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弹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骆驼

弹痕 纷舞妖姬 3176 2006.10.05 08:22

    

  第二天战侠歌就被送进了专门面对军区大院子弟的开办的“红泉子弟”小学,家里的人参蜂王浆在喝完后,再没有人去医院购买那种太过昂贵的补品,每天早晨也没有人再去监督战侠歌爬起来去长跑。

  战侠歌在平静中度过了自己还算是幸福的童年,那个时候“红泉子弟学校”的小学生,每学期学费才一块钱,留级生学费加倍……两块。如果是独生子女的话,学费全免,直到战侠歌读到高三的时候,学费也不地是一学期一百块钱罢了。比起现在动辄几千块学杂费,想进个重点学校还得额外交上几万块赞助费的天文级数字来说,实在是不值一提。

  “喂,老大醒醒,已经放学了!”

  欧阳卓和风之承两位小弟一左一右,附在战侠歌身边努力摇晃,放眼整个军区附属高中,只怕也只有战侠歌这位老大,可以从早自习开始就一直昏睡百年,连中午饭都不带吃,直到下午放学才会国人渐已醒了吧?

  “唔……”

  战侠歌伸展腰肢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看着他的衣袖从桌面上掠过,将上面大滩的口水一扫而空,欧阳卓和风之承两个人一起露出惨不忍睹的表情。

  “老大……”欧阳卓努力挤出一个谗媚的表情,低声道:“听说街上的游戏厅又换了新游戏带,别说老板还真的听了您老大的建议,在游戏厅里又多加了一台麻将机,如果能打赢了的话,赢一局里面的美女就会脱上一件衣服……”

  军区大院里拥有自给自足的资源交流、教育、医疗系统,军区大院里的孩子,除了去镇上玩电子游戏之外,很少和城镇上的同龄人打交道,他们管这种去镇上娱乐的行为,叫做“上街”!

  军区大院里集中的居民全是因为工作需要,从五湖四海调过来的军人或工程师,从这种环境里出身的孩子,说得全是一口地道的普通话,穿的全是家长从省城甚至是从北京、上海买回来,能代表流行潮流的衣服,他们一提起外界的人,总是喜欢用“村里”这种略略带着种轻视口吻的词语。至于棉被叫“皮窝”,麻雀被人称之为“西鹏”这种地方方言,更是成为他们调节生活的一种笑料。

  在军区大院的孩子眼里看来,村镇上的同龄人就是野蛮、粗俗,不讲理的代名词。

  而在镇上的同龄人眼里看来,这些军区大院出身的人,有什么好牛逼的?用方言骂他们,他们还眨着一双迷茫的眼睛,不停的在那里问:“你在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我没有听明白!”

  这些军区大院里的人不但傻,而且很懦弱,在游戏厅把他们叫出来,当着他们同伴的面去揍其中一个,那个挨揍的就像是一个木头人,根本不敢还手。其他人也像是傻了一样,只知道呆呆的站在那里。

  在镇上的孩子都有一个共识,这些军区大院出来的人,实在是太懦弱了,对这些人想揍就揍,除了……战侠歌和他那两个兄弟欧阳卓和风之承!

  这三个人纯属异类中的异类,早在四年之前,他们就在镇上拥有了一个共同的绰号:骆驼!

  这个外号来源于他们最经典的一战,三个人被二十几个镇上的同龄人围住猛揍。在这种力量绝不均等的情况下,照理说他们应该捂住头,老老实实的蹲在地上挨揍才对,可是这三个人竟然背靠背,组成一个最稳固三角型,拚命对着外面挥出自己的拳头。

  没有人可以打倒三个紧紧贴靠在一起,比亲兄弟更亲的兄弟!

  谁也不知道这三个人为什么会有那么悠长的体力和牛皮糖似的韧性!

  他们三个人和二十多个人整整打了一小时群架,直到那二十多个人都打累了,都打烦了的时候,他们三个人还依然咬着牙对外狠命挥动拳头。

  “我操你妈的,打够了,便宜占了就想走?兄弟们,给我打!”

  发现围攻的人已经有撤退的迹象,战侠歌一声狂吼,他们竟然转守为攻,三个人一拥而上,围着一个看起来最高最壮的目标就是一顿暴打猛踹。看到其他人又围上来,他们立刻又拼成一个防御力最强的三角型。

  这一场堪称马拉松式的群架,最整整持续了两小时零三十七分钟!

  上课时间到了想走?

  没门!

  吃饭时间到了想走?

  做梦!

  战侠歌、欧阳卓、风之承三个人就象是三头持久力最长的骆驼,死死缠住二十多个敌不停战斗。他们用拳头打,用脚踢,用头撞,用牙咬,用指甲抓,甚至是用口水吐,他们就象是三条疯狗,用尽自己所有能进攻的武器不停的向敌人发起一波又一波进攻。

  最后二十多个人竟然有一多半被打得当场痛哭失声,突然间二十多个人一轰而散,向不同方向逃跑。战侠歌二话不说带着风之承和欧阳卓撒腿狂奔,硬是在大街上追打了一千七八百米,把领头闹事的家伙揍成了一个比他们脸上伤势更严重的猪头才得意洋洋的鸣金收兵。在所有人又敬又畏的目光注视下,大摇大摆顶着他们三张猪头脸,走进了游戏厅。

  第二天他们又到街上的时候,等待他们的是五十多个准备和他们再干一架的家伙,站在最前的赫然是那个被他们追打了两条街,眼睛肿得象是大熊猫的混小子,和他已经上了高中的哥哥。

  面对这场人数和年龄都绝不公平的战斗,战侠歌三兄弟二话不说就亮出了武器,看着他们手中的家伙,五十多个孩子包括十几个高中生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可是三把中国特种部队专用三棱刺刀!

  战侠歌当时说了一段超经典的话:“我们哥几个才十四岁,就算是捅死了你们也不用坐牢。再说了,你们这么多人打我们三个,我们也算是正当防卫吧。这是什么东西,你们知道吗?它哪怕只是捅到你们大腿上,也能让你们全身的鲜血以每秒钟三十毫升以上的速度向外狂飚。五分钟内你们无法得到及时治疗的话,就会当场扑街完蛋。我又没有逮着你们的要害猛捅,就算是防卫过当,也有蒙混过关的理由吧?!”

  欧阳卓举着手中的三棱刺刀,他叫道:“大哥,你看我的手一直在发颤,现在人这么多,如果我一会不小心让手中的这根铁条条顶进谁的身上,那可怎么办啊?我好怕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不怀好意的望着我们?大哥如果我真的不小心让谁的身体撞中了我手中这根铁条,你可一定要为我证明,我不是故意的啊!”

  风之承也大叫道:“大哥我早说过了,想从厂子里偷点废铁卖了当零花钱,就拿大块的铁板嘛,干嘛非要拿上三根这样看起来尖尖的铁条?我想镇上的收购站未必会收这种东西吧?”

  听着这三兄弟一唱一合,五十多个孩子全部瞪圆了眼睛,我操,不是吧,怎么还没有动手呢,一个就放出狠话要杀死人不偿命,另外两个干脆已经开始想办法帮他洗脱罪名。看着这架势,如果再干下去,搞不好这三个十四岁的小家伙,真敢拎着刺刀乱捅。他们手中的三棱刺刀,那可是纯粹的杀人工具哇,真被刺中了不死也得掉了半条命!

  只是打架罢了,至于搞成这样吗?

  战侠歌早就明白,无论在哪里,人们都会以强者为尊。军区大院里别的孩子到城镇上就像是过街老鼠,唯恐被人拉到街边的小巷子里,而他们三兄弟到了城镇上,却好像是进了自己的家,到处都是善意的笑容,包括一些成年人,都会热情的向他们打招呼。

  打了几个小时电子游戏,又在大排档里把口袋里所有零花钱都倾倒一空,直到凌晨十二点钟,哥几个才带着浓烈的酒气,一路高歌的回到学校。

  战侠歌刚刚翻过学校的院墙,一束手电光就突然照到他的身上,一个熟悉的声音厉声道:“过来!”

  借着皎洁的月光,战侠歌小心的看着张不怒自威的脸,吞着口水,低声道:“爸,你怎么来了?!”

  “看来你的小日子过得不错啊!”

  战兴华盯着战侠歌手里的啤酒瓶,再看看战侠歌眼睛里无法掩饰的醉意,突然指着操场上一只体育老师用来练习拳击的硕大沙袋,厉声道:“战侠歌,立刻扛着它绕操场跑上三十圈!”

  战侠歌下意识的跳起来,用标准的军姿面对战兴华,将自己的身体笔直挺起,放声叫道:“是!”

  将足足五十斤重的沙袋扛在肩膀上,战侠歌撒腿就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