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风华与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恢复

风华与酒 不鸽的咕咕鸟 1186 2021.08.21 00:02

  听到药婆婆的话,小酒鼓起嘴,非常的不情愿。

  “我也不知道他是因为外在原因,还是其他的原因。”

  她对江隋的厌恶,简直是写在脸上,真不知道风华门主这么一朵美丽的鲜花,怎么就插到牛粪上了?

  “怎么?小丫头,你讨厌那个人?”

  药婆婆嘴上问着,手里还不忘忙活着,她走到存放药材的地方,都是一些普通常见的药材,但是在她的手里,可就能发挥出不一样的作用。

  她有这般妙手回春的医术,但是却没有徒弟继承衣钵,据说是她嫌弃别人都太过愚钝。

  即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的失忆,那就只能两种药都包一份。

  若是因为外部原因,头部受到击打才失忆的,那用药就要麻烦一点,不过五副药足以让他恢复过来,而如果是用药失去的记忆,那就更方便了,一副药,药到病除。

  小酒收敛了自己的表情,对着药婆婆重重的点头。

  “你这丫头倒是真性情,什么都写脸上了,既然讨厌他还来求药做什么。”药婆婆把抓的药材捣碎,虽然她看似随意,但是用量却特别精准。

  “嗐,身不由己。”小酒叹气,颇有几分深沉模样。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哪有那么容易,小丫头,去,把那边带紫花的小草摘来给我。”药婆婆呶呶嘴。

  小酒顺着药婆婆的目光看过去。

  “地丁草?”她去摘了那些小草给药婆婆。

  只见药婆婆把草混在药里,还夸了她一句。

  “竟然连这个都认识,不错不错。”

  小酒吃过这种小草,特别苦,就连动物都不愿意吃,所以药婆婆此举,是要整蛊江隋?

  小酒心情立马好了,她拎着两提药一蹦一跳的去找风华门主报告。

  “药婆婆说了,如果他是外伤导致的失忆,就喝这个五副的,如果是自己喝药失忆的,就喝这个一副的。”小酒向风华门主解释,她像是邀功,如果她身后有尾巴,现在肯定摇来摇去。

  风华门主揉揉她的脑袋。

  “干的不错。”

  说完就立即吩咐人去把那五副的药给煎了,小酒突然有些期待江隋喝药的场景,肯定苦的的不行。

  而以风华门主对他的重视程度,肯定会让他快点好起来,不会漏掉一口药,小酒在心里偷笑。

  这是她第一次想着去见江隋,不过当然是看江隋的笑话。

  她接连看了江隋五天,每天都是风华门主看着他一滴不漏的喝下去,除了第一天的时候,他因为太苦吐了一口,其他都进了他的肚子里。

  小酒不用想就知道这有多么的苦涩,可是直到第五副药喝完,江隋依旧没能恢复记忆。

  原来江隋不是因为外伤而导致的失忆,是他自己喝了药,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小酒想,风华门主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一定很难受,她一直很重视的两人的美好回忆,竟然被江隋一口药就抛之脑后。

  果不其然,小酒再次见到风华门主的时候,她的神色无比郑重,就连小八姐姐,也比平时严肃了许多。

  千乐门的气氛变得有些不对,风华门主也煎了最后一副药,只不过她这次端给江隋的时候,不再像平时那样温柔体贴,眼睛里就只有江隋一个人。

  今天的她异常冷静,没有在为了江隋而失了头脑,看到这副场景,小酒应该是感到开心的,可是她心里莫名的觉得有些不对。

  江隋几乎是被她强迫的灌下去药的。

  药婆婆的药,一碗见效。

  江隋,恢复了记忆。

  

举报

作者感言

不鸽的咕咕鸟

不鸽的咕咕鸟

最后一次,风华门主郑重不少。

2021-08-21 00: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