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司幽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哥哥?

司幽传 阿渊公子 2198 2019.06.12 15:28

  秦卿用焚城星月杖化成结界,将司幽无虑等人罩在里面,万魂恸哭的声音被隔绝在外,两人的感觉才好一些,只不过那红衣女子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在万魂恸哭之下已经,心脉具裂。

  伯奇蹲在司幽的脚边,好奇的看着那个在地上爬行的女子,衣服已经破烂不堪,身上也多处都在流血,她却仿佛不自知,还是执着的朝着结界而来,本来它以为这个姑娘想来结界中寻求庇护的,但它仔细才注意到她的目光一直盯着无虑的。

  无虑正坐在地上调息着自己的身体,他发现眼睛的视物能力要比之前好的多了,虽然只能看到大致的轮廓,至少他的世界也有了色彩,等他调息完毕以后,那红衣女子也爬到了结界之前。

  她用手拍打着结界,终于引起了无虑的注意,只见那女子张了张嘴,对着他说了三个字,虽然隔着结界听不见声音,无虑还是知道她说的是“对不起”!.

  那女子说完这三个字以后,双手就垂了下去,整个人再无生机。

  无虑看了看那身熟悉的红衣,那是他他此生唯一深爱过的女子,也是伤他最深的女子,如今以这样惨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人生,他的心中却再掀不起任何波澜,只是淡淡的唤了一声:“歌韵!“

  秦卿因为蛊雕的阻挠一直不能近晓赛轻的身,而晓寒轻身上的黑气越来越重,那哭声也越来越凄惨,那是魂被撕裂而发出的哀嚎声,饶是秦貌助敷都城城主也有些受影响,看样子晓寒轻的乾坤解就要练成了。

  无虑看着被蛊雕缠住的秦卿,立马起身走出了结界,万魂懒哭的声音让他身体像被撕裂般的疼痛,他还是召唤出了幽蓝剑朝晓寒轻飞过去,晓赛轻似乎没有料到有人能够近身,被幽蓝剑刺个正着,但这一剑对他来说也仅仅是皮外伤而已,看清楚刺他的人以后,立马一个反手就拍在了无虑的胸前,霎时无虑感觉自己的骨头碎成了渣渣,重重的跌落在一堆人骨之中。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让你成为我练功的最后一只灵魂,哈哈哈……”

  晓寒轻狂笑着朝无虑袭来,无虑看着那把熟悉的剑朝自己越来越近,只差分毫的时候却生生停住了,不是因为晓赛轻突然心软了,而是因为司幽的九幽剑生生的把这一剑给拦住了,而司幽被剑气生生震退。

  “就凭你,你也想阻止我?真是不自量力…

  晓寒轻看着眼前的司幽轻蔑的说,随即拿出那只黑色的骨哨,一阵尖锐而急促的哨声响起,

  当哨声停止的时候这大坑里布满了各种各样的妖,只是这些妖的身上都散发着戾气,竟然对司幽毫无畏惧,纷纷朝她扑过来。

  司幽看了一眼妖群,其中大部分都在育沛上有记载,只要她打开育沛在上面轻轻划上几笔,这些妖就会死,甚至灰飞烟灭。但是这些很明显心智不受自己控制,才会受了晓赛轻的驱使,如果生平没有做过恶事就被她毁掉根基,对他们来说也是太不公平了,万妖受太荒的制约,大荒也要赏罚分明,更有责任去保护他们,所以司幽只有用九幽剑一个一个的把他们击退。

  但是这些妖像是不要命一般朝着司幽不停的攻击,打退一个又有两个立马补上,还好有伯奇在司幽的身边守护着她,她才撑了半个时辰,只是现在已经落了下风,身上几乎也没有完好的地方,伯奇也是一样,身上染上了各种各样的妖血,如果司幽不动用育沛,那么必败无疑!.

  蛊雕仿佛受到了万魂恸哭的影响,攻击力越来越强,秦卵已经被蛊雕的翅膀撞到过几次,也已经落了下风,直到他见结界中没人了,便收了梦城星月杖,用梦城星月杖来攻击蛊雕,才与蛊雕打了个平手。

  晓赛轻仿佛没了耐心再玩猫抓老鼠的游戏,于是第一个把长剑对准了司幽,此时司幽正与一只豹妖对战,背上已经受了豹妖一爪,右侧又有狼妖攻击,再无力应对晓寒轻的长剑。

  她应该是唯一的一任死在小妖和凡人手中的司幽了,哎,真丢脸呀……司幽忍不住在心中这么想着,却突然听到了一声清扬婉转的笛声,紧接着便看到了一只浑身雪白的虎出现在身侧,一声呼啸群妖皆退到了十米外,好不威风。

  赤凤雪金虎?是哥哥来了吗?

  司幽心中一喜,便四下张望,

  紧接着她便看到在山顶上站着位身着月白色长袍的男子,一头银发长及腰间,一只只白玉笛被他横在双唇间,宛转悠扬的笛声倾泻而出,如春风般温柔。

  这笛声仿佛有着某种魔力,在场的人、妖、兽听到这笛声都平和了下来,厮杀也就这么停止了,连晓寒轻身上的黑气都淡了不少,呆呆的立在原地,脸上也是欢愉的表情,仿佛正在享受人间的乐事。

  司幽觉得自己好像身处青山绿水之间,身子轻快了不少,心中因厮杀而生的戾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刚刚奋力搏杀场景仿佛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一曲毕,众人还沉醉在其中,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只见那男子从山顶飞身而下,在清凉的月色之下,如下凡尘的谪仙。

  那男子落在司幽的身侧,看着司幽狼狈的样子,眉头微蹙:“你呀,怎得如此狼狈!”话语中满是爱怜和心疼。

  “哥……”

  司幽欢快的抱着那男子的胳膊,也不管身上的血将那干净的衣袍给污了,娇滴滴的唤着。

  晓寒轻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事情被不速之客破坏后,满是恼怒的质问:“你是谁,为什么多管闲事!”

  眼前的男子虽然看上去温文儒雅,但骨子里却散发着王者之成,让人心甘情愿的想跪地俯首,所以他这句话显得有些底怀足。

  星渊并不理会晓寒轻的质问,只是帮司幽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长发,将脸上的血污擦掉,司幽则是满脸欢喜的看着自家哥哥,心中还不停的念看:“真好看!”

  晓赛轻见星渊未曾理会他,有些恼羞成怒,长剑直接就朝二人攻来,却不料长剑未曾近身就碎成了几节,晓赛轻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这世上居然还有人这样就断掉他手里的长剑。

  在星渊出现后蛊雕就变得如普通虎豹一样大小,也没了之前的气势,秦卿见星渊出现了,便收了梦城星月杖,趁着夜色悄悄的溜走了,他可不想见到星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