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我们的生存之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3

我们的生存之战 辣五毛 4201 2019.03.10 12:47

  “怎么了?”

  “那边有个地方亮着灯,快过来。”

  “真的假的?”

  茶壶君“蹬蹬蹬”地跑了过来。

  “你看那。”

  我手指向了小区外对面一个小路口的方向。

  “没错,是一个LED彩色牌匾。”

  茶壶君也看到了,那么这回应该可以实锤这不是我的错觉了。

  “过去看看。”

  说完我们两个拿上东西快速跑下楼把车开了过去。

  在停了电的城市里,这些天可以称得上是光源的除了大雪别墅里的灯就只剩下那个又大又亮的月亮了。锃亮的银色大圆盘挂在天上,在这漆黑的钢筋水泥森林的映衬下,我感觉我们就像是沙盘里的微缩人偶,一举一动都在它的监视之下。不过也算托了停电的福。没有了城市的光污染之后,露营那晚的星空好像是有人送给了我们一样,一直留在我们的身边,只要抬头即可拥有。

  不过刚才我和茶壶君看到的这个东西可以肯定的说是人造光源。五颜六色的灯光还在不停地旋转。当我们两个抵达这里的时候,茶壶君所说的LED彩色牌匾就挂在那里,不停地闪着的光在这条死寂的小巷里放肆招摇。

  “电脑维修、配钥开锁、监控安防、手机贴膜。嚯,这家店业务倒是不少。”

  我抬起头照着牌匾上的字念着,感叹店主一定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

  “卷帘门关着,我去敲一下。”

  “哐哐哐”茶壶君开始有节奏地敲着紧闭的卷帘门。这个声音在安静的夜里显得很突兀,应该可以传到很远的地方去。

  我观察了一下周围,这家牌匾上写着“赛门电脑”的店铺其实是由一个普通一楼民房改造而成的门市,这一条街上的门市都是这样改造而来。几乎每家的门口都有一个这样的LED跑马灯牌匾,但是目前只有这一个是亮着的。

  茶壶君还在锲而不舍地敲着门,感觉他好像认为里面一定是有人一样。我反而没有什么期待,靠在车门上点了一支烟。

  “有没有人啊?回答一下!”

  茶壶君停止了敲那个难听的卷帘门,转而踩着门口的自行车对着窗户里面喊。窗户里面的窗帘紧闭着,这窗帘跟我家里的一模一样都是完全不透光的那种。

  “你们是……什么人?”

  一个超级低沉的声音从卷帘门后面传来。听到这个声音,我和茶壶君来了精神。毕竟是活人!是……活人吗?老实讲有人要说现在里面的是个超级智能机器人的话,我也信。

  “我们是……人。”

  茶壶君突然有点语无伦次。

  “我来,你冷静冷静。”

  我把茶壶君拉到身后。

  “您好,那个我们是路过的,看到您这灯亮着所以过来看看打个招呼。”

  “妈耶,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上门推销产品呢。”

  茶壶君吐槽着我堆满的笑脸和标准的推销腔。

  “我认识你们吗?”

  那个声音又一次传出。

  “打开门咱们不就认识了。虽然我不知道我们算不算好人,但是肯定是不能算是坏人。”

  我很想见一见这个家伙。

  “嘎吱嘎吱嘎吱”一阵声响,卷帘门缓缓上升。随着门的打开,这个人出现在了我们两个的面前。这是一个又瘦又矮又黑又小的男人,脸上的五官长得很秀气带着一副黑框大圆眼镜,看样子年纪应该跟我们相仿。他的右手拿着一把一米左右长的短刀,两只眼睛不停地打量着我和茶壶君,见我们两个人手里没有东西才稍有放松。虽然此时的卷帘门已经完全打开,但是我们之间仍旧隔着一道网状防盗拉门。

  “您好,那个我们是住在那边明珠小区的,正好今天看见您这亮着灯,所以就过来看看。我叫王正文,这是李建国。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你可以喊我大门。”

  他先是没有回答,看得出正在犹豫,但是最后还是给了我们一个答案。

  “啊,门兄,幸会幸会。”

  我本想跟他握个手以示友好,但是看了看他右手的那把刀,想想还是算了。

  “大门同志,咱们先把刀放下可以吗。我们跟你保证我们肯定不是坏人,也不会有伤害你的想法。怎么说也隔着防盗门,我们就算想怎么样也做不到不是?”

  茶壶君看出了我的尴尬,想劝说大门放下武器。

  “对对,建国说的在理,怎么说也算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应该也了解到这附近都没人了,我们俩看到你在这其实挺开心的,就是想互相了解一下情况串个门,没有别的意思。你那个刀拿着我们两个也怪害怕的。”

  可能是听出了我们两个的话里带着真诚,也观察到了我们两个的确没有什么恶意,大门把刀插进了别在后腰的刀鞘。

  就在这个时候我口袋里的对讲机突然响了起来。

  “你们俩出去都一个多小时了,什么时候回来?”

  鱼糕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等等,这是鱼糕酱的声音?”

  这个叫大门的人突然伸出右手指着我手里的对讲机一脸喜悦。

  “是……是啊,你们认识?”

  我和茶壶都很惊讶这个人能叫出鱼糕的名字。

  “当然!让我跟她说话。”

  “那个……鱼糕,有个叫大门的人想跟你说话。”

  “大门?我们家对面的那个大门是吗?”

  鱼糕的声音也很惊讶。

  “鱼糕你能不能继续玩啊,都等你了,别跟你男朋友说话了才分开一会就这么担心吗?”

  鱼糕可能还没来得及松开发射键,大雪她们似乎都在等着鱼糕出牌有些不耐烦,唠叨的声音就这样传了出来。

  “男朋友?”

  大门听到这个关键词立刻把刀又抽了出来,双手握住刀柄摆出了战斗的架势。而此时的刀尖正对着我的鼻尖。吓得我赶紧往后退了一步。

  “我要跟你决斗!”

  “不是……你这是因为个什么我有点乱……”

  “那么美丽善良的鱼糕酱居然找了你这么油腻的胖子当男朋友?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你一定是胁迫她或者绑架她了!”

  “这孩子看着挺愣,没想到脑子还挺快。”

  茶壶君幸灾乐祸地坏笑着说。

  “不是……这……门兄这是个误会,你听我解释。我不是鱼糕的男朋友,鱼糕也不是我的女朋友,我们两个只是朋友,就那种很普通很普通的朋友关系。我们两个只是因为碰巧住在前后楼,他们几个喜欢开我们两个玩笑而已,我对着你这个跑马灯发誓!你相信我。”

  我真的是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了,这大门怕是喜欢鱼糕。但是我怎么一次都没有听到她提起过?

  “对对,大门同志,我们都是开玩笑,也没听说他俩是这种关系。他俩就是住得近,我们串门儿的时候他俩总在一个屋里待着。”

  茶壶君这一刀补的漂亮。

  “什么!混蛋,还我的鱼糕酱!”

  大门开始在身上摸索起来,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是在找防盗门的钥匙。

  “李建国!你真的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啊!”

  我看着正在偷笑的茶壶君真的是气不打从一处来。

  “那个门兄门兄,你冷静一下。他们这都是胡闹,我真的跟她不是这个关系你要冷静,一定要冷静!遇事不冷静,亲人两行泪啊!”

  我看是拦不住这个大门了,于是开始对着对讲机说。

  “鱼糕你自己跟他说,他现在误会你是我女朋友了,正要拿刀砍我!”

  “噗。”

  对讲机那边笑出了声。

  我把对讲机顺着门上的孔丢给了大门。

  “鱼糕要跟你说话,你……你你自己跟她聊。”

  这个大门瞪着我让我超不自在,但是他还是接过了对讲机。

  “鱼糕酱,是鱼糕酱吗?我是大门啊!”

  “大门啊,你没事吗?”

  “我没事我没事,你也没事吗?是不是被这个胖子给绑架了?”

  “噗,是啊这个人很坏的。”

  这个人是会使用无线电设备的,他为了让信号好一些一直把机器的天线从门的孔洞里伸出去。不过他脸贴着铁门的样子也确实很滑稽。

  “姓余的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这人命关天啊!”

  我一把抢过对讲机朝着里面吼道,然后那边的大门从防盗门洞里伸出手把对讲机又夺了回去。

  “鱼糕酱,你稍等。我一会就砍死这个胖子。”

  “哎呀大门,我是开玩笑的。很高兴听到你没事唉。”

  “我也一样,以为这附近就剩我自己了,门都不敢出。”

  “那你跟他们两个一起过来啊?我们这里有几个朋友,互相也有个照应。”

  “谢谢你的邀请,但是我现在手里还有些事情,等做完了我再去拜访你们。”

  “哦哦,好的好的,不过那个胖子目前还不是我男朋友哦。”

  “那目前我就先不砍他了。”

  “不跟你聊了,我要去打麻将了。”

  “好的。”

  说完大门把对讲机递给了我。

  “门兄,这个既然大家都是朋友的朋友,也算是朋友了。以后还是要多多互相帮助啊。”

  这回我拿出了烟盒,递给了大门一支烟。他接过烟,似乎放下了警惕。我靠着门给他把烟点燃了。

  “我就在这,哪也不去。有事可以来找我。”

  “那个咱们还得去一趟建材市场呢,现在都快八点了明天我们再来详谈吧。”

  茶壶君看了看手表,提醒我别忘了正事。

  “门兄我们就先告辞了,明天再来拜访。”

  “好。”

  简单告了个别,我和茶壶君奔向建材市场。

  当我们从建材市场装了一车的胶和材料返回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这几位姑奶奶居然还在打麻将。

  我和茶壶君打了一小盆水,在门口把手洗了一下就进屋瘫在了沙发上。

  “累死了累死了……”

  刚才不知道搬了多少东西,现在的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是强挤出来的。

  “般这点东西把你累的,你应该天天搬锻炼锻炼。”

  茶壶君拿了一小听咖啡坐在了我的旁边。

  “你给我说说那个大门是怎么回事,今天这架势看样子是你的疯狂脑残粉啊。”

  我踢了背对着我的鱼糕一脚说。

  “啊……就是我们家对面开电脑修理店的那个大门。你不认识吗?”

  “我怎么会认识修电脑的?我电脑都是自己修的好吧。”

  “就是刚才对讲机里跟鱼糕说话的那个?”

  大雪好奇的问。

  “对就是那个,身高一米六还叫‘大’门……我觉得叫狗洞还差不多。”

  “你这么说就过分了哦,我跟他很熟的,非常好的一个小伙子。”

  “你给人家灌什么迷魂汤了?今天我都要小命不保了。”

  “他确实是我的粉丝。那时候我正在录那个《王八蛋和小公举》的书,结果电脑坏了送到他那里修。发现他每天都准时守在那等更新,就聊了一会。我一说话就被他听出来了。”

  “我还以为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大雪身上。”

  “我在网上也有很高人气的好不啦?瞧不起我是吗?”

  鱼糕把一直咬在嘴里的牙签丢了过来,我急忙一个闪身躲了过去。

  “唉好脏啊你。”

  我扑了扑刚才跟牙签擦身而过的衬衫左边袖子。

  “所以说他是个修电脑的?”

  茶壶君问鱼糕。

  “嗯……反正我认识的大门是个修电脑的。我记得看到过他家的营业执照上的法人名字好像叫张铁门,但是基本我听别人也都叫他大门。”

  “张铁门……这名字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老张家还是有这种很硬的名字啊。”

  我实在是没忍住笑了出来,对着同是姓张的大雪和小雪说道。

  “嘲笑人家的名字很没品,如果你觉得别扭就不要叫嘛。人不是说叫大门么你就喊大门就好了。”

  大雪一脸严肃的说。

  “好的好的,我就是开个玩笑没有恶意。以后就喊他大门。”

  “你们几个也别玩了,早点休息。明天鱼糕和安姐还得跟我们出去干活呢,大雪和小雪的任务也不轻。”

  茶壶走过去把她们几个手里的牌都抢了过去,又整理了桌子上剩下的牌搂在一起装进了盒子。

  “好吧,都休息吧。”

  小安最先站起身来,拉着小雪往楼上走。

  “咱们明天去之前先看看大门,毕竟好不容易遇到了个邻居还是要好好打个招呼。”

  我铺把沙发上的铺盖卷展开,躺下之前对着茶壶君说。

  “行,以后互相也有个照应。”

  我们两个都在客厅的沙发躺下了。

  而我却感到了心里有了些许放松。在同一天能遇到两个人,可能事情并不像我一开始判断的那么糟,今天可以睡个好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