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神经衰弱的造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笫6章,真正意图

神经衰弱的造化 六十五卦 2167 2020.12.21 06:39

  三林一觉睡到天亮,醒来感觉身体呈现出几个多月没有的轻松,昨天一直担心这儿夜里有鬼打扰,却被酒整的不知觉地度了过去。这是张盖治病必须的招式,让精神病人消除恐惧,思维减少,那只能用酒。

  张盖之前没钱,救死救难,只为行善,从不收钱。,因祖上有训:驱邪拿鬼,必招阴罪!不取钱财,以德消灾!但,他终落个孤寡自身,膝下无人!所以,这几年,他既知天命如此。也就张开了手,好好弥补自己。

  七点钟,张盖领着三林就来到画店。其他学生都还没来,夏宏伟正在打扫院子。看见张盖先打招呼:“大师早!”

  张盖点头作应后,便从口袋掏出两张蓝四伟人,递了上来:“夏老板,学费!”

  “不敢,不敢!”夏宏伟笑着摆摆手,“这哪敢收大师的钱哪!自己人,自己人!”

  话音越来越小。

  “不中!还得用纸用笔的!”张盖一本正经。

  “那我收一百,全包里面,全包里面!”夏宏伟躬身带笑。没有一丝艺人的范。

  “那就把他留这儿了!“张盖拍了拍三林的肩膀,就迈步离开。

  “”行行!一会人来齐了,就一块儿教了!”夏宏伟撵着张盖的背影回了几声。

  现在的佟三林,不说话,也懒的说话,像个木偶,他呆呆地站着,就像个孩童,他两眼盯着门口。其实,他没有看见什么,他的脑海里只有幻觉,他正在想他学画像,有什么用,什么时候才能开了法眼,什么都能看见,该多好…

  学生陆续到来,而三林却全然没看见,就连美女从他身边飘过,他浑然不知,几个学生都偷笑他迟纯,还是老师用手拍他一下,他才回过神,脸刷的红起来。

  老师拍拍他肩膀说:“给大家介绍一下,我还不知你的名字!”

  佟三林努了一下嘴巴!没出声。

  “那大家先给他介绍吧!“老师说。

  “你好!我叫张豪!”一个小胖子上前握了握他的手。

  “我叫白兵!”一个又白又帅的男孩。

  “在下黄雨龙!”

  “我叫李月茹!”

  “我叫白仕!”

  几个学生都很热情的向他招呼,三林感到他们不像他们班的同学。都很诚肯,于是激动地说:”大家好,我叫佟三林!是个信鬼的人!”说着,做个鬼脸!

  佟三林也不知倒,自己咋多踩一句出来,是有病,还是过去的活泼直率又激发了出来。

  大家一阵欢笑!

  夏老师给三林一个笔记本,一只复写笔,让他也到树下坐定。然后,把自已的画架固定好,边画,边讲起来!

  夏老师一般都是上午边讲边画,下午,学生自已照自已的作品画。他虽然画的好,但,教的并不专业,好在这些孩子都会素描知识。

  老师画好了三个静物,今天的课也就讲完,然后,就布置他们照着画。就去忙自已的生意去了。

  几个学生也开始照着画起来。

  三林没有画静物,他神经哀弱,大脑兴奋点不易消失,视觉暂留时间长,加上他本身形象思维就强,他仅靠记忆,就形象地把夏老师画了出来,加上刚才学的明暗,线条手法,画的神情恰似,栩栩如生!

  黄雨龙是个吊丝,他画的不踏实,只顾偷看美女白仕。画到一半,他站起身,来到白仕跟前,白仕画的也不好,忙用胳膊掩住,不让他看。他又转过来看李月茹的,李月茹去年就来学过,当然自信满满,只等称赞。

  李月茹,父亲是跑车的。家有两辆大卡车,在农村可算是敢闯敢干,富足有余。她从小就娇生惯养,蛮不讲理!可长相也算不错,颜色稍重,外号小黑牡丹。此时没听见黄雨龙夸赞,不是很惬意!也站起身去瞄黄雨龙的画。不瞄则罢!一瞄她就笑了起来:“高手!高手!这足球会发光吧!”

  “你也画不出这效果!”黄雨龙不屑一顾。

  众人都笑。

  当李月茹看见佟三林的画时,大惊失色,但她的话总是那么别扭:“佟三林是吧!你胆子好大,偷画老师!”

  她这一叫,同学们都跑了过来,但是,他们都被眼前的画,惊呆了。像,真像啊!虽然画面不太细腻,但,绝对传神!

  这时,小胖子张亳一把将他的画取下来,出溜!跑进店面,把画拿给了老师。

  老师对自已的面相认知不准,也没觉画画的好,就随手递了回来。

  “乱画些啥!不好好画静物!”

  ……

  中午十一点,学生就可以走了,李月茹走的最早,稍胖的身子穿个粉色连衣裙,把一定成人的身子裹的凸凹分明,但肤色较深。虽然走的是“铛铛”作响,也是没招去多少目光。这白仕就不一样了,上身穿了件短袖衬衫,下穿条七分黑裤,但,皮肤白皙,亭亭玉立,和弟弟白兵走在一起,真像一对金童玉女。黄雨龙,张豪都紧跟他俩,尽量蹭话。

  有意思的是那白仕,她一回头却意外地发现,佟三林没有跟过来,而是站在原地,正好与她对光!表情疑惑了一下。她今年十七了,高中二年级,他父亲叫白文斋,是个教师,天生喜爱下象棋,而且是个高手。他不但下的多,还看书专研,自己也有几套看家的布局,之前学校还有人能陪他玩,现在基本都是自己独玩。由于酷爱象棋,就给女儿取名白仕,大儿子白兵,小儿子白卒!当然!虎父无犬子,受他影响,几个孩子都会下棋,女儿小的时候,也曾幻着把女儿培养成大师,但,终因在农村,走不出来。看来这白文斋也是个才子,又叫儿女去学绘画,是想让孩子琴棋书画,都学全啊?

  三林今中午也略帯头痛,刚才和美女白仕一个对目,心情还算不太压抑,他突然觉得自已好了许多。

  到家后,三林把自已上午的画作交给张盖,张盖刹时瞪大了眼晴,然后一拍大腿,连叫几声好,好!这步棋走对了,这孩子真是上天给他打造的徒孙儿!

  原来,张盖虽然开了法眼,但,看不了祖传的《道巫相术》,只能看个凶吉祸祸,七色六气,但。六亲镶位,年寿几何,都在于骨纹官界,他吃不准。现在三林过目不忘,见形生根,纹丝入木,边界清皙,多画多存。到时,给他开得法眼,把所画人像与神书匹配……

  张盖越想越兴奋!

  最后,扬天长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