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神经衰弱的造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鬼魂的楼

神经衰弱的造化 六十五卦 2340 2020.12.18 00:32

  佟国庆堂屋共三间,中间称当门,也算客厅,后墙放着供桌,供桌上供有佟家牌位。农村人之将死,就会移床当门,所以,胡英就睡在当门西夹山墙边的小床上!,头朝北,蒙头盖脸。

  事不宜迟,张盖大师坐到床头,就叫人把胡英左手拉了出来,此时他脸部上仰,双目微闭,两只手在胡英手上来回翻捏。突然,大师右臂一压,右手奋力捏住胡英中指根部,也就同时,胡英发出极为恐怖的哀嚎:“哎嘿、嘿、嘿!哎嘿、嘿、嘿!你放了我吧!你放了我吧!″

  “乾阳盈天,吾法无边,何方飞仙,休得逞顽,听吾律令,速离阳间,苦海超渡,三界归安…!”大师闭目念咒,厉声连绵……而胡英只管哀嚎,不发一言!师忙说:“快,把我口袋里的针掏出来,在笔筒里。”伴来的张富贵赶紧掏出大师口袋的笔,拧开笔帽,抽出一根银针,递给大师。

  大师也毫不手软,左手接针,在嘴唇上轻划一下,直接刺入胡英中指手捏之处。

  “啊!”胡英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佟国庆心疼万分,忙上前抱住老婆,带着哭腔向张盖:“大师,她可是快死的人了,轻点吧!″

  张盖这才拨了针,然后,卸下耳上刚才接下的一根香烟,点燃后,抽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胡英缓了过来,两眼惊恐万状,努力拉被盖头。

  片刻工夫,张盖吸完两根香畑,回头看了看国庆:“开始吧!″佟国庆又上前慢慢把妻子的手拉出被窝,交于大师,满脸写着惶恐。

  这回大师直接用银针刺入中指,没见反应。抽掉又刺中指头盖缝,依然没有反应,接着,手腕,掀开被子,眉心,下巴,耳垂,都挨着刺过,胡英依然理会。大师看了看一旁的张富贵,摇了摇头叹道:“入内了!″

  “入内了!是什么意思?″佟国庆忙插一句。

  “鬼魂长期伏在病人身体,一开始都藏于穴位之中,穿梭于经络之间,破坏神经系统,使病人器官肢体得不到大脑的信息,从而致病,人的思维来源于自已的魂魄,时刻主导着自已的大脑,吓掉魂,或撞上鬼魂后,经络穴位被鬼神控制,人就会无精打釆,思想错乱。而她身上的鬼魂已在体内盖有大楼,虽然脱离了穴位,但却能藏在人体内!″

  “你从哪儿看出的?″富贵也是头一次见老友治病,异常激动。

  “我刚才用针,这些鬼魂不曾出窍,但穴位又没有,显然已藏入它们的楼内,就是我说的入内。”

  “它们怎么能盖楼呢?怎么盖!”

  “这个简单,人体之病,都与鬼魂有关,而且,西医能治,中医能治,针炙也能治,相应,巫一样能治,而且,针炙和巫都同出于中医,所谓鬼楼,只不过是鬼魂扰乱经络,器官或肢体的阻塞反映不到大脑,时间久了,出现病灶,或成淤,或成溃,或成栓,或成疮,或成瘤,总之,疼的,体外的,发现早,西医中医都能治,这些病灶都是鬼魂刻意破坏出来的,因为有了它们,鬼魂才能藏在那里,脱离穴位,抓鬼魂的人就拿它们没了办法!这也就是我说的楼”

  大师说完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干葫芦皮一样的东西,交给国庆,让他到外面放在小瓦上,用火生熟,然用砸成碎沬。

  这便是在少亡坟一带捡的小男孩头盖骨,是驱鬼魂离身的必用品,过去医疗差,丢小孩的多,这东西不算难弄。

  趁着这个空档,张大师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正当他前脚踏出门槛之时,蒙头的胡英突然双手抓被,两个食指向前伸着,指向大师的背。翘起头笑了起来:“嘿嘿!想抓我里!想抓我哩!″

  显然是鬼魂的主导,一时间,屋内鬼气笼罩,阴气蔓延,大家瞬间失色,脑袋都不觉地`嗡'了一下!

  很快,大师端一碗水,又走了进来,那胡英立马又蒙住了头,这哪像垂危之人。大家都纳闷,拿鬼竟把病人拿成这样。大师这碗是巫术中有名的“白术水″是下过咒的,也是鬼魂的克星,只见他走到床头,吸一口水,一手掀开被子,猛地喷在胡英脸上。胡英不敢看他,双服紧闭,被水一喷,打个寒颤,`呕'了一声!再喷一口,又打个寒颤,下一秒,胡英却猛然睁眼,凶恶地瞪了大师一下,那眼光如同蛇瞳,令人毛骨悚然!魂欲出体!

  这时,佟国庆把生好的头盖骨粉拿了进来,递给大师。大师叫他用手捏开妻子的嘴巴,然后,把这包骨粉全部倒进她口中。

  此时,胡英伸舌欲吐,怎奈仰面朝上,又被人控制,反抗使得其反,瞬间被噎得张口瞪眼。大师见状,也不惊慌,端起水碗,把剩下的水给她顺势罐了下去。胡英挣扎了几下,咽了下去。

  放下胡英,大师对满屋人说:“驱鬼魂的东西已入病体,我现在开药扒它们的楼,找笔纸来。

  大师在纸上连开二十四样中药,叫人赶快去医院抓回。

  傍晚时分,大师终干把药熬好,国庆和大女儿,一人搀一人喂,胡英这回还算配合,好些天没吃过东西的她,居然喝下了。

  不大一会儿,胡英便出现了症状,不停地抖动,还喊着要解小手,病成这样,解手早就不太背人了,大莲忙在床下取出她的尿盆,国庆上前掀起被子……

  终于,尿盆端了出来,大莲正要端出去,却被大师叫住:“别慌,我看看!”大师要过尿盆,看一眼笑了。见此景,旁边的人纷纷都跨过来看。

  一一啊!这哪儿是尿,半小盆全是死血块子!

  这全是沉积胡英子宫里多年的淤血,也是大师所说的楼。

  本来说,楼也扒了,又服了驱鬼魂的东西,人该见轻了。谁知,刚陪大师张盖与张富贵喝上酒的佟国庆,就听女儿哭着地喊妈。三人急忙向堂屋跑去。

  此时的胡英,正在迷语嘤嘤,不知说些什么,喊她也不应,浑身抽搐不停,显然,已经控制不了自己。

  孩子们都向大师投来怨恨的目光,小儿子冲过来,叫嚷着叫大师赔他的妈,就连国庆都傻了眼,无奈地向张富贵摊了摊手,变了腔地发声:“这病看的,这,这咋弄!”

  大师很生气:“她这是气血亏空,服了我的药,能扒楼,必**气神,待明日鬼魂散尽,我再用药补她元气,不出半月,她必能下地走动。我又不图挣钱,又搭上一顶男童盖骨,真气死我了!走!”说罢,大师怒目圆睁,拉着富贵扭头就走。

  第二天,胡英果然清醒了许多,竟要女儿給她熬点稀饭,她嫌饿了。一家人惊喜万分。可,心头也是有愧,必竟在雨天夜里,气走了救命大师。

  后来,随着胡英的身体一天强似一天,佟国庆心里就越发不安,被庄上人背后捣个不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