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我们的生存之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9

我们的生存之战 辣五毛 2292 2018.11.07 07:00

  当所有人都坐在地炉旁边的时候,我已经考好了第一批食物。黑胡椒的香气在炭火的作用下让人深迷其中。

  可能是一上午的工作大家都累了,加上诱人的香气,他们几个都死盯着烤网上的食物不放。我用夹子给每个人都夹了一块烤熟的牛肉和一段青椒。

  “这是我买的很好的牛背肉,只可惜冻的时间有点长了,不然会更好吃一些。”

  “你这是昨天晚上腌的还是今天早上?”大雪夹起肉片仔细观察。

  “早上腌的,味道现在吃应该正好。”

  “不是隔夜的就好,不然亚硝酸盐太多吃了不健康。”小安把肉放进了从中间撕开的法棍里夹住。

  当我把这片肉放进嘴里,浓郁的黑胡椒香味就在口中弥散开来。因为是冻肉所以肉本身的油脂香味稍显逊色,这就是我要用一些调味料炒油的原因。长时间冷冻的肉会损失一些肉本身的香味,但是在调味油的作用下,用一种全新的混合香味弥补了一部分冻肉的缺憾,也是另有一番风味。调味油中的辣椒、芝麻以及花生功不可没。肉本身成为了一种载体,承载着各种调味品的努力。

  “真的好吃,要是有蒜片就好了。”鱼糕的话和嘴里的肉混在一起挤了出来。

  “有!”

  大雪起身把刚才被她当做凳子的蓝色保温箱打开,拿出一个大乐扣盒子。

  “青菜没带那么多,差点就把它忘了。”

  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些蒜片、生菜以及切好的的黄瓜条和几个通红的小水萝卜。

  “还是网红姐姐想的周到。”鱼糕找到了她想要的蒜片,高兴地拍起了大雪的马屁。

  “尝尝这个。”

  小安从她衣服前面巨大的口袋里拿出了一把绿色植物放进了盒子里。

  “这是……水芹菜吧?”茶壶君拿起一根仔细端倪后得出了结论。

  “嗯,刚才洗手的时候旁边看到就顺手抓过来了。”

  “这个要怎么吃?”小雪夹着一根琢磨着。

  “看我的。”

  我拿出一根,然后一小节一小节的掐断,洒在烤好的牛肉上,然后卷起牛肉送入嘴里。

  这种味道是野外烧烤的特别来宾,它的味道有些类似香菜但是又不同,也有一种水生植物特有的巧妙口感。配上牛肉,这种组合就完全告别了城市味道。

  “不错不错,大家都尝尝。”

  他们几个都效仿我的吃法尝了尝。吃完不住地点头,说明了这种野味深得人心。

  大雪腌制的奥尔良风味鸡翅也不错,只是这种大众口味食物早已无法提起我的兴致。

  “什么蔬菜适合烧烤啊?”小雪的提问打乱了我对美食的思考。

  “第一肯定是土豆啊。”鱼糕夹了一片土豆到小雪的盘子里。

  “青椒也是首选,只是有的太辣需要剃筋。”茶壶君爱吃青椒这个我们都知道。

  “蘑菇什么的也行啊,什么金针菇、香菇、平菇还有口蘑草菇什么的。”

  大雪四顾找了找,似乎并没有发现蘑菇。

  “草菇啊……我都没吃过。”我被大雪口中混杂在平民食物中的上品佳肴惊到了。

  “饭是不是差不多了。”

  我突然想起了大铁锅里还煮着米饭。

  “我去看看。”小雪跑了过去。

  “哇,好了好了!”

  随着小雪揭开锅盖,米饭的香味冲了出来,跟着它一起的还有一点点淡淡的焦香。

  “是不是有锅巴?我闻到味道了!”鱼糕直接跳了起来,蹦蹦跶跶跑了过去。

  “还真有。”

  “安姐吃面包,茶壶吃玉米。这么多饭也吃不完啊。”

  大雪做了将近大半锅米饭。

  “一会去山上看看有什么野菜可以挖一挖,晚上给你们做山菜炒饭,去去油腻。”

  “这个可以有。”

  左手捧着刚出锅的米饭和锅巴,右手夹了一块烤熟的肉和青椒,再撒上一些水芹菜,我满足地一下一下咀嚼并享受着这种唇齿之间不断溢出的美味。

  我时常要自己一个人去楼下的烧烤店吃一顿,和其他人最大的不同是,每次我都会点上一碗白米饭。尤其是的配上雪花牛肉,肉的油脂很多如果单独吃会很腻。但是这种油脂和米饭一起就完全不同了,米饭配上等牛油和肉一起下咽简直是对自己最好的奖赏。

  有多长时间没有吃过这么开心的饭了?我看着他们问着自己。早已不对他人抱有任何期待,也早就不相信什么所谓的社交。但是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很放松,并不用动什么心思去经营我们之间的关系。有时候也会想,要是和所有人的交往都能像这样就好了,但是这种想法一出现就会被我的经历按在地上磨灭。可能因为我们都是内心早已化作孤岛的人,所以我们才能在同一片海域避风躲雨。

  “吃饱了。”放下碗筷,我抻了个懒腰。

  “烧烤年年有,今天特别香。”

  “茶壶你怎么也开始贫了,跟胖子学的吧。”

  “理工男也可以抒情,小雪你要不也来两句?”

  “不来不来,吃饱了动都不想动。”

  “那刷锅洗碗谁来干?”

  “这种活一直不都是我姐和辣总干的吗,上次在他家我都替他干了今天该他回归本职了。”

  “嘿!我还真成专业洗碗工了啊。”

  虽说这话听着不开心,但是确实一直都是我和大雪刷锅洗碗。指望鱼糕干活不太现实,小雪和茶壶吃完饭总是莫名其妙会起言语冲突,我一直怀疑他俩为了逃避干活故意演戏。所以最后只有我和大雪来收拾残局。为什么没有小安?大家都知道,小安沉迷弄一些奇怪的化学药品生物制剂什么的,两只手早已全是伤口和疤痕,我们也不忍心让她来做这些了。再说了,小安要是刷起碗来还不得噼里啪啦把餐具摔得跟过年放鞭炮一样了。

  刷锅洗碗清理残局,我和大雪忙忙活活了半个小时。

  “大雪,一次性餐盘那些塑料的东西我们装好放一起,走的时候带走。”

  “知道,这不,都在这个黑色塑料袋里。”

  “也别在河里用洗洁精啊,我刚才刷锅都是一下一下蹭的,一滴洗洁精都不敢用。”

  “我这有天然皂粉啊,根本没带洗洁精。”

  “早说啊,这给我手搓的。”

  虽说我们不是什么环保人士,但是对大自然的敬畏我们都有。

  “都弄好了,我去睡一会。”我对大雪说。

  走到帐篷门口看见茶壶君换了一双靴子,正在调整鞋带。

  “你这干嘛啊,不睡觉啊?”我好奇地问。

  “带她们几个上山看看能挖点啥吃的。早上也睡够啊,你休息你的吧。”

  “行,那我就等睡醒吃现成的了,上吧尖刀班!”

  茶壶带着鱼糕、小安还有小雪顺着小路开始往果园山上走。大雪弄了张折叠躺椅盖着毯子躺在上面休息,我走进了帐篷钻进睡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