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即见白月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章:祸根已种

即见白月光 旧白月 2365 2020.02.18 14:21

  一夜好眠!

  第二天早上江果果醒来的时候,程一舟已经不在了。摸着旁边尚有余温的被窝,心头涌上一阵失落。

  正当她看着旁边的被窝发呆的时候,床头的电话响了。

  “喂,您好?”

  “早上好,方小姐,没有打扰到您吧?是这样的,我们一会儿给您送早餐上去,方便吗?”

  “早餐?我没有预定早餐啊?”

  “哦,是吗?但是我们这边接到的通知就是给您准备一份早餐。说您生病了,厨房专门给您定制的营养早餐。您看。。。”

  “那你们现在送上来吧。”

  挂了电话,江果果才注意到电话的旁边还留有一个便条:

  “吃了早餐,最好去医院检查一下。公司急事,我先走了!”

  看来早餐是他安排的了。

  酒店的速度倒是挺快,不一会儿就把早餐送了上来。看着眼前花样繁多的早餐,江果果也只是欢喜了一下,随即心头涌上了那个无法逃避的问题:

  他都要订婚了,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啊?

  还没容得她细想,床头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刚刚接通,江母吃了炸药一般的声音穿透而来:

  “江果果,你能耐了啊!跟曾总提分手,还夜不归宿。你现在跟哪个野男人在一起?你怎么这么不知廉耻啊!江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啪!”

  江果果果断的按下了手机里那个红色的按钮,世界终于清净了!

  她知道这次任性之后的代价,可能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狂风暴雨。但是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受够了之前没有自我的生活,也受够了谨小慎微的活着。就算没有和程一舟的重逢,想必自己也未必真的会像之前所想的那样压抑本性的过一生。

  眼下什么事情都不重要了,只有填饱自己的肚子才是唯一。

  程一舟到达公司的时候,张特助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看他一脸倦容的从出租车上走出来,慌忙迎上前去,

  “老大,早!”

  “早!”

  俩人边说便朝着公司走去。

  “呃,昨晚没睡好吗?”

  “这么明显吗?”,程一舟摸了摸自己的脸,小声嘀咕道:“她倒是睡得挺安稳的。”

  “老大,谁啊?”

  “啊,没谁。换洗的衣服你带来了吗?”

  “已经放到您的办公室了。我也通知项目部今天的会议推迟半小时举行。”

  程一舟这才舒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拍了拍张特助的肩膀说道:“幸亏有你啊!”

  张特助看着眼前这个头发凌乱,衣衫不齐,却满面春风的所谓“商业精英”,心里暗自嘀咕道:“这还是我认识的程总吗?”

  换好衣服,又吃了点早餐,程一舟又恢复了以往的精力充沛。刚到达会议室,手机上就收到了一条信息:

  尊敬的VIP客户,您安排给1608室客人的早餐已经顺利送达,同时还准备了退烧药和巧克力,并告知她可以下午17时之前退房即可。现在那位方小姐已经用完早餐,在房间里休息。要是还有什么需要,请您及时告知我们!感谢您对我们酒店的支持和信任。

  正在等待开会的项目部的同仁看着自家老板对着手机一脸傻笑的样子,都面面相觑,不明所以。他们这个程总可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这个样子过啊!

  程一舟笑够了,这才注意到自己是在会议室。赶忙收起手机,换上了平常商务严峻的样子,正式开始了会议。

  “听说你们项目部急着找我开会,是因为机场项目又有了新进展?林双,作为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你先说说情况吧。”

  “程总是这样的,我们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关注机场项目的事情,其中就包括随时打探竞争对手的进展。其余的竞争对手最近倒是没什么特别值得我们注意的。倒是楚元集团前段时间成立了一个所谓的天佑安保公司。”

  “天佑安保公司?你说的楚元集团就是楚启天的那个公司?”

  “是的。我们当时得到这个信息的时候也挺奇怪的。确切的说这个安保公司并不是直属于楚元集团的,而是挂名在一个楚元公司毫不相干的第三方公司的名下。”

  “那你们怎么知道这个是楚元公司的下属公司呢?”

  林双拿出手机,找到一张照片,说道:“说来也巧了。这家安保公司买了几十辆商务车,是从一家代理商那里订购的。而那家代理商的负责人正好是我的大学好友。有天和他吃饭的时候,他说起这件事情。

  他说当时和买家随便聊天,问买家怎么一次性买这么多商务车。那买家是个之前街面上混社会的,说自己被这家安保公司招了做管事的。这次来买车就是为了公司几十号兄弟做事方便。然后又像是显摆似的的说道别看他们这家安保公司刚成立,但是背后可是有大人物撑腰。其中一个就是楚元集团的楚启天。然后我们就开始关注这家安保公司,还真被我们发现了楚启天确是经常晚上的时候出入这家安保公司。”

  程一舟看着照片上楚启天机警的神情,明白这安保公司确实是和楚元集团脱不了关系了。但是楚元集团为什么这么大费周章的成立一个安保公司呢?

  “林双,你们觉得楚元集团为什么成立这家安保公司?”

  林双摇了摇头,看了一圈,说道:“我和小组成员也都讨论了很多可能性,但是基于楚元集团现有的业务范围,我们实在是想不出来他们的目的。”

  “成立安保公司可不是随便什么人就可以拿下执照的。但是如果是楚启天去申请,倒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毕竟这种公司业务特殊,有关部门那边肯定是有备案的,看看能不能找到途径了解一下。另外,它的业务范围不外乎保镖,护稳,人群控制。。。人群控制!”

  “人群控制?”

  “对,很大可能是人群控制。”,程一舟转身在背后的黑板上化了一个结构图,一一对着众人解释道:“按照目前你们掌握的信息,我们就当楚元集团是这家天佑安保公司的实际拥有者,楚元旗下众多的分公司,其中大部分都在从事房地产建筑行业。关于他们公司强拆,维权的冲突屡见不鲜,虽然大部分都被低调处理了。但是还是有一些悬而未决的矛盾,在社会上造成了很大的不良影响。”

  下面的人开始议论纷纷,这么说来倒是说得通了。

  林双恍然大悟,感叹道:“原来他们成立安保公司,是为了不让别人在他们的业务上闹事儿啊!”

  “现在我也只能想到这么一个可能了。不过,这个信息确实需要我们特别关注。不管怎样,你们和法务部这边就这个事情做好沟通和信息共享。好了,接下来谈谈我们这边自身的进展吧。”

  无论是现在开会的程一舟,还是和方婧姝一起在图书馆自习的程之远,都没有想到此刻祸根已种,这家不起眼的安保公司几年之后会成为他们兄弟反目,爱侣决裂的导火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