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神经衰弱的造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大师的掌控

神经衰弱的造化 六十五卦 2129 2020.12.20 06:35

  再说那大师张盖,他不光有这身祖传的法宝,而且还有几套与巫同宗的秘籍,当年奶奶都不会,就从爷爷那儿得了治病的巫术,开了法眼。她只能把所学传给孙子张盖。至于那些秘笈,张盖也都悟不透彻。眼看着自己年愈古稀,他何不想有个传递,正所谓人慧经真。也就是说只有聪明的人才能悟透经书,才能传精准的信息!可上哪寻找造化之人,才能传承和发扬这套巫医的理论。

  当然,佟三林是个绝对的人选。天生聪英,且属龙命硬!可是,传给他几乎不可能,他不颠疯,如何化龙!于是,张盖上次借机施弊,让他夜半极阴之时,孤孩之身独串幽门,耗其元神!又借他的好动脑子和好奇之心,暗咒分神!

  张盖也明白,自已行“佛”乱其所为!会劳其心志,痛其体肤,空乏其身,但,古人都知,天降大任于斯,必先遭磨难,才会飞龙在天。

  三年了,是自己该出现的时候了。张盖料定,佟三林一定会神经哀弱,心志崩溃。但是他们家,不会第一时间想起找他来医治,必竟自己一辈子治的都头,医院都治不了的病人。所以,他要提早出现在佟家人的视线里。

  张富贵这几天的日子格外轻松,原因是三女儿秋凤前来给哥哥张来喜借钱,张来喜打工不在家,嫂子桑玉叶没有给她。看着走时偷抹眼泪的女儿,张富贵生气了!他晚上不吃也不喝,当然,也不打扫猪舍,不喂猪食。儿媳叫他,他推说肚子疼痛。

  那玉叶也不是善茬,对着公公把话扯开:“肚子疼?是心疼吧!”

  张富贵现在老了,自老伴下世后,脾气也小了好多,若在十年前,他还是村主任时,伸手就打她了。他总认为男子汉为人处事,于公论理,于友论义,妇女不得参和。也因此,他一生作风廉正,挚友众多。秋风的妈妈就怕他一辈子。

  既然儿媳戳中他的心思,他也就不掖不藏,给儿媳痛快地干一仗。把儿媳平时奸刁的处事都给她吆喝出来…儿媳又气又恨,心想,反正孩子们都不在家,我不侍候你了!索性就回了娘家。

  她一走,富贵也不再看她的阴脸子了,想吃啥做啥?自由自在的。早就想喝口小酒吧!一个人喝没意思。

  真是天遂人愿,心想事成,他做梦也没想到,几年没见的老友张盖,抱酒携烟,从天而降。他上前抓住张盖的手:“大哥,你咋来了!”

  “我昨天被一个陈寨庄上的人请了过来,给他孩子抓魂。想着离这儿不算太远,我让他们把我送来了。看送给咱的烟酒!叫孩子弄俩菜,咱兄弟比划比划“……

  富贵正愁没人陪他喝点,听了这话,正中下怀,甭提他有多高兴了:“中!中!正好家里没别的人,咱哥俩儿可得喝个尽兴!”

  两个老头简单地弄两盘小菜,就喝上了。

  “老弟,你看你,儿孙满堂,无忧无虑,活的多快活!不像我,孤独一人,现己老弱,无人照管,终日惶惶!”

  “未必l”富贵拜拜手道:“我把儿媳气走了,才真正感受到无拘无束的快乐!”

  “哦!儿媳气走?怎么回事′!”

  富贵叹了一口气,把外孙儿佟三林有精神病,女儿来借钱未遂,就和儿媳吵闹的事一古脑道了出来。

  “精神病!不会是邪病吧!兴许,哥能治呀!”张盖亳不含糊。

  此话一出,也就是说,张盖成功地进入角色。富贵一拍腿:“对呀!咋叫老哥你忘了呢!呵呵!这回三林有希望了,来喝喝!”

  ……

  第二天早上,富贵就往秋凤邻居佟小友家打电话。叫他给佟保民说一声,让保民秋凤带着三林一齐过来,张盖在这儿。

  秋凤得了信,也是猛然一奋,就急忙让保民摇响拖拉机,几口坐上就往娘家赶来。

  见到张盖,三林没有扬头,因为到现在也没悟出那首诗中的意思,不过,张盖却把他的状态讲的头头是道,本来就羡慕他的巫朮,现在又把自已的病情说的那么通透,三林此刻觉得他就是神,要是自己能有这本事该有多好。

  能诊病,就能治病,张盖此时对着富贵向秋凤保证,不花一分钱,半年之内,还他们一个活泼,健康的儿子。前提是,人他带走。

  秋凤不太同意,担心孩子学了邪门歪道,可,三林愿意跟他!秋凤也没有好的办法,毕竟他能治儿子的病!于是,再三叮嘱张盖大伯,一定不能教他邪东西。

  一切都水到渠成,张盖终于名正言顺地带走了他寻觅了几十年的接班人。

  到家第一天,张盖就领着三林来到镇上的一个画店,店主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名字夏宏伟,他以画像为生,收过不少徒弟,店里挂满了名人的画像,这碳精画画的几乎跟相片一样,不可思议。店后有个小院,院内有棵硕大桐树,树下有几个暑假来学画的学生,都在临摹人物画。夏宏伟正挨个地给他们指点。见了张盖,就迎了过来:“大师今天咋这么闲情雅致,不会是又有生意了吧!”

  原来,张盖过去为好多人“还童子”,都要烧一张其人的画像,自然没少用夏宏伟,而他也从中得了报酬。今天见大师又领个弱弱的小伙子,以为又要还童子找他画像。

  “不是!”张盖笑着摇摇头,“我给你送个学生!”

  闻听又来个学生,正绘画的几个学生都抬起头,望了过来,

  咦唏!一个小美女与佟三林目光相碰,佟三林暗发惊叹!这小脸长的是秀雅精致,肤色娇嫩,美目流盼,桃腮含羞,直接把三林看呆了。刚才还怀着焦头烂额的心烦,这一刻,烟消云散。

  晚上很热,张盖领着三林到夜市上要了几个小菜,要了几瓶啤酒,哄着三林喝了起来,最后,终于把三林喝晕,才扶他回家。

  张盖到底想干什么?

  毫不含糊,治病。因为他知道,不醉,三林到他这儿夜里必然心惊,本身就每日害怕睡觉,害怕恶梦,只能让他神志不清,而且醉后睡觉才香。让他学画,是让他修养心性,拉回分神。可是一个头痛心乱,缺神懒动的人,纵然有个女孩能吸引住他,但他能安静修心吗?

举报

作者感言

六十五卦

六十五卦

女主要登场哟!朋友们!女主可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2020-12-20 06:3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