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即见白月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一章:是时候需要个“护花使者”了

即见白月光 旧白月 2542 2020.01.17 23:01

  虽然方婧姝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尽量避嫌,但是耐不住自己确实是饿了,便低头吃了起来,还不忘让他们把李秘书送来的果篮分吃了。

  众人一听说水果和鲜花是学校派人送来的,顿时觉得在处理危机方面,学校做的还算是不错的。

  但是对于学法律的娟子来说,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更透彻一些。她一边吃着水果,一边问到:“婧姝,李秘书他们今天来的时候,有没有说到赔偿的问题?”

  方婧姝自然明白娟子说的意思,摇了摇头说到:“其实他们来,可能就是担心我这边会提出相关的赔偿吧。我倒不是担心学校不予赔付,只是出了这种事情,就学校来说他们自然是希望可以低调处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那学姐你准备怎么办啊?这个事情在学校的BBS上都吵起来了!大家都觉得挺震惊了,据说撞你的人是社会上的小混混。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们的安全谁来保障啊?”

  杨笑然略有些担忧的说道。

  方婧姝宽慰她道:“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这不是还没有查清楚肇事者的身份嘛!说不定就是咱们学校的学生,有些害怕承担后果,所以才铤而走险的跑掉了。你先不要自己吓自己啊!再说了,你这不是还有‘护花使者’---熊宇嘛!”

  “我看啊,你也需要个‘护花使者’了,不然下一次指不定再出什么意外呢!你说对吧,程。。。程之远学弟,是吧?”

  娟子之前对程之远只是停留在非常基础的‘只闻其名,不见其身’的浅显阶段,不过自从上次李教授的研讨会之后,看到他和方婧姝坐在一起的画面倒是挺赏心悦目的。但是也只限于方婧姝介绍说的“一个长相帅气的学弟”的身份设定。

  但是直到现在,看着他虽然尚是稚气未脱的少年模样,但是为人做事倒是挺老练的。更何况他自然流露出的对方婧姝的爱慕和关心,更加笃定了自己坚定嗑这对“方程式CP”的决心。

  娟子的话音刚落,其他人都不由自主的把眼光聚焦在了程之远身上,搞得正在吃饭的方婧姝一口饭噎在嗓子里,“咳咳咳”个不停!

  程之远多少也清楚自己的“司马昭之心”对于现场的所有人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这样也好,他再也不用那么辛苦的遮掩隐藏了。

  随手把那瓶酸奶打开,递给咳个不停的方婧姝,虽是无奈的口气,但是给人确是满满的宠溺之意:“你吃这么快,怕是有人给你抢吗?”

  咳出眼泪的方婧姝被程之远这么一说,更加窘迫了,赶忙接过酸奶,喝了一大口缓过劲儿之后,才对着娟子抱怨道:“娟子,都怪你!好好地,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啊!”

  其他人都明白此刻方婧姝和程之远的关系尚未确认和明朗化,一定的别扭还是有的。所以大家也都当她害羞而已,呵呵笑着就算是结束了这个话题。

  “哦,对了,你今天下午缺席了专业课的考试,这个会不会影响你明年保研的事情啊?”,娟子看了一眼方婧姝,又接着说道:“你这个样子,明天的考试医生会让你参加吗?”

  说道考试,方婧姝瞬间失去了胃口,索性就停下筷子说道:“哎,不知道呢!意外来的太突然了。明天的考试,我肯定要去的啊!我已经没什么事儿了!”

  “医生说你明天可以去考试了吗?”

  程之远看着说道明天考试一脸跃跃欲试的方婧姝,适时的泼了冷水下来!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方婧姝幽怨的看了一眼拆台小能手程之远,不满的辩解道:“医生也只是说这两天最好住院观察。但是又没有说不能出去考试。我大不了考完试,再回来接着观察不就行了!”

  众人被她这番强词夺理给逗笑了!熊宇更是笑的拍了一下程之远的肩膀,调侃道:“未来的程医生,你要是遇到了学姐这样的患者,可怎么办啊?”

  “大概会打断她的腿吧!”

  众人听到这句回答,先是一愣,随即都大笑了起来。就连方婧姝都笑的指着一脸认真的程之远,说不出一个字出来。

  “你们怎么回事啊?都这么晚了,怎么还在这里说笑,打扰病人休息?”

  一个女人的声音突兀的响起,瞬间平复了所有的欢笑声。

  众人刚忙回头一看:原来是医生过来查房了!

  医生走到方婧姝面前,仔细检查了一下她的状况,边检查边问道:“什么时候醒的?药吃了几次了?”

  方婧姝一边配合医生的检查,一边如实交代。

  整个过程中程之远都像个家属一般跟在医生的后面,惹得医生频频回头看了好几次。最后检查完了,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位同学,怎么,对检查病人很感兴趣啊?”

  程之远笑了笑,点头说道:“嗯,算是提前实习了吧!您不介意吧?”

  这时医生才认真打量起程之远来,然后一脸慈爱的说道:“怎么,学医的?我看你这模样,还以为是艺术学院的。”

  程之远礼貌的道了谢,便又接着问道:“医生,您看她现在状况怎么样?明天可以参加考试吗?”

  方婧姝倒是没有想到刚才还各种理由反对自己参加明天考试的程之远此刻竟然主动帮她问起这个问题,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医生又仔细看了一下病例,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考试就别想了,过两天能顺利出院就算不错了。反正能赶着暑假回家,好好养着,估计新学期开学就可以恢复的差不多了?”

  “我明天还不能去参加考试?”

  医生的话就像是死刑通知书一般,瞬间把方婧姝刚才还残存的一点儿希望的火苗全部扑灭了。她颓然的倚在枕头上,无助的看着所有人,双眼似有水光闪现。

  “您是怕明天她用到脚上手上的部位,加重伤情,对吗?但是如果说她坐着轮椅过去,或者。。。或者有人抱着她过去,不让她用到脚部受伤的位置,应该没有关系吧?”

  程之远的这席话,又给方婧姝了一线希望。她马上打起精神来,坐的笔直,等着医生最后的结论。

  医生略微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肯定道:“不错,按照你这种说法的话,确实是可以去参加考试的。但是就害怕一不小心,出现再次伤害的可能性。。。”

  “不可能,我。。。我们是不会让她受到第二次伤害的。”

  “对对对,我们都会保护她的。”

  方婧姝看着众人争着在医生面前给自己打包票,既感动又觉得愧疚,动情的说道:“你们。。。对我实在是太好了!”

  医生看着眼前这一个个年轻的面孔,也心软了下来,说道:“难得你们有这份心,这样,一会儿呢,你们跟我下去,我帮你们协调一个轮椅出来。用完之后,换过来就行了。好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病人是时候需要休息了。不然明天还怎么考试啊!”

  既然医生都发话了,众人也不好意思再做停留了。和方婧姝道了别之后,就一个个的跟着医生出去了。

  程之远排在最后,关门的时候突然转身对着方婧姝说道:“明天我带早餐过来,然后送你去考场。”

  “哎。。。”

  方婧姝话还没来得及说,他就把门关上了,唯恐听到什么拒绝的话似的。

  其实方婧姝本来是想告诉他,明天早餐可不可以帮她买包榨菜佐粥,毕竟白粥真的是太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