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我们的生存之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7

我们的生存之战 辣五毛 3622 2019.03.19 12:57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茶壶君示意我们两个停下手里的活仔细听。

  “没有啊,安姐呢?”

  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

  “没。”

  小安也是一样。

  “嗯……没事了,可能是我幻听了。”

  茶壶君摆摆手,随后翻过楼下的矮墙跑到隔壁院子去拆另一个控制器。

  在我和小安的配合下,只用了十分钟就成功将楼上三块两米宽一米五高的光伏板拆了下来。

  “这个玩意儿比想象中的要轻啊安姐。”

  “那都给你好不好。”

  小安朝我比划着手里提着的两块板子,要往我手里送。

  “别别别……我闭嘴我闭嘴。”

  就这样在我们的折腾之下,总共翻了三个院子并拆了九块板子运上了车。我和小安靠在车边各点了一支烟欣赏着周围五彩斑斓的灯光。

  “茶壶怎么这么慢?”

  小安没精打采地说。

  “他说他看见那边的院子有个大蓄电池,非要搬回来。反正我也搬不动帮不上忙就让他自己在那抬了。你是不是困了?”

  “是有点困了。”

  “看来长时间劳动对你这种力气大到爆炸的怪物也是会产生debuff的。”

  “我现在就想趴在你这种肉垫一样的东西上好好睡一觉。”

  “矮油,好肉麻啊。问题是我不平啊,你躺在上面会滚下来的。”

  “也是,等你变成肉饼之后可以考虑这么用用。”

  小安用力拍了一下我的肚子,差点没让我把晚饭都给吐出来。就在我俩你一句我一句有的没的打发时间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从茶壶君所在的方向突然传来了一阵狗吠,听起来非常嘈杂,数量应该不少。我和小安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茶壶君大喊。

  “辣总!安姐!快来啊!”

  我们两个迅速跑向茶壶君的方向。

  脚步和狗叫都没有停下,当我和小安来到茶壶君所在院子的门口时,发现他的确被一群……一群……狗给团团围住。包围他的狗有哈士奇、阿拉斯加、京巴、金毛、拉不拉多以及柯基。这简直就是一个萌宠军团好吧,虽然画面很喜感,但是气氛却非常紧张。

  茶壶君手里拿着一根非常细的竹竿和宠物狗军团对峙着。这些狗一边狂吠一边发出愤怒的低吼。它们的双眼都泛着绿色的光芒,绞着口水的牙齿也映着灯光亮了出来,恶狠狠地盯着茶壶君。

  当下形势非常不妙。我示意小安跟在我后面,然后悄悄接近院墙。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旁边放着两把铁锹,于是我拿起铁锹朝着茶壶君使了个眼色。他看到后微微点头。

  我左右手各拿了一把,然后左手发力用铁锹在墙上敲着。

  “嘡嘡嘡嘡”声音一响,这些狗立即回头看向我。与此同时我举起右手摆出投掷标枪的姿势,茶壶君见状往旁边一躲,我一发力将铁锹朝着茶壶君旁边丢过去,茶壶君随即捡了起来。

  因为金属撞地的声音,狗群开始向我们两边同时发起了进攻。首先向我快速跑过来的是一条柯基……由于腿短感觉像踩了轮子一样滑稽,但是表情却凶神恶煞。这种画风让我实在是紧张中带着一点想笑的冲动。

  虽然画面滑稽可笑,但是它来势汹汹。我拿着铁锹准备发起反击,但是很难精准控制手里的武器,我与它正面对决双方各应该只有一次攻击机会。长期缺乏锻炼的我难以用弱鸡一样的臂力精准控制住重量不轻的铁锹,命中率初步判断低于20%。可对方面对的是将近180cm高的我,几乎全身上下所有地方都可以成为有效攻击的目标,命中率高于90%。虽然我只要打中它就可以造成大量伤害,但是这种命中概率迫使我必须更换思路。

  突然我灵机一动,将铁锹向前一伸。朝我狂奔而来的柯基正好踏在了铁锹上面,我用尽浑身力气往后一扬!这条恶犬就被我抛在了空中。正当我随着抛物线欣赏这个美丽的自由落体动作时,小安向后拉开右腿并且膝盖微曲,右拳随着身体向下摆出了一个蓄力的姿势。当这条柯基落至小安面前的一瞬间……

  “咚”一声闷响,小安一拳超级重地打在了这只柯基头上。她的动作像是棒球场上一个超级投手掷出了一记音速球,随着拳头的惯性自己的身体还往前踉跄了一步,足见发力之大。而这条柯基被命中之后直接重重地撞到了四米外的院墙上,倒在地上流着口水不停抽搐。

  我和茶壶君还有萌宠军团都目瞪狗呆。

  短暂的窒息之后狗狗们意识到单个进攻并不会占到优势,于是开始向我们两边发起了疯狂的群体进攻。

  没有办法我只好拿着铁锹招架着一次又一次的飞扑。这群狗完全就不理小安全部朝我和茶壶君来。茶壶君凭借着常年的锻炼三下五除二就把他那边的威胁解除了,几只狗被他用铁锹拍晕在地上,还有一只踉跄了几步左拐右拐走不了直线倒了下去。

  “茶壶你快来帮忙啊,我要站不住了!”

  我招架不暇,体力也快透支,感觉自己的肺都要炸了。小安一直在我旁边帮助组我驱赶,但是我们两个都难以命中这几只行动迅速的狗子。

  “辣总小心!”

  随着茶壶君的一句提醒,我的余光看到了左手边角落里飞出一个黑影,当我转头看到这条黑色拉不拉多的一瞬间已经晚了。锋利的牙齿刺破了皮肤和肌肉,疼痛感瞬间传到我的大脑里,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啊……!”

  我发出了痛苦的叫声,这条狗用力咬着我的左前臂,我不敢剧烈摆动。手里的铁锹掉落在地,其他几只狗马上就要发起攻势。

  我强忍着疼痛用右手锤击着这条拉不拉多的头部,但是因为体力消耗很大并且疼痛难忍,我的攻击已经没有了效果。我突然感到后背一紧,只见小安仿佛冒着黑气一样,两眼放出红光,走了过来。我明显看到咬着我的拉不拉多眼光移向了她。

  可是小安并没有给它反应的时间,直接一脚踢在了这条狗的腹部。就是这一击,拉不拉多松开了嘴。整个狗被小安踢成了C字型,然后重重钉在了旁边的墙上。落地之后,它抽搐了几下就停止了一切动作。

  狗群见状停止了攻击,茶壶君趁乱从背后又拍倒了两只。可能是因为我们这边已经处于了绝对优势,剩下还能动的几只狗开始后退并跳过后院的墙逃跑了。

  “我去……疼死我了。”

  疼痛让我龇牙咧嘴,不过眼前的状况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我去把车开过来,马上离开这里。”

  茶壶君丢下铁锹跑向车那边。

  “跟我过来。”

  小安拉着我进了院子走到了压力井旁边。让我坐下后她跑到屋子里面找了一通,之后拿了一个盆和一条毛巾还有一瓶液体走了出来。

  “先用清水冲一下。”

  我配合着她的命令用清水冲洗了一下伤口,鲜血和清水混在一起顺着我的指尖流下。

  “我要用白酒了,你忍着点。”

  “不是安姐你等……啊啊啊啊啊啊!”

  不等我说完小安把酒精就倒到了我的伤口上冲洗。我的脑袋一瞬间一片空白,只有疼和疼还有疼,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等我恢复了意识发现我已经是在车上了,小安用手压着盖在我伤口上的毛巾茶壶君开着车。

  “安姐你下手太狠了,我现在才恢复意识。”

  “先别讲这些没有用的,赶紧回去找疫苗打上。”

  “我会不会死哦。”

  “应该……不会吧。”

  “哎茶壶你别吓唬我啊。”

  “不打疫苗就会死。”

  小安用很有说服力的声音告诉了我这个事实。

  “那我完了,停电这么多天了,疫苗都放坏了,哪还有能能用的。”

  “你当医院都傻吗?有专门的电池给冷库用,我们实验室里用的冷库就算是断电半年都不怕。”

  “这么高端?”

  “你就不用担心了,茶壶咱们直接去中心医院。”

  “好。”

  “要不要先用电台跟她们几个讲一下。”

  “算了算了,回去再说吧,免得她们担心。”

  我摆摆手,反正先说也没有什么帮助只会让更多人无故担心而已。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中心医院,再一次把车停在了急诊门口,他们俩着急把我拉进去按在了处置室里。

  “我去找疫苗,茶壶你手电筒给我。”

  茶壶君从腰上取下挂着的手电筒递给小安,她匆匆忙忙跑了出去。

  我和茶壶君摸着黑坐在候诊大厅旁边的处置室里等待小安返回。可是茶壶君一直往里屋病房看,我很好奇。

  “你看什么呢?”

  “我感觉病房有人。”

  “不能吧?”

  “没听到有一阵一阵的呼吸声音吗?”

  “你这耳朵是不是出毛病了?”

  “不对,我得去看看。刚才就是听见声音后来了一群狗还把你给伤了。”

  “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好像门口附近还有一台上回咱们来没见过的车。”

  “那就没错了,我进去看看。”

  茶壶君悄悄走向里屋的门口。

  “你小心点。”

  我压低了音量,对茶壶君说。

  茶壶君点点头,弓着腰缓缓推开病房的门,先是把头探进去。可能是太黑并不能看清里面,于是他将身体压得更低走了进去。

  “老王!老王!”

  也就是过了一分钟,茶壶君在里面开始喊我,声音非常着急。

  “怎么了?”

  我右手压着盖住伤口的毛巾,也进了病房。漆黑的室内靠着安全出口灯的绿色微光很难看得清楚。茶壶君走过来一把把我拉了过去。

  “你看!”

  “这这这这这这……石原丽?”

  被茶壶君拉近了病床我才发现,他说的没错,病房里的确有人。而且这个人我们还都认识。

  石原丽满头大汗躺在床上,身上的衣服和裤子上都大面积染着血。不知是昏迷还是睡着,一直喘着粗气。

  “这是怎么了,衣服都破烂成这样了。”

  茶壶君很是紧张。

  “你别乱动,好歹这也是个女同志。对着没有意识的女性上下其手,也太不文明了。”

  “伤的不轻。”

  “你等安姐回来看看,我们两个实在是不方便。”

  话刚说完我突然又想到一个事情。

  “你看看她枪在没在身上,在的话先收起来别一会突然醒了迷迷糊糊把我们再给伤了。”

  茶壶君仔细查看了一通,最后在她的衣兜里找到了那把手枪。

  我接了过来退下弹匣发现,里面只剩下了两颗子弹。我又拉了一下机匣,退出了已经上膛的第三发。随后把枪丢给了茶壶君。

  “你先替她收着。”

  正当我们两个忙活着的时候,外面一束光亮照了进来。

  “你们两个在里面干什么呢?”

  小安背着一个白色的塑料大箱子走了进来。

举报

作者感言

辣五毛

辣五毛

希望我爷爷早日康复。

2019-03-19 12:5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