落轩相视一眼后立马就跟了上去。

  一行三人漫步在寒江苑的花园之中,三人相顾无话。南宫夜和君落轩两人一人一边拉着君落羽的手,紧握着不放。

  三人站在一排,让夹在中间的君落羽十分的难受,花园小径原本最多也只能够走下两人,现在三个人并排而立,难免会有些挤。

  见此情形,君落羽弯腰就将君落轩抱在了怀里,少了一个人,小径也变得不再拥挤,君落羽的心情都变得好了。

  三人漫步走到了竹苑,君落羽将君落轩放下,对着君落轩说道:“轩儿,要去睡觉了,不然明天又起不来了。”说着还伸手摸了摸君落轩的头发。柔软的触感让君落羽很是满意。

  看着君落羽这个样子,君落轩也任由自己的姐姐揉着自己的头,十分乖巧的说道:“那姐姐也要早点休息。”

  “嗯!好。”君落羽看着面前的小大人一样的君落轩应了一声。说罢就将还揉着君落轩的手给放了下来。

  君落羽这才站起了身,看着君落轩走进了竹苑之内。这才带着南宫夜离开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两人走在花园的小路上,自从上次问过南宫夜之后,两人之间便有了一个隔阂。

  待到君落羽将南宫夜送到厢房外时,君落羽忽然出声道:“阿夜,也早点休息吧!”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南宫夜忽然一把拉住了君落羽的手,声音低沉的说道:“阿落,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阿落的。”

  闻言,君落羽才转过身来,抬头看向了南宫夜,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语气和往日一样的说道:“阿夜,怎么不继续否认了呢?”

  君落羽看着面前的南宫夜,此时的南宫夜,眼里没有了往日的纯净,换成了深邃;声音里也没有往日的单纯,换成了低沉迷人的嗓音。

  听了君落羽的话,南宫夜笑了起来,深邃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君落羽,像是要把君落羽吸进去一样。南宫夜笑着说:“因为,我怕阿落再也不理我了。”

  说着一把就将君落羽拉近了怀中,君落羽听着南宫夜强劲有力的心跳,淡淡的说道:“我不会。”

  短短的三个字,南宫夜却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松了一口气。南宫夜松开君落羽,看着她说道:“阿落,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说说看!”君落羽歪着脑袋,看着南宫夜说道。

  南宫夜拉着君落羽的手,走到了厢房之中,两人坐在椅子上,看着君落羽,南宫夜才缓缓的说道:“想必阿落早就知道了我是宸贵妃的儿子,东临国的七皇子吧!在我十五岁的时候,我母妃的族人也就是我的母族被皇上灭门的事情吧。”

  说着,南宫夜一直看向君落羽的他,发现君落羽点了点头,也就是说这些事君落羽所知道的。看着君落羽的反应。

  南宫夜继续说道:“当年,因为一纸诉状,那个口口声声说着爱我母妃的男人,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直接下令将我母族纳兰家满门抄斩,甚至后来还诛了纳兰家的三族,就只因为那一纸诉状。”

  君落羽忽然出声问道:“那一纸诉状上面写的是什么?”

  听了君落羽的话,南宫夜回忆道:“那一纸诉状告的是我纳兰家在帝都强抢民女,贪污受贿。”

  闻言,君落羽皱了皱眉头,五年前还没有被满门抄斩的纳兰家她知道,纳兰家的男子不管文治武功都有很高的建树,纳兰家的女子更是一家有女百家求。这样的一个家族怎么会做强抢民女,贪污受贿的事情呢?

  见君落羽很是疑惑,南宫夜便接着说道:“因为母妃早逝,母族又被冠上这两项罪名,导致短短三日,我在皇宫之中受到了无数次的暗杀和下毒。好在我身边有纳兰家培养的死士,才得以多次苟活了下来,但是身边的死士也不断的因为保护我而死去,

  最后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假装喝下毒药,装疯卖傻,在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两年前我的人查出,当年之事,皆由东临皇帝一手策划,他忌惮我纳兰家的实力,因为纳兰家会谋朝篡位,所以.....”

  短短的字里行间之中,都透露出了南宫夜对东临皇帝的厌恶和憎恨。

  为此,君落羽这才明白了为什么才见南宫夜的第一面,就会有保护他的冲动,原来他们两人的命运是何其的相同啊!

  只不过自己比南宫夜幸运,遇到了师傅,他传授了自己本领,自己才能成为了令人敬仰的四国帝师。

  君落羽的眼神中流露出了对南宫夜的心疼。君落羽出声安慰着南宫夜,轻声的说道:“阿夜,没事的,都过去了。”说着君落羽还伸手轻轻地拍打着南宫夜的背,给予他安慰。

  良久,南宫夜才回过神来,很是卑微的对着君落羽说道:“阿落,你别离开我,好不好?

  面对南宫夜卑微的乞求,君落羽连忙起身将南宫夜搂在了自己的怀里,安慰道:“阿夜放心,我不会离开的。”

  君落羽只顾安慰着南宫夜,却没看到在君落羽怀里的南宫夜露出了一抹得逞了的笑容。那抹笑容转瞬即逝。

  夜晚,君落羽怕南宫夜会伤心,一直待在厢房里,等到南宫夜熟睡之后才动身离开。

  待君落羽离开之后,南宫夜立马就睁开了双眼,眼里没有一丝的睡意,他明亮的双眼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

  随后,心情很好的闭上了双眼,睡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