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神经衰弱的造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夜哭郎

神经衰弱的造化 六十五卦 2629 2020.12.18 19:01

  接回来,再看夜夜哭闹的盼盼家里。接到父亲电话的张秋凤正给杨刚夫妻回话。原来大师声称,年迈路远,已不便出离远门。此刻,大家都想得出,十五年前,他在这里,救人一命却落个报怨,气的饭都没吃,一定无法释怀吧!但盼盼这么小,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夜夜哭闹。此时的杨刚,为了女儿,别无选择,哪怕到时给张盖大师跪下,也得去求他给女儿治病。

  去接他!

  杨刚也不犹豫,他看看秋凤说:“弟妹,给你爸打个电话,我找个车带他再去!

  秋凤心肠也软,眼看小盼盼被邪`病折磨,自然不会拒绝,但她又怕父亲不太情愿,必竟张盖大伯已经拒绝了,父亲又是个老拘板儿。于是,秋凤对杨刚坚定地回道:“你找车,我知道路,我跟你去!”

  秋凤是富贵的女儿,直接去求与父亲交过命的大伯,再合适不过了。果然,大师一见秋凤前来,非但没有拒绝,还心情大好,非要带她们去街上吃了顿特色菜。

  说起张盖高兴,还得从秋凤童年讲起:当年张盖婚后一直未得一男半女。直到老哥们儿张富贵有第三个孩子秋凤时,见这妮子,玲珑可爱,满脸灵气儿,就心生爱怜,就跟富贵商量,想要这个闺女。

  富贵和妻子虽然舍不得,但,又怕失好友义气,就答应了他。张盖满心欢喜,也想到弟妹是忍痛割爱,但骨肉难分,怕夜长梦多,再有变故,当天就抱了回去。并且到大队部直接报上户口。

  当夜,张盖的老婆尹秀枝异常兴奋,忘了一身的病痛,紧紧抱着小秋凤,勾起嘴角,闭上秀目,苍白的脸美美地贴住她的襁褓,那种久违的做上母亲的那种满足,尽显无余。

  事与愿违,也不知是激动过度,还是命中注定,在秋凤抱来的第二天,尹秀芝病情加重,几度昏迷。她阳寿已尽,生命已走到尽头,第三日凌晨,张盖握着她的一只手,而她,却拉着秋凤的小手臂,瞳孔永远定格在这个难舍的画面上。

  丧事就得几天奔忙,没有办法,秋凤又被父亲抱了回去。泪流啼哭几天的秋凤妈,重新抱住女儿的那一刻,骨肉难割的原始冲动,卷心涌来,她轻吻着女儿的小脸,心里主意打定:“宝贝儿!妈妈再不让你离开妈了!”

  办完丧事,张盖此时没了一个亲人,天天把自已喝的酩酊大醉,意志极度消沉。也没心思再照顾孩子?好长一段,富贵没给,他也没要,就这么搁下了。后来,长大后的秋凤,逢年按节,见了张盖就跑,因他总逗着让她叫爸爸。再后来两家来往就少了,毕竟都不年轻了。

  往事暂不下表。天黑之前一定得将大师接回,不然,小盼盼还要哭闹,揪坏人心哪!吃罢饭后,张盖草作收拾,便随他们坐上了车。黄昏时分,他们顺利到家,张盖没有直接到盼盼家,而是先到秋凤家。因为,张盖给秋凤的孩子带了点果品,算是做长辈的一点心意。也顺便在这个曾经三天的女儿家吃顿饭。

  吃着饭,好奇心很强的佟三林,不停地找话题问张盖。

  “爷爷,你真能看见鬼吗?”

  “你看爷爷的眼晴!与别人有什么不同吗?”

  三林早就看出他的瞳孔,一只黑色,一只深蓝,而且深䆳有神,比年轻人的眼底还清澈。

  “你的两只眼颜色不一样!而且还透着一股高深莫测!”

  “哈哈哈!小家伙真会说话,今年多大了!”

  “十三,属大龙的”

  “哦!”一听此言,张盖眉头一扬,若有所思起来。

  秋凤又给张盖添了一勺鸡汤,然后对儿子说:“三林,别问了,让爷爷好好吃饭,马上得去给盼盼看病呢!”

  “没事,没事,这孩子属相好哇!又聪明伶俐,看你家墙上,奖状都贴满了!”看的出,张盖对三林很感兴趣。

  那边盼盼可能已经开始闹了,杨刚已在门外徘徊,看大师还没吃好饭,不敢冒进,急的团团直转……

  好不容易看见门开,就赶快走进屋内,没敢张口,表情透着急切。秋凤忙说:“等急了吧!这就叫大伯跟你过去!”说着又回过头对丈夫佟保民说:“你也跟着去,看了病,好领大伯回来?”

  “好!”保民上去搀上张盖。跟杨刚出了门。

  谁知走到院外,张盖又返回身,向院里喊了声:“秋凤,小家伙呢!叫他也跟上吧?”

  “得令!”没等妈妈回答,三林应声跑了出来。

  杨刚家此时已聚了好多人,都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但丝豪压不住盼盼的哭闹,妈妈李冬云抱着她,眼里也含着泪花,来回㨪着孩子。见大师张盖一进院门,便迎了上来。

  “来了先生!”

  大师点点头,看了看盼盼,问道:“找到白公鸡没有!”

  “没有!”纯白,无杂毛的公鸡,一时间还真不好找。冬云眼里满是绝望。

  “别急,也没关系!厨房在哪儿,我去弄些东西。”张大师说着,看有人指点,就顺势进了厨房。

  有一分钟,只见大师左手端半碗水,右手食指蘸了一些锅烟灰,来到啼哭的盼盼旁边,把碗交给别人,把盼接了过来,正面对着盼盼,用带有锅灰的食指,点在她的发际正额,然后顺着印堂,年寿,准头,人中一直划到下巴、再经咽候划到两锁骨中间的天突穴停下,两眼一眯,对着哭的两眼发直的盼盼神秘而诡笑地念道:“天地玄黄,妖儿嚣张,三奶圣主,赐吾力量,如主亲临,噬去乖张!”

  没人听的懂是什么鸟语,但,见他一连三遍,奇迹瞬间出现,此刻盼盼死死盯着他,异常安静。大师把她轻轻地交给冬云,祥和地说:“让她吃奶吧!她吃睡后,准会一觉天亮”

  果然,不大一会儿,盼盼在妈妈怀里睡着了。

  杨刚还是不放心,怕明天盼盼万一又哭,就上前问大师:“先生,明天不走吧!”

  “这孩子撞上`夜哭郎‘了!我写几张纸咒,带它去行人多的地方,明日太阳出来,阳气上升之时,众口念祷之后,必能压制其邪”大师说罢把刚才那碗水取了过来,把食指的残灰在水里洗掉,然后,在门口倒掉一些,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墨锭,在碗里研磨起来……碗里的水磨黑之后,他又从口袋掏出一张黄纸,撕成八开后,这才掏出一个盒子,从盒子里取出一支短杆毛笔,然后,张张都写上同样的十六个字一一

  天黄地绿,小儿夜哭,君子看过,睡到日出。

  写好字,大师把杨刚叫到屋里,吩咐他在今夜子时把这八张纸贴到八个十字路口的树上,但,贴纸的人,必须属相是龙的男子。

  属龙的,杨刚犯了愁,自己不是,这八九点了,总不能挨家问吧!

  见杨刚发愁,大师指了指门外的佟三林说:“他属龙!”

  “他是小孩,三更半夜的,不合适!”杨刚摇摇头。

  “三林!你过来!”大师向三林摆手示意。三林听见大师招手喊自已,忙跑进屋。说实话,刚才神奇的一幕叫三林目瞪口呆。接着身边又有人讲起他年当年胡英治病的震憾,三林对他更是崇拜万分,正想多接触他,多问他些事情。机会又来了。

  一听说半夜贴纸,三林也露了难色,因刚才又听他当年拿鬼治病,心里自然害怕,但后来听说能让大人跟着,两人只要不说话就中,三林这才满口答应。

  于是,杨刚就和三林先计划起路口的位置和顺序……安排妥当后,大师就叫佟保民先回去睡,自已先在这儿休息,待三林贴完纸符,他爷俩儿一块再回。

  看着佟保民走后,张盖看着他的背影,一丝诡笑又显在脸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