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我们的生存之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6

我们的生存之战 辣五毛 2128 2018.11.17 07:00

  “怎么还往回走?”

  “有好东西,你过来。”

  茶壶君被我喊了回来,我指着地上树根上长出的几个蘑菇。

  “怎么样,好东西吧。”

  “榛蘑!我去,刚才都没注意。”

  茶壶君摘了几个下来放在手上反复仔细观察着。

  “没错,是榛蘑。”这下他终于确认了。

  “弄点回去,然后削几个土豆炖鸡吃怎么样?”

  “这个好,弄点。”茶壶君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我们两个忙活了半天,采了不少蘑菇。

  “都看清楚了吧,别混进什么有毒的。”

  茶壶君一边仔细筛查他摘的每一个蘑菇一边提醒我。

  “我都一个个看的,放心吧。一会回去洗的时候再看一遍。”

  就这样,我抱着一堆蘑菇,茶壶君提着一只鸡一个箱子我们两个返回了营地。

  “哗啦哗啦哗啦”。这几位还在帐篷里打着麻将。

  “我和茶壶弄了只野鸡,还搞了一些榛蘑,晚上炖鸡吃吧大雪。”我拿了条毛巾擦了擦手。

  “野鸡?你们两个能抓住野鸡?”大雪还不大相信。

  “能啊,我们也是有各种办法的好吧。不过收拾鸡我就没办法了,他说他弄正烧水呢。”

  “别别别,你们弄不干净,还是我去吧。来来你替我打牌。”大雪说完就起身跑出了帐篷。

  “你姐怎么那么喜欢收拾鸡啊、鱼啊啥的……她该不会是变态吧?”我跟小雪调侃道。

  “你到是当面跟她讲啊。”小雪说。

  “我可不敢,你姐发起火来几天都别想消停。”

  有一种说法麻将是郑和发明的,想必一定是因为常年航海太过无聊所以才有了这么一个杀时间神器。打起麻将来,时间就像漏了的暖气水管一样,不知不觉开始外流。而当你发现的时候,已经成河了。所以当我们觉得累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大雪把饭也做好了。

  “香菇炖鸡……手擀面?”

  鱼糕第一个跑了出去,看见桌子上摆的大腕就喊了起来。

  “错!是榛蘑炖野鸡手擀面!”

  我纠正了她的错误。

  “别贫了,天凉赶紧吃,不然一会都冷掉了。”大雪端来最后一碗坐下。

  “鸡肉炒过了?”我问。

  “对啊,不然野鸡肉不好入味,我就爆锅炒了一下。”

  “不错不错,这个做法配上手擀面吃还是第一次。”

  大雪对于食物的研究不比那些美食专家差,我一直觉得她是属于那种天生味觉思维异常发达的人,也就是天才。

  野鸡肉本身来说味道一般,口感相比平时吃的鸡肉来说要老,而且野鸡的肉也要少一些。所以在处理上就要花一些心思。也可能是对于我们这种对“野味”没有爱好的人凸显不出“野”的情怀优势。

  大雪的思路应该是采用了弱化野鸡作为主要食材地位,凸显配料和主食的作用。巧妙的规避着野鸡本身的弱点,反而利用鲜美的汤汁配合面食的吸收能力让人尽可能领略到它的优势之处。

  “谁要是娶了你啊,可赚到了。”我不禁感叹。

  “那我呢?”鱼糕转过头看着我问。

  “嗯…………”我试图找两句话夸夸她。

  “这你可为难他了。”茶壶君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伙笑了起来。

  “不跟他一般见识。”鱼糕继续吃面。

  “明天早上开始我们就要开始收拾东西咯。”我对大伙说。

  “不用那么早吧,下午就来得及。”小雪说。

  “明天晚上还要住一晚吗?我想差不多咱们下午就回去呗。”我说。

  “不差这一天吧,之前不是说了么,咱们后天上午回去也不迟。”大雪补充。

  “你怎么这么着急回去呢,有什么事情吗?”鱼糕问我。

  “没有啊,只是觉得都玩了一个星期了,你们应该尽兴了吧。”

  “都一个星期了,也就不差这一天了。”小安说。

  “好吧,听你们的,反正我也没啥事情。”

  “这回玩的很开心,下个月咱们再来?”小雪问。

  “我的天,下个月都十一月了,露营怕是要东城冰棍了。”小雪的话吓了我一跳。

  “春天再来,春天也挺好。”茶壶君说。

  春天吗……不知道春天的我们是不是还是能够兴致盎然的再次聚在这里。不过冬天肯定不能出来露营的,至少我不愿意。我们这里虽然不是很北,但是十一月的气温基本也降到零下了。也许白天并不是那么寒冷,但是到了夜晚温度一定让人难以在室外过夜。无论装备怎么发达,自己的身体素质并不是那么的过硬,露宿寒夜一定会出事的。

  餐后闲聊,我们讨论了一些末日求生题材的电影。如果到处丧尸横行,就我们这群人应该是第一批挂掉的。我觉得有道理,但是茶壶君应该是可以生存下去的那个。不仅身体素质好,头脑也聪明,服过役的他经验也很丰富。而且茶壶君本身就是非常果断的人,这对于绝境生存来说是非常必要的。

  大雪小雪和鱼糕回到了帐篷,我和茶壶君还有小安坐在篝火旁。

  我把躺椅的后背稍微向后调了一下,抱着热咖啡半躺下,看着天空。清冷的风吹过,仿佛耳边响起了那首叶倩文的《祝福》,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安心感觉。

  我们三个人只是静静坐着。我看着天空,小安看着书,茶壶君摆弄着他的工具箱。

  “这才是真正的星空啊……”我感叹道。

  茶壶君和小安听到后也抬起了头,我们三个一起看着天上。

  这是一片真的星空。在城市中每到夜晚,灯光四起。每当我抬起头仰望星空,都被红通通的一圈天际线遮住了星空的光芒。

  我经常想,人类真的是一种非常害怕黑暗的生物,每到黑夜都需要灯光来驱散恐惧。是不是我们害怕被这夜空中好像冰冷双眼的繁星凝视着。

  而到了这里,没有了那些不必要的灯光,这条银河就毫无保留地流淌在我眼前。不知道它们是不是此时此刻也在凝望着我。

  “当我凝望着星空的时候,星空也在凝望我。”我感叹道。

  “原话是这么说的吗?”茶壶君调侃道。

  “哈哈哈哈哈,这星空不和深渊是一样的吗。无比深邃、神秘。”

  “想不想上天?”小安问我。

  “哪种……上天?”我惊恐地看向小安。

  小安没说话,看着天上,微微一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