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我们的生存之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

我们的生存之战 辣五毛 4334 2018.11.08 07:00

  一睁开眼睛,帐篷里已经昏暗,只有一点弱弱的光乎乎闪闪地映进来。

  拉开睡袋坐了起来,抬起左腕看看时间——十九点零五分。我这一觉睡了将近六个小时,午睡这么久还不多见。

  定了定神,走出帐篷,大雪正忙着在锅里翻炒着什么,其他几位正围着一个气炉上的烧水壶坐在折叠凳上聊天。

  “你醒了啊,过来喝咖啡。”小安看到我走了出来。

  “啊,睡太久了,要吃饭了吗。”

  “马上马上。”大雪气喘吁吁地喊,足见她在多么用力的翻炒。

  小安递给我一杯咖啡。我见桌子上放着一盒香蕉牛奶,撕开一角倒进了杯子。

  “你这个喝法很别致。”茶壶君说。

  “这多好,牛奶、糖都都一起放了,还有水果的香味。”

  因为牛奶是冷的,所以咖啡的温度也被中和了,我拿起杯子就是一大口。别说,我这突发奇想之作还挺好喝的。

  “好喝吗?”鱼糕眼巴巴看着我。

  “好喝啊,你也尝尝?”我给她倒了一些。

  鱼糕拿过去就一口喝光了。

  “呸……好恶心的味道。”

  “哈哈哈哈,这个东西因人而异了,可能你不喜欢这个味道。”大家都跟着我一起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开饭了。”

  大雪两只手拿着四个盘子走了过来。

  “你坐着吧,我去盛。”

  大雪把盘子放在桌子上后我让她坐下来。

  “我们下午挖的这里面都有吗?”

  我盛饭的时候听到小雪在问大雪。

  “都有,你们挖的荠荠菜、灰菜还有蒲公英我都放了一点,加上中午剩下的一些肉和蔬菜。”

  “那这个应该叫杂烩炒饭不应该叫山菜炒饭。”

  我递给大雪一盘自己留下一盘坐下来。

  “这个味道,很是丰富。”茶壶君将一大勺炒饭送入口中,在细细品尝之后说道。

  “胖子嘴最刁,让他尝尝。”大雪示意我尝一口。

  “好吧我来品品。”

  看着眼前这盘五红六绿的炒饭,拿起勺子。

  “从色上说,这炒饭可以给满分。丰富的颜色,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一把老骨头,青春毛线。”鱼糕说。

  “别闹,味道嘛……”我细细咀嚼,分辨着其中丰富且复杂的未决构成。

  “味道十分丰富。多种野菜的味道和熟悉的蔬菜味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清香味道用重重的力气压制着传统蔬菜的熟悉感。”

  我又吃了一口。

  “嗯,还是能感觉到婆婆丁,就是蒲公英的苦味。这个味道很有年代感,上一代人应该会很喜欢。满分100分,这个炒饭我给76分。”

  “评语,评语!”大雪眼睛放光看着我。

  “呃……评语我想想啊……”我挠挠头。

  “这既是流浪在城市当中格格不入的一瞥惊鸿,也是只有在无尽时钟滴答的缝隙里才能品味到的放松之味。”

  “你应该去写美食专栏,写什么SF小说。”小雪调侃道。

  “好了赶紧吃饭,再不吃都凉了。”

  晚饭过后,我们六个人都躺在椅子上不想动。我点了一支烟,想起了还有事情没做。

  “是不是说有一个环节是惊喜道具展示啊。”我坐起来问。

  “我早就忍不住想拿出来了。”鱼糕也坐了起来。

  “等等,不能就这么拿出来,不觉得很low吗?”

  大雪举起右手摆了个停止的手势。

  “生活要有总点仪式感。”

  “那就五分钟后这里集合,把桌子撤了换篝火。”

  说完我拔腿就跑到了帐篷里,将之前准备好的便携太阳能发电站拿出来。不过我不能马上就出去,因为如果先到他们肯定要问我,那就没有惊奇效果了。

  五分钟过去了,茶壶君的东西似乎藏在车上,他并没有回到放着行李的帐篷。撩开遮帘,只有鱼糕一个人在那边蹲在地上拿着砖在地上写着什么。

  “都出来吧,差不多了。”我喊了一嗓子。

  我走到鱼糕那里,低头看了一眼让我哭笑不得。

  “姑奶奶你画的这是什么?”

  “魔法阵,看不出来吗?”

  “我知道是魔法阵,我问的是你为什么要画魔法阵?”

  “大雪不是说要有点仪式感吗?”

  “她说的是仪式感,不是祭祀感!我的天啊,要不要给你弄几支蜡烛点上,你别再召唤出什么鬼东西了。”

  “要真能召唤出来,我就把你献祭了。”鱼糕站起来朝我挤了下眉毛。

  “画的不错。”

  小安从我身后探出头来看了看鱼糕的作品,可能是我身体太大挡住了她的视线。

  “都准备好了吗?”

  大雪和小雪都过来了。

  “来来来,现在就到了紧张又刺激的大揭秘环节,大家鼓掌!”看大伙都把手背在了背后我说道。

  虽然我们几个都把手背在背后,但是明显除了鱼糕和我之外,他们的身体都不足以掩盖住他们的东西。

  “从我开始吧,不然没篝火了。”

  小安说完把手从后面拿到了前面,我终于看清了那个挡不住的东西是什么。

  这是一个倒梯立方体,白钢制成。和上海世博园中国馆的房顶极其相似,下面是一个架子托起这个斗状物体。

  “这是个篝火架,旁边地上放的是配套的三脚架,生火吧。”

  茶壶君把自己的东西放下,接过小安的篝火架放在地上。又取了几根大小不一木头和两块固体酒精开始生火,不一会火苗就窜了上来。

  这时候大伙也都坐下了,篝火的阵阵温暖让人安心。

  “下一个谁来,胖子吧。”小安指着我说。

  “我这个东西可是牛了,拿出来惊炸你们!”

  我站起来,把这个折叠好的防雨材料手提包打开,轻轻一抖。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还在为在野外没有电用而发愁吗?不要担心!辣总为你带来了精心筛选的三十六单元移动太阳能电站!最低5V最高18V连汽车电瓶都可以充!三十瓦超大功率支持同时快充两部手机!怎么样?”

  我模仿着电视购物的风格介绍着这令人惊奇的绿色能源产品。

  “没有手机信号,为什么还要充电呢?”小安说。

  “对啊,手机都没用了只能给露营灯充电了,但是露营灯本身就带太阳能充电功能啊。”大雪又补充了一句。

  “不能上网就不用充电了?你们四个今天拿着手机一直拍照,不用电的吗?”我很是不服气。

  “对吼,手机还可以当照相机用啊,辣总你这个好评我给你了!”

  大雪、小雪和鱼糕都竖起了大拇指。

  “12V……对了,大雪你车里的那个车载冰箱可以接上用啊!这样那两袋在冰桶里的肉可以放到冰箱里了。”

  茶壶君跑到车里搬出了大雪的车载冰箱放在地上。

  “那晚上没有太阳的时候没电就不凉了呀。”小雪似乎对这个计划存在疑问。

  “把这个和车电瓶还有冰箱并联起来就可以了,我现在就做线。”茶壶君说完就往帐篷里走。

  “你等等,东西还没展示呢!”我赶紧喊住他。

  “我东西就是全套工具!连房子都能盖,好了我去弄线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了,茶壶君一定是带着全套的工具和各种电线出来的。

  “下一个鱼糕吧。”大雪说。

  鱼糕把右手伸进后衣领,摸摸鼓鼓了半天。最后她从衣领里抽出了一个绿色物体。

  “我去……日日野晴矢啊……”我不禁感叹。

  她把这个东西放在地上展开。

  “我花了三百多块买了这套渔网!”鱼糕叉着腰说。

  “厉害了!但是我和茶壶都带了鱼竿。”我摇摇头。

  “鱼竿一竿一条鱼,你知道我这一网下去会有多少条吗?”

  “这东西你会用吗?”

  “不会,可以百度啊。”

  “你用这个网百度吗?手机反正是没网了。”

  “呃……”鱼糕似乎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好了你这个渔网之后再研究怎么用,小雪带什么了,那个盒子还蛮大的。”

  我也不想纠缠下去,马上把话锋转到小雪那里。

  “哎嘿~这个东西可以说是很棒了。”

  小雪把套在盒子上的黑色塑料袋拿掉,我看到了一个雷达天线一样的东西印在包装盒上。

  “这是……用来看电视的卫星天线?”我问。

  “不是啦,这是太阳灶!”

  “太阳灶?就是央视农业频道里面能看到的那种烧水的东西?”

  “是吗?我是看这个东西应该有用就买了,还送一个水壶呢!”小雪拿出了一个不大的水壶。

  “也不错,至少不用随时保持有火才能烧水了,白天都有热水可用。”大雪似乎对这个太阳灶十分满意。

  “这和胖子的充电器都是太阳能。”小安说。

  “大雪就不用了吧,你的道具不是那个挂车吗?”我看向大雪。

  “是啊是啊,不过我还有一个!”

  说完大雪马上拿出了一个东西。

  “登登登登!尤克里里!”大雪举着一把小吉他高兴地说。

  “这个很惊奇吗?”我有点摸不到头脑。

  “这个只是一半。”

  大雪拿出琴抱在胸前。这是一把新的二十三寸尤克里里,从质感上看绝对不便宜。

  “另一半啊,嘿嘿。辣总你不是之前写了一段歌词吗,我做了一段曲子配上唱给你们听嘛。”

  “噗……”我嘴里的咖啡跟高压水枪一样化作了水雾喷射出去。

  “姐姐,饶了我吧,那词写的不好啊。”我顿时很紧张。

  “我觉得不错啊,开始了。”

  大雪低下头看了看琴弦,右手中指在箱上轻敲了四下,琴声响起。这是几段简单的和弦组成的乐谱,安静温暖。因为乐理知识的不足我无法分辨这是四分之一还是八分之一节奏。

  “当虫鸣

  都有了爱恋的旋律

  当莺歌

  都含了温存的婉曲

  你是否

  还记得路灯下的初遇

  可是我

  早已向孤独以身相许

  爱与我同在是千年之外

  孤单载着我向坟墓里开

  纵有千层山峦车窗外雾雾霭霭

  我的心

  孤岛上埋”

  配上旋律,这首我认为不太如此的歌词竟然也有让人动容之处。音乐的力量不可小觑。

  “不错啊,就是有点伤感。”小雪说。

  “很好,比你平时直播时候唱的学狗叫好多了。”鱼糕两只手拖着下巴,看着大雪说。

  “歌不错!词差点!嘿嘿嘿。”茶壶君手里弄着东西也不忘凑个热闹。

  小安轻轻地拍着手。

  多少还是有些害羞,不知道苏轼听到王菲的《但愿人长久》后会不会跟我有同样的感受。

  “你这时候唱这首《孤岛》不是很应景。你应该唱……”

  “唱什么?”大雪很兴奋,似乎觉得我要点歌直接打断了我。

  “唱之前你直播唱过的那首,谢春花的《我从崖边跌落》。”

  “好嘞!”

  旋律响起,我闭着眼,聆听歌声。

  “我从崖边跌落

  落入星空辽阔

  银河不清不浊

  不知何以摆脱

  我从崖边跌落

  落入丛山万座

  呼声不烈不弱

  梦门何故紧锁

  ……

  谁引我入明火

  谁推我入筐萝

  谁把美梦捕捉

  谁心已成魔”

  我抬头望着这不清不浊的银河,也着实不知道该如何摆脱。身后的大帐篷里面的灯光已经熄灭,我取了大衣披在身上坐在篝火旁续着小安的咖啡,也在回味这美好的一天。

  “不睡啊?”

  茶壶君摆弄完电线,拿着杯子走过来,也倒上了一杯热咖啡。

  “不到半夜怎么睡得着。”说完,我喝上一口。

  “你说平时看大雪小雪她们俩抱着手机不抬头,我以为没有了网络她们俩会很难受。”

  “我倒是不这么认为。”

  “怎么说?”

  “真正离不开网络的,是那些你我身边的‘正常人’。他们如果到这里来发现没有手机信号一定会非常不安。因为他们需要无时无刻和外界保持联系。永远都在担心不知道领导什么时候打来的电话;担心各个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红包;担心出去玩的照片没有及时发到朋友圈;担心自己的孩子晒晚了落后别人家的孩子自己没面子;担心想搞好关系的那些人的朋友圈没能第一时间点赞。”

  “这倒是。”

  茶壶君也喝了一口咖啡,似乎对味道不是很满意拿了一块巧克力丢进咖啡杯。

  “我们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有手机和没有手机又有什么区别呢?我们进了山,谁会找我们?除了大雪的粉丝。七天之后我们回去,打开微信你会发现根本不会有人给你留言。因为没人在乎我们。”

  “那我们之间呢,是怎么样的一种关系。”

  “你我的心,早已化作孤岛。我们就是一座座孤岛靠在互相的附近,却又不接壤。一起吹吹风一起淋淋雨,一起看着远处游轮上的烟花和灯红酒绿,一起在风暴中独自体会各自的颤抖。”

  “我喜欢你这种表述。”茶壶君递给我一块巧克力。

  “也许有一天我们能够成为一块真正的陆地。”

  “什么时候呢?”

  “游轮沉了,陆地消失了。世界……毁灭了。”

  火焰在这个寒凉无风的夜晚自由跳着舞,我的内心有些东西也在攒动着,随着火焰摇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