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23号农民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再打球我不是人

23号农民工 令狐浩哥 2038 2019.11.13 13:46

  然而“为国争光”的荣耀仅仅持续了24秒,叶尘突然想起了什么,他脸色骤变,忘记了向递红牛的女生要QQ号,反而问道:“现在几点了?精确到分!”

  “呃...3点10分!”红牛女生回答道。

  “我X!”叶尘3人恍然大悟,一齐爆了粗口,吓得红牛女生不知所措。

  他们赶紧向考场疯跑,然而赶到考场时已经是3点20分,他们被考官拒绝入场。

  叶尘等人苦苦相求,就差跪地喊上帝了!然而考试的规则是开考15分钟后就不得入场,他们已经迟到了整整20分钟,如同3分球绝杀超时,考官摇摇头比裁判还要铁面无私,叶尘3人最终还是没有进入考场。

  闻讯赶来的班主任气得当场就甩了叶尘一记价值1万RMB的耳光。

  回到家后,叶尘又是被父亲一顿恨铁不成钢的暴揍,母亲更是气得当场晕厥。

  叶父一气之下立下了誓言:“再让我看见你打篮球,就打断你的狗腿!”

  叶尘也是狠狠“加罚”了自己几个耳光,当着众人的面立誓:“再打篮球我叶尘就不是人!”

  聂云凡和李傲情况就好多了,二人当了十几年的学渣,没人指望他们考大学,家里甚至还等着他们赶紧毕业,出门打工挣钱补贴家用呢!看来学渣也有学渣的好处。

  半个月之后,高考成绩出来了,英语0分的叶尘总分为505,这个分数在其他省份也许够用,然而在高考地狱难度的江南省,比本科线低了1分。这就好比NBA里的西强东弱,东部38胜排第八打季后赛,而西部48胜排第九去钓鱼,叶尘不幸地当了回乐透冠军。

  他默默地收起那张分数条:语文118,数学136,理综251,英语0分!

  ......

  叶父和班主任都劝叶尘复读,来年再考,然而叶尘却拒绝了!

  他并不是在跟自己赌气,而是家里实在穷得叮当响,再复读的话只怕叮当都不响了。而且,对于复读这个事,就好比恋人分手了之后再复合,叶尘不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由于深受英语0分的打击,叶尘的心理开始变得无比脆弱、敏感,他觉得亲友们看待自己的眼神都产生了变化,似乎谁都在背后议论自己,只是羡慕变成了嘲讽。

  叶尘脑子一片空白,他只想赶紧离开家,找一个地方去治疗自己内心的创伤。对于未来,叶尘一时想不到好的规划,他打算先与聂云凡、李傲一起跟着泰叔到泸州的建筑工地去打工。

  乐透冠军钓鱼消愁,而叶尘准备搬砖解忧,至于以后?以后可能继续搬砖!

  叶父笃定叶尘吃不下建筑工地那个苦,认为用不了多久自然会回来上学,而且让叶尘先去工地吃点苦头、长点记性对他未尝不是好事,所以并未阻拦。

  泰叔则很无奈,教这群兔崽子打球也就算了,还要教他们搬砖!

  之后,张泰、李傲、聂云凡和叶尘四人就住到了现在的建筑工地工棚。

  叶尘的大学梦,因为打了一场球而崩塌,这让他陷入了无限的悔恨和自责,“打球误事”的思想在叶尘的心里深深地扎下了根。他开始变得沉默寡言,而且性情也变得越来越暴躁,只要有人跟他谈起篮球,就如同戳中了他内心的伤疤,立马翻脸不认人,轻则破口大骂,重则拳脚相加。

  所以,昨晚聂云凡三人看球赛时特意将声音调到最小,并且屏气凝神,把自己变成雕像,就是怕惊动了叶尘,一怒之下把手机给摔了。

  聂云凡三人在上工时,总是习惯“吹得一嘴好篮球”,似乎不“吹”篮球就搬不动砖,有好几次惹怒了叶尘。对于泰叔,叶尘是敢怒不敢言,不过聂云凡和李傲就惨了,叶尘将全部“火力”都集中到他们身上,二人被“教育”得没脾气。

  后来,聂云凡们学乖了,上工的时候,特意与叶尘保持距离,这一招跟某肾宝的效果一样好,“他好我们也好!”,聂云凡们肾都不虚了!

  ......

  再来说工棚里失眠的叶尘。

  第二天早晨天一亮,失眠的叶尘早早就穿衣出门,刷牙、洗漱!

  工棚内3名钢筋队球员起床后发现叶尘已经出门,彼此相视苦笑、又无奈地摇摇头,叶尘昨晚“掩耳盗铃”,用被子蒙头的过程3人都看在眼里,忧在心里。

  “叶尘也太钻牛角尖了,何苦这样为难自己呢!也是可惜了他的一身球技。”

  趁着叶尘出门的“安全期”,李傲率先发言。

  “那天的事对叶尘打击太大了,他本来是铁板钉钉的985大学生,就因为打球误了事,现在沦为农民工,这种失落不是我们这种“学渣”能体会得到的。”

  聂云凡分析道,话语里夹杂着自责,毕竟那场球自己也干了。

  “哎!也怪我们马大哈,如果当时……只怕现在叶尘已经在泸州大学的篮球场秀得飞起了!”李傲也是自责道,描绘着“如果当时......”的美好愿景。

  “你们俩小兔崽子别揭人伤疤了,叶尘一会儿就该回来了!”

  泰叔提醒李傲和聂云凡说道,语气里有些担心,生怕叶尘听到了2人的对话要发飙。

  3人刚闭嘴,叶尘就洗漱完毕,“压哨”返回工棚。

  其实叶尘已经站在门外多时,里面3人的对话他也听的明明白白,本来想按照惯例进去翻脸骂人,却发现自己这次其实也没有多生气,甚至开始觉得自己之前无故发飙有点太无厘头了。

  “悲剧是自己的错误造成,不能总无故把负面情绪发泄到同伴身上,太矫情了!”叶尘在心里告诫自己。

  工棚内,叶尘思绪万千,犹豫了好久终于开口:

  “对不住大伙儿了,这段时间本人有点‘神经病’,不过现在‘病’好了,以后你们该看球看球,牛皮该吹就吹!我叶尘保证再也不会冲你们乱发飙了!”

  叶尘鼓起勇气向其他3人承认错误并道歉,说完后感觉整个人都好了许多。

  李傲和聂云凡听到叶尘的话后惊讶得下巴都有点不稳了,赶紧单手捂嘴稳住,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陷入了沉默。

  只有泰叔,慢慢从叶尘的话锋里感觉到了一丝变化,会心一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