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神经衰弱的造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笫17章,潜龙勿用

神经衰弱的造化 六十五卦 2139 2020.12.29 03:32

  “爷爷!今天下雪,我出去玩一下午吧!“

  “欢欢今天刚来,你就不能陪她玩!“

  “有个老师要我陪他下棋,我又不好推脫!爷爷!“

  “又是下棋,下棋有什么好!“

  “按说咒符最好,你又不让我学!″

  “不让你学的是你妈妈!不过,你别以为我老眼昏花!呵呵,咱们两个心照不宣!你知我知算了。去吧!把手机放家里,晚上回来早点,给俺爷儿俩做做饭!“

  “谢谢爷爷!″

  佟三林把手机交给欢欢说:“今天冷,煤炉风门没关,注意屋内通风!今天跟我下棋的老师,是镇中学的校长,你要在这儿上学了,得开哥的后门!″

  欢欢也不在乎地说:“你去吧!我正好陪爷爷说说话,让他给我讲鬼故事!′

  张盖也不耐烦了:“欢欢!给他废什么话!让他快走!″

  三林又带上耳暧,吹了吹手,然后跑出门外,消失在雪中……

  白文斋让佟三林来下棋也不是目的,上午听女儿说了,三林为了帮他,搁下自己的事,有可能误了他的事!白文斋一生为人师表,德艺双馨,做事爱憎分明。本来就喜欢这个悟性很高的机灵鬼,今天大雪,碰上要帮的女儿,却能把自己的事放在后面。对他的为人更是称赞有加!所以!想借下棋之名,晚上留他吃一顿饭,以表谢意!

  三林来到白仕家时,父女已经在战,便凑了上去,见白仕的棋已是劣势,便为她顶力参谋,可惜两个孩子残局功底太差,很快落败!

  .白仕起身让给三林,又去提过保温瓶,给爸爸水杯添满,又给三林泡了一杯,笑着说:“上午误你的事了吧?″

  “没有,多亏俊杰″……还没等三林说完,白仕忙使眼色!三林反应也够快,顺势拐开话意:“帮了我!″一语双关!聪明人绝非偶然!就连捉弄人,也是令人猝不及防!白仕不得不心服口服!

  白仕没敢让张俊杰进门,没让妈妈见到,因为,白兵总爱给父母打张俊杰的报告,白仕相信自己能委婉地处理好和他关系。

  两人这边己开始交手,佟三林以少敬长,第一局非要让先!

  白文斋走当头炮,佟三林还以炮8平5!两人斗起顺炮开局…

  “三林,你天天和一个神汉生活在一起,不免耳濡目染!这么好的天资,会误前程呀!″

  “他是巫医!白仕姐知道,我是来让他治病的!“

  “你哪有什么病!″

  “我好的差不多了,神经衰弱!“

  “哦!他还真能治病!“信仰科学的人,总是认为张盖是迷信!

  “您不了解他!″

  “我还是相信现代医学!“

  “可您相信现在的药吗?“

  “什么意思?“

  “能治病吗!″

  “怎么不能!“

  “您见过高血压,乙肝,心脑血管,有治愈的吗?肿瘤只能切除,能消下去吗?“

  “这么说,你是说他能消是吧!你人小太信他的话了,全人类都攻克不了的东西!不是他敢吹,就是你被他感染了!″

  “白老师,不是我感染,就我现在就能看出您一些问题!“

  “这么说,我还好奇了!“

  “你便秘!手脚比别人凉,特别偎冷!而且右肩时常隐痛!″

  此言一出,白文斋瞬间神凝情聚!惊奇万分!他没有回答,而是把目光转向女儿。白仕也是吃惊不小,她明白爸爸的意思,是怀疑自己透的信息!她轻轻摇着头,表示没有说过。

  “白老师,该你走了!“三林岔开话题!

  白文斋这才觉得真小看巫术了,其实这只是《道巫相术》上的,张盖没悟透。画人像多的人,特别是佟三林这种天赋极高,悟性超强的人,才能悟出书本中的能量与智慧!平常之人若妄自研究,不是走火入魔,便是此书不准!

  佟三林顺炮布局也是跟白文斋学的,中局对攻激烈,白文斋边讲边下,功力深厚的他步步都能捕捉先机和对方的弱点!

  两人下了三盘,皆是白文斋胜,也不是三林绝对不行。象棋博弈,玩的就是心得,心情!人家前辈好意请你来,你得好意思让他心理满足!悦人而利己,多完美的应酬!

  接下来白仕上阵,白文斋准备亲自下厨配个火锅!他打算吃饭时,叫他再看看白仕她妈,再试下他那个巫到底有多神!之前也没见张盖有这么超能!

  白仕此时对三林更刮目相看,这个满带雉气的男孩子,咋懂这么多!

  现在的白仕的棋已跟不上三林的步伐,光是布局阶段就处于下风。虽然三林的中残局经验少,但脑子好使,还能顾及全盘,第一盘胜了白仕!

  第二盘,三林有意让白仕上风,故意漏着失马!白仕却不认帐!照着三林的手上拍了一下说:“别给姐玩花的,给我重走!有本事叫姐杀的一子不留!姐才会更开心!″白仕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弟弟,更想看他一天天强大,出类拔萃!

  三林左手捏捏被打的右手,带着享受的神态,瞅了瞅白仕!白仕的脸被他的举动燥的红晕秒闪!又狠狠地打他两捶!小声佯怒道:“你是想学坏了!“

  “电话!″白卒跑进来说,“叫你回家哩!“

  三林急忙上客厅去接电话。走到客厅,白文斋已把电话挂好,笑着对三林说:“我给你说好了,今天晚在这儿吃了再回去!″三林忙说:“不行!不行!我还得做饭呢!“白文斋也有理由:“你不是还上学吗!要是在这儿上,叫家里签个学号来,我保证你随到随学!重要的今天叫你过来,还有事儿!″白文斋留客也有一手。

  ……

  总算回到家了,三林被劝进一杯白酒,喝的小晕,但脸上热的发烧,幸好雪下的小了。

  佟三林今晚吃的格外拘谨,真有点受宠若惊!幸亏他也看出了白仕妈身上的毛病,让她惊叹不已!佩服的五体投地!

  白文斋也很负责任,打灯把他送到门口。此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

  三林收拾好自已,进了东间,见欢欢已经在自己床上睡下!不过,两人还在说话,那个崭新的大彩电居然还没有开!

  “三林!从今往后你睡西间,你的铺盖也挪好了!夜里怕了也别过来!″张盖对三林竟这样交待!听着瘆人!三林乘着酒劲,满口答应:“行!放心吧!您见我害怕过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