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陌上观棋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什锦与蘑菇

陌上观棋人 伐檀兮 3006 2018.06.14 23:10

  但现在主子要保着,他不能动手。所以,还是嘱咐清儿多警惕着……

  令九安排着应对,清儿正在和齐宁対歭。

  “你不能接触小姐的食物。”清儿语气平静,却非常坚决,寸步不让。

  齐宁默然,不知该说什么,又不愿就这样离开。

  只一架山水屏风之隔,两人的话清晰的传入舒锦耳内。

  竟然忘了还有早饭。

  感到了饥饿的舒锦思索片刻,决定奉行中庸之道,“清儿,你会做蘑菇汤吗?刚好齐宁采了蘑菇,今天早饭……就蘑菇汤吧!”

  说到早饭舒锦下意识的看向窗外,当空的太阳在云层中隐隐约约,阳光柔和……好的,是午饭。

  屏风后传来清儿应是和齐宁欢快的声音,然后是细细碎碎的杂音。

  天空高远,依然没有郑伯的消息。

  但现在不是消沉的时候。

  护卫随着缓慢的车速稳步前行,精神紧绷戒备。

  ……会是谁?

  郑伯总不会凭空消失,若是跌下山崖或遇到危险猛兽,不会无声无息,但齐宁什么都不知道。

  就像根本没有这样一个人。

  早上除了齐宁郑伯,其他人都在场,而齐宁是没有武功的,即使郑伯武功不高,也不是齐宁能对付的。

  然而敌人未来,说明行踪没有暴露。

  一定有那么一个人,可以无声的杀死郑伯或和齐宁一起杀死郑伯,然后……悄然尾随。

  或者,就在她身边。

  现在很多东西都是不确定的,唯一确定的是一定有这个人。

  这也是舒锦留下齐宁的最大理由,也是令九没有阻止的原因。

  只是舒锦想要引蛇出洞,令九认为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前者则齐宁若不知,是那人暗中制住郑伯,自然齐宁无辜。

  后者,齐宁知道,怕阴谋被发觉而让幕后人杀郑伯。现在令九和清儿已经在戒备齐宁,只等那人出现。

  引蛇出洞。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与其处理齐宁然后等着那人出手惶惶不可终日,不如引而杀之,以除后患。

  但也非常危险,对方目标是她,一个不察……是她……

  舒锦一下子坐直,眼中闪烁起极其戒备的神色。

  郑伯武功是不高,但经验丰富手段老练,能无声无息制住他的,不是武功极高,就是不止一人。

  齐宁啊……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现吗?

  蘑菇。

  带回了蘑菇。

  郑伯遇险而齐宁安然,还采了蘑菇。

  纰漏简直不要太明显。

  然而若不是心中坦荡,又怎么会回来?毕竟漏洞太大,而且齐宁给出的解释问题更多。

  要继续做内奸的话,至少也要有个合理的解释不引起怀疑,比如说遇到猛兽杀死郑伯,自己匆忙逃回?

  舒锦看向屏风,齐宁已经出去了,清儿正在忙着做饭,旁边还跟着一个幼小的身影正在捧着书细观。

  舒锦站起身,秀眉微蹙。

  “齐宁呢?”

  “在外面……舒姐姐。”

  脆亮的童音高高扬起又低低落下,显出几分落寞,“舒姐姐,是不是怪我了?”

  “怎么会。”孩子的无心之言罢了。舒锦缓步过去,屏风隔出的一方空间里清儿因为材料不够正在发愁,见到舒锦屈身施礼,“小姐。”

  微微颔首,舒锦看了看佑佑手中的书卷,是她随手放在匣屉中的,没想到被佑佑找出来。

  佑佑扬起脸羞涩的笑。

  很可爱的孩子。

  对于孩子,舒锦总是不设防的,也就下意识忽略了这种生物的危险性。

  转了视线,褐色的蘑菇一部分被择好切片,洗净放在瓷碗里,还有同样切碎的佐料和在村子里准备的蔬菜。

  看了片刻,舒锦忽然道:“不要用蘑菇了,做蔬菜什锦汤。”

  清儿愕然,应是。

  舒锦不再多言,转身欲走。

  “小姐……”清儿迟疑了下,指向碗侧留下的蘑菇,“那些,可能有毒。”

  舒锦本来只是来看看,又谨慎起见决定不吃蘑菇,没想到会……齐宁,真的是内奸吗?

  或许她应该把最后一个字去掉。

  舒锦不语,静待下文。

  “奴婢以前随母亲一路跋涉,从徐州到这里。路上母亲有教认识蘑菇野菜,李大娘说的是鲍文菇,齐宁采的还有圆顶菇,圆顶菇长得和鲍文菇很像,只是边缘较平整。圆顶菇有毒,是不致命,误食只会很难受、发热。”

  顿了顿,又道:“但是这里圆顶菇很多,所以……”

  所以,并不确定是否致命。

  所以,这些蘑菇不是为了害她,毕竟她一人不可能把所有的汤喝完。

  所以,有可能是采错了,齐宁并不熟悉这两种长得很像的蘑菇。

  所以,这并不是一个突破口,意外的成分很大。

  呵呵哒。

  自认修养良好的舒锦都忍不住呵呵了,这么跌宕起伏的心理经过。

  舒锦最优秀的品质就在于不管心里怎样暴走,脸上都是非常淡定的表情,即使现在想掀桌子也不忘秀仙气。

  人家是萌萌哒的佛系小仙女,要淡定。

  清儿恭敬垂首,对面华服少女依然平稳如初,“嗯,蘑菇……都扔了。”

  万一鲍文菇上有毒粉呢?

  安全第一。

  舒锦离开,没有注意到背后佑佑歪着头注视着她的背影,眼神闪烁明亮。

  明亮又好奇,带着孩子特有的、残忍的天真。

  车厢外齐宁正在和令九大眼瞪小眼。

  令九催马在前,不时观察身后齐宁的情况,因为怀疑内部有问题而只能亲自上场的令九很心累。

  令四还留在村子里,剩下的护卫没有令九熟悉信任的人。

  齐宁也没有进车厢,小姐喜欢一人独处,清儿又不让她帮忙,只好在外面等候。

  只是隔一会儿就要掀起车帘。

  没有看清儿也没有看舒锦,齐宁的目光一直落在角落凸纹木壁的格子里。

  又一次掀起车帘,露出的不是车厢内部,而是佑佑又养出一点婴儿肥还泛着羞涩粉红的脸颊。

  齐宁不想理他,但是佑佑直接坐在门里,隔着一条门帘和齐宁并坐。

  齐宁一把放下帘子。

  佑佑拉着帘子,清亮的童音软软的又带出几分孩童的天真炫耀,认真的说:“齐宁姐姐,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啊?”

  齐宁转过头不说话。

  佑佑方才说的话虽然是事实,但对齐宁的不利意图非常明显。

  齐宁一点都不想理他。

  “对不起,齐宁姐姐。”佑佑双手合十眼神虔诚,又透出一点点狡黠之色,“我当时听说有内奸,都吓坏了,也没多想……齐宁姐姐。”

  佑佑笑的羞涩又无辜,“我姐姐做的蔬菜什锦汤可好喝了,等会儿我给你盛一碗。”

  “她会不会做蘑菇汤?”佑佑一直示好,齐宁态度也软化了些,“可惜没有鸡,李大娘说做鸡汤更好喝的。”

  “蘑菇啊……”佑佑垂着眼,为难的说,“你又不知道是李大娘说的什么蘑菇……”

  “才不会!我就是照着李大娘说的那样子摘的!”

  ”你没见过,要是弄错了呢?”佑佑小心的回头看看,清亮的声音压的低低的,“别说了,万一错了呢……”

  齐宁皱着眉不满的道:“怎么了?她不会连蘑菇都不让我放吧?她又是这样……”

  这个“她”,说的自然是清儿。齐宁不知道郑伯是怎么回事,也就弄不清事情的严重性,闻言就不高兴了。

  “不是啊……是……”佑佑气愤的说,“不许你说我姐姐!我姐姐才不会欺负人!”

  佑佑鼓着脸颊回了车厢,齐宁看着被山水屏风隔了一半视线的小厨房,感到不安。

  是小姐点名要的蘑菇汤,若不是小姐说话,清儿怎么敢擅自更改?她最会殷勤了……齐宁拽着帘子一角心下越发难过,小姐还是不信她吗?说要信她……

  不会的。齐宁想,这也是正常的,她现在是内奸,小姐怎么会吃她采的蘑菇……她为了小姐一句话一早起来冒着雨后山土湿滑的风险去采来蘑菇,还差点成了内奸……小姐连一口蘑菇汤都不愿意尝……

  齐宁拉开帘子却不敢去问舒锦,迟疑片刻去寻了清儿。

  果然是蔬菜什锦汤,她辛辛苦苦采的蘑菇被丢弃在一侧的木桶里,有完整的也有切碎的,混合着青菜沾着泥土的根茎和其他杂物显得狼狈不堪。

  清儿疑惑的看向齐宁,见她没有说话也就没有理会,继续忙着汤,捏着扇子将木炭扇的更红一些。

  佑佑蹦蹦跳跳的出去了,坐在马车前轼上探头问令九,“令九哥哥,你骑马好厉害,可以教教我吗?”

  令九木着脸,语气平平板板,“你还小。”

  “哦……”佑佑看着马车旁的护卫发呆,“我爹爹也很厉害,他会骑马还会武功……”

  令九一脸木然。

  他是暗卫,杀人越货样样在行,至于哄孩子……这个他真不会。

  跟着的有五个护卫,马车在泥泞中行进很慢,护卫也缓步跟着。

  齐宁噙着泪出来了。

  佑佑看到齐宁气愤的转过头,显然还在为齐宁的话生气。

  九岁的孩童侧过脸,嘴角勾起一点点笑意,眼中微光闪烁。

作者感言

伐檀兮

伐檀兮

三千字,少的已经全部补上,接下来都是基础更两千字,常有加更,所以,来推荐鼓励一下呗!另外,人物形象没有崩,往后看,就知道了哟~

2018-06-14 23:1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