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即见白月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章:同居这件事儿

即见白月光 旧白月 2810 2020.04.08 13:04

  不错,程一舟确实是因为江果果的原因,郁愤难平,来找程之远借酒浇愁来了!

  等他到了烧烤摊,就看见程之远端坐在那里发短信。在看到他来了之后,顺手打了几个字,就把手机放进了兜里。

  程一舟伸着脖子看了好几圈,也没有看到方婧姝的影子,正想开口问呢,就被程之远抢先了。

  “吃什么?”

  程一舟“唰”的一下把车钥匙拍在了桌上,还不死心的四处张望了一圈,有些失望的问道:“真没来啊?”

  程之远一边点菜一边满足他的好奇心,“今天司法考试,刚刚请朋友吃完脱单饭就送她回去休息了。给你点10串羊肉够吗?”

  “哦,你吃过了啊?”,程一舟有些失望,敷衍道:“随便你点吧。反正我来也不是主要来吃饭的。”

  等待食物的过程是煎熬的,尤其是面对一个无法和你把酒言欢,只是冷静的看着你独自买醉一脸平静的亲弟弟时,程一舟的烦郁到达了极点。

  在接连喝了几杯啤酒之后,点的东西才上来。饿极了的程一舟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几千块的西服随意的放在旁边的凳子上。拆掉了衬衫上的袖口,撸起袖子就开始闷头吃肉。

  程之远看他吃的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禁皱眉,顺手到了一杯热茶给他,问道:“中午没吃饭?”

  “没有,”,程一舟喝了一口热茶,又把嘴里的烤馒头嚼了几下咽下去,才一副回了魂得的样子。拿起一串烤羊肉,深深的闻了一下味道,感叹道:“烧烤,我的灵魂之光!”

  “你的灵魂之光不应该是江小姐吗?”

  安慰人程之远不会,但是要说扎程一舟的心,他倒是手到擒来。谁让他程一舟破坏了自己和方婧姝压马路呢?

  被扎心的程一舟苦笑的看了一下程之远,自嘲道:“我倒是想啊,可是也要人家愿意啊!”

  “你们。。。假期期间不是挺好的吗?”,恋爱经验匮乏的程之远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这个私密的话题。

  程一舟也干脆,直接一五一十,事无巨细的把这十几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自从十一假期他和江果果破镜重圆之后,俩人的感情发展可谓是一日千里。程一舟更是直接和楼下的一家花店签订了包年合同,每天都给江果果送上不同的鲜花,以至于江果果的公司上至CEO,下至清洁阿姨,都知道她有了一个送花狂魔的男朋友。

  除了这些,程一舟粘人的特性终于找到了用武之地。白天大部分的时间他是严谨冷峻的公司总裁,一下了班就变成了活体寄生虫,恨不得长在江果果的身上。整个固程分公司的员工都能明显感觉到自家的老板最近春风得意,很是滋润。

  江果果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但是在抗疫无果的情况下,也就只能随他去了。每天下午下班,程一舟载着她在S城的大街小巷穿梭,享受着只有两个人的甜蜜时光。偶尔兴致所至,也会在酒店分享一个缱绻的晚上。

  但是在前两天俩人欢爱之后,躺在床上慢无主题聊天的时候,或许是氛围太好,也或许是情之所至,程一舟提出了同居的想法。在程一舟看来,虽然他和江果果正式在一起没多长时间,但是由于拥有之前的感情基础,再加上现在俩人感情已经趋于稳定,同居是很自然的事情。

  谁知道他刚刚提出这个想法,刚才还慵懒的趴在他胸口的江果果,身体瞬间僵硬了。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她已经开始手脚麻利的穿好了衣服。

  当时俩人的处境颇有些好笑,程一舟因为事前放飞自我,把衣服扔的到处都是,无法及时的穿戴整齐,只能裹着被单和已经人模狗样的江果果床头床尾对峙着。

  江果果可能也觉得自己刚才的反应太过于敏感,绞着双手站在床尾,眼神复杂的看着床头一脸茫然的程一舟。

  俩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会儿,江果果丢下一句话:“你给我一点时间考虑一下。”,便在午夜时分把程一舟一个人留在了尚有她余温的酒店双人床上。

  而接下来的两天,程一舟无论采用什么攻势,只等来前台小姐的一句话:“江果果?你说Miya啊,她休年假了!”

  已经和爱人失联了两天的程一舟黔驴技穷,只能来找程之远,借酒浇愁了。

  程之远听完,也觉得他未来的这个嫂子反应有些奇怪了。如果是不愿意同居的话,直接和程一舟说明白就好了。按照程一舟的个性,虽然他会有一些失望,但是也不至于会强人所难。但是这样一声不吭的搞失踪,确实很是两人费解。

  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对于程之远来说,他对男女朋友同居这件事请本身更有兴趣。

  程一舟说完自己的悲惨爱情故事,正等着程之远的贴心安慰呢,谁知道抬头就被他的下句话堵得胸口发闷。

  “情侣,就一定要同居吗?”

  看着眼前一脸求知若渴认真询问他的程之远,程一舟瞬间觉得自己今天就不应该来找这个从小到大一本正经的弟弟谈论这么不正经的话题。

  但是话题是自己开的,含着泪也要继续下去。他拍了拍自己有些僵硬的脸,循循善诱的问道:“你这家伙真的是有女朋友了?真的和你的那个什么法学院的学姐成了?”

  程一舟的眼神里面有戏谑,又有隐约的质疑,程之远忍不住翻了他一个白眼,反问道:“这种事情,我有骗你的必要吗?”

  “你这哪像是追到了心中女神的样子啊?太冷静了!”,程一舟摇了摇头,接着笑着问道:“你们。。。你们进行到什么程度了?亲了没?”

  “程一舟!”,程之远觉得他问的话题太过私密了,不自觉的提高了声音给他警示。但是看到他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脖子和脸却不受控制的红了。

  看到眼前这个情窦初开,初涉情事的弟弟,程一舟既为他高兴,又觉得有些无奈。他飞快的看了一下四周,然后压低声音,小声问道:“那你亲她的时候,身体有没有冲动?”

  这个问题太超纲了,程之远觉得自己的脸都要被烧红了。他恨恨的瞪了一眼始作俑者,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要是太闲,就自己呆着吧,我回去了。”

  程一舟看他真的生气了,赶忙拉住他,边道歉便解释道:“主要是想要看看我说的事情你能不能感同身受而已。算了,你既然不愿意说,我就不问了。”

  “我的感受,和你们同居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程之远没好气的辩驳道。

  “怎么没有关系?”,程一舟拿起桌上的啤酒,顿了一下,又放下了,接着说道:“我和江果果的事情你也知道的七七八八了。但是算起来,就是十几天前我们才算正式得以男女朋友的关系交往。我承认我们之间的经历和一般的情侣不太一样,像你们这样的懵懂试探,拉个手都能失眠的阶段我们。。。我们几乎没有。但是你们年轻人不常说‘爱情来了就像龙卷风’吗?现在的我就像老房子着了火,也不知道为什么时时刻刻就想和她在一起,而同居就是最好的方式啊。”

  “一定要这样吗?”

  程一舟已经被程之远问的没有脾气了,他耐心的解释道:“对,不是说一定要这样,是一定会这样。男欢女爱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不想每次都去酒店偷偷摸摸的,虽然咱们家酒店的私密性还是可以的。”

  这个时候还不忘夸赞自家的产业,不愧是商人。

  程之远依旧一张扑克脸,不清楚程一舟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程一舟败下阵来,犹豫了半天,终于说出:“同居,让我对这段感情更有安全感。我。。。我不想再失去她了。我觉得。。。我觉得越早同居,我们可以越早的朝着婚姻生活磨合。你如果真的爱一个人的话,你就会想和她结婚,想和她生孩子,想和她做一切生活的琐事而乐在其中不可自拔。。。哎,你个小屁孩儿是不会懂得的。。。”

  “不,”,程之远打断他的话,脸上浮现出一抹可疑的红晕,小声的说道:“我。。。我很久以前就想和她结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