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神经衰弱的造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浇花童子

神经衰弱的造化 六十五卦 2057 2021.01.09 11:45

  再说张盖,本想着照顾自己的伴儿回来了,可又连夜入学走了,还是独卧空屋!不过,解决了这一段的麻烦,现在三林仍在自己身边,至少星期天可以支配他吧!

  第二天早上,张盖也没打算起床,就一个人,也不能按部就班,准时一日三餐!七八点时,起来到街上吃些早点算了。

  可树欲静而风却不止!大门门铃却响了又响,张盖本不想理会,又怕是三林回来有事,这才穿上衣服,出去开门!

  张盖打开大门,迎入眼帘的是一对男女,两人年龄有点悬殊,一前一后。女人妆容颇浓,穿着华丽,四十左右。男的六十上下,发疏颧丰,城府颇深!

  没等张盖发声,浓妆妇人已经出语:“敢问您老可是巫医张大师?”

  “大师谈不上,略懂小术!

  “可算寻着您了!大师,恕我俩儿冒昧,去我家给我女儿看看吧?”

  “你们气质不俗,家业必是富足有余,现在医科这么发达!你们也信这个。”

  “本来是不…”

  “咳咳!”

  女人的话还未讲开,后边的男人便发声制止!

  “老先生,我们夫妻是带着诚意来请您的,因为不确定您的信息,有些唐突,还望大师海涵!”

  男人向张盖拱拱双手!

  “是啊!是啊!我说叫秦经理过来遨请,他都没叫,非要自己过来!”

  女人又插一句!

  “你们女儿怎么了!”

  张盖碰到过好多有钱,有权,有势之家,嚣张跋扈!盛气凌人!他都非常反感,直接拒绝!

  可今天这位,印堂光敞,目清鼻隆,想必来头不小,但,他没有看不起自己,举止稳重,言语客气!自然没有回绝。

  “我女儿己年过二十,却…!”

  女人说个半截!四周看了看,接着又道:“大师,要不,咱们进院说吧!”

  “真不好意思,快快请进!”

  张盖也是满带歉意,忙打个手势!

  三人走入院内,张盖提来两把小櫈,男人直接坐下,女人没坐,就站在张盖面前,瞅了一眼男人,这才说:“我女儿二十岁了,从没有情欲,对任何男孩都无兴趣,整天就知道摆弄她的花草!我家公司里有个高学历的海归生,我们夫妻看好的,而且男孩子非常喜欢她,我们就强行当家,给她们订个婚!谁知,她突然左脚颠跛,躺倒花园,拉不起来,无论怎么劝说,俱不开口,成了哑巴!现在仍是不起不说,不吃不喝的!大师,我们想尽了办法,都无能为力。真感谢网络,我们的贴子发出去,一个`无涯′的人提供了您!您可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儿!”

  女人说着两眼竟然盈泪而出!脸颊的粉底被泪水划出两条轻痕!

  张盖闲上眼睛,双手覆合!咒语凛气而出!

  “天法清清,地法灵灵,阴阳结精,水灵显形,灵光水摄,通天达地,法法奉行,阴阳法镜,真形速现,速现真形,吾奉天地阴司真君如律令!急急如律令!”

  张盖再睁开眼,己惊的女人倒退几步!

  只见大师双瞳幽邃,一黑一灰!深不见底!

  他端详了一会儿女子,轻声说道:“你女儿是百花仙子的浇花童子!不能婚配!”

  “浇花童子!什么意思?”

  男人也起身凑了上来!

  “听说过升仙得道之人吧!他们身边都有侍童,这些小仙童都不全长大,就是侍候主人的命,自然没有婚恋之情!”

  “为什么是浇花童子,那她以后咋办?

  “她是不是拉起来,左腿一拐,转一圈后倒地?”

  “对,对!大师说的没错!”

  “你们离这儿太远,一来一回要几天,我去吧还有个孙儿在上学,我走不开!况目,我一定得′让孙儿到场!那吧,你们回去马上给她解除婚约,别让那男孩再接近她!缓和她的症状!”

  “那,她以后咋办?大师,她不能不成家呀!您看,能不能带她过来。”

  “不行!若要还去她的童子灵元,必须不能出门!让她呆在我这老宅一百天,她怎么做的到!”

  “那换个地方,到你们县城怎么样!”

  “最好是远离喧闹,人少客稀的地方!铜器之音,不能入耳!”

  “那就在县城边买个深宅静院,女儿这事不能耽搁!打电话给老三,让他来办!”

  男人语气铿锵,掷地有声!

  “那我们呢?”女人回过头!

  “回去!收拾好女儿的衣物,带她即刻过来!”

  “且慢!”

  张盖拜拜手:“令千金过去的衣物不能带,到这儿也不必添置,先住宾馆,等我还去童子,她的衣物,不能让她再穿再见了!”

  “哦。是,是!一切听大师所言!”女子满脸诚惶!

  男人伸手握下张盖的手说:“大师,我们暂且先回,把女儿带过来!您放心,我潘坤举知恩图极!我有能力让你安享晚年,为你孙黄金铺路!”

  说罢!径直走向大门,女人对张盖报以微笑,紧跟男人出院。

  张盖跟着送出门外。

  这时,只见路边一辆银灰色的越野大奔,向张盖的门口驶来!

  大奔掉头站定后,一个年青的司机走了下来,他刚走到车尾!后门已缓缓自升,掀了起来!

  司机把身子向里探进,从里面搬出两件费州茅台五星酒,十条中华烟!

  “张先生,有缘相识,是我潘某人的荣幸!来时唐突,一点薄礼,望大师笑纳!”

  潘坤举一脸认真!

  张盖也没言谢!说了一声:“无功不受禄!潘先生性情豪迈!给老朽压力莫大,受之惶恐!还是先带回吧!”

  “大师,不,张大哥,俗话说,礼轻仁义重,若非嫌礼薄,就别再让小弟难堪了!”

  潘坤举说着,从囗袋里掏出一张金色名片,递给张盖。

  “这是?”

  张盖不解!

  “张大哥,兄弟的名片,拿着他,遇事消事,逄凶化吉!”

  说完,便开门上车,车身随机起动。

  潘坤举按下车窗!跟张盖挥了下手!

  拐到大道上的车速瞬起,轰然而去!

  张盖这才去看手中的镀金名片一一

  潘坤举

  青市世举集团法人

  集团世举董事长

  张盖摇头笑了笑!这是中原,有谁认你这壶酒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