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老做奇怪的梦该如何是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哑口无言

  “沈雨沭……很不错的名字。”

  听到少女的话后,刘安生这般回应了一句,抬起手将遮盖住额头的头发往两边扒拉了一下。

  可当他松开手,头发又再一次的散落下来,接连试了几次之后,索性放弃,任由刘海垂落下来。

  望着镜子中所呈现出的精致面容,尤其是右眼下那颗泪痣。

  看起来总感觉像是画上去的那般,不过在用手搓了几下之后,刘安生便确定这是真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刘安生的注意力似乎就已经不在沈雨沭的身体上了,而是转过身看着整体房间的构造。

  四处张望着,看到一些新奇的小玩意也会忍不住拿起来摆弄一番。

  身体里的沈雨沭等了很久,见刘安生夸赞完她的名字后便没了下文,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似乎再也无法忍耐下去,在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再一次的开口。

  【你究竟是什么人。】

  “……”

  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刘安生继续摆弄着周围的物件,更让他觉得离谱的是竟然看到了一个类似于唱片机的东西。

  而且房间里也并没有类似电视一类的家电,虽然从周围的家具装修不难看出,沈雨沭的家境应该相当雄厚。

  可这个世界处于何种年代,刘安生便不得而知了。

  【我在问你话。】

  【回答我。】

  【你这个卑鄙的家伙!】

  【不要装作听不到我说话的样子!】

  不痛不痒的咒骂在刘安生的耳边响起,虽然语气相比较刚才平淡的样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可依旧对刘安生造不成太大的影响。

  看似在四处乱逛的这段时间,实际上他一直都在内心中,努力编一个能让对方信服的借口。

  等逛了一圈之后,刘安生控制着身体重新回到了床边。

  坐了下去。

  微微低头看了看自己此刻那高耸的胸口,心里控制不住般的升起了一股无奈的感觉。

  他从未想象到有一天自己会以女性的身份活动,二十多年的男儿身份让他本能的感到抗拒。

  而且只是简简单单的在屋内瞎逛了一会,肩膀处就感觉有些疲倦。

  真是两颗累赘。

  【你要干什么?】

  似乎她的视角与刘安生所看的视角同步,当沈雨沭注意到刘安生此刻看向的位置时,音调提高了不少。

  依旧没有理会。

  刘安生缓缓的将手掌抬了起来,移向胸口的位置。

  【喂……】

  【住手……】

  【不要碰!】

  沈雨沭的话并没有阻止刘安生,正当她以为这个占据着自己身体的家伙要做些下流的事情时,她却看到对方再一次的拿起胸口佩戴的那个吊坠。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控制着她身体的刘安生便开口询问道。

  “这张照片里的人……是你的母亲?”

  【……】

  “看样子是的。”

  从对方的反应不难猜出。

  再说照片上的女人与自己刚刚在镜中看到的沈雨沭外表很是相似。

  除了她的母亲没有泪痣之外,其他的地方都几乎差不多。

  两人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那般。

  “这个……你戴了多久了。”

  【……】

  “看样子你好像不太想和我沟通。”

  见对方不在理会自己,刘安生等了一会后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紧接着直接站了起来,作势就要将身上仅剩的睡衣褪去。

  手刚刚放到肩带的位置,体内沈雨沭的声音便再一次的传来。

  只是很小。

  【13年……】

  得到准确的信息之后,刘安生呆愣了片刻,很快他便进入了状态之中。

  重新坐回床边,右手握紧脖子上戴着的吊坠。

  语气压低。

  “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样子你母亲什么都没告诉你。”

  【……】

  “我现在还记得以前她小时候很爱哭……没想到已经这么大了吗,而且孩子也这么大了……”

  意识空间里的沈雨沭显然并不理解对方的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只是通过相同的视角,看着对方轻轻的搓揉着那张照片,似乎照片中的母亲……是他多年的好友。

  沈雨沭似乎想到了什么。

  她的母亲在很久之前就已经病逝了,而身为小家族的女人,她之所以会嫁给自己父亲也是因为所谓的政治婚姻。

  在她刚刚记事的时候,时常能听母亲谈论起以前的事情。

  听得最多的……便是母亲的哥哥。

  那个在她嫁入沈家没多久后,便意外去世的舅舅,而从此刻控制自己身体的神秘人,对照片中母亲表露出的那份思念……

  外加刚刚清醒时,对方那看似想要破坏照片,实际上是抚摸照片的举动……

  聪明的沈雨沭,很快便联想到了对方的身份。

  他……就是自己那早已经去世的舅舅!

  一想到这,意识空间里的沈雨沭便满脸震惊,她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自己那早已埋进地底的舅舅竟然会以这种形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对方的想法,此刻的刘安生并不知晓。

  他已经编好了自己的身份,只要说是她母亲不小心将血滴到了吊坠上,而自己是一名存活在吊坠中的上古修士,因千年前的一场意外,残魂附在了吊坠之上,可保她一生平安。

  然后在给她扯一些练气之类的东西,忽悠一下应该能成。

  短时间内也想不出太好的理由,正当刘安生酝酿好情绪,准备扯出这套在网络小说中已经俗套的说法时……

  体内的沈雨沭,一句话喊了出来。

  将他还没开口的理由堵了回去。

  【你是……我舅舅?】

  “……”

  嗯?这什么意思?

  【我以前经常听母亲提起你,虽然你已经去世十七年了……但,我没想到你竟然……】

  “……”

  【我母亲经常说这个是她最宝贵的礼物,她一直视为珍宝……可当她把吊坠交给我后,很快就生了一场重病……】

  “……”

  【你一直都在保护着母亲……对吗?】

  “……”

  【舅舅?】

  沈雨沭的话一字不差的落入了他的耳中,这让原本编好借口的他瞬间如同哑巴了一般。

  嘴唇微微张开,刘安生握着那个镶有对方母亲的照片,下意识的有些失神。

  她……怎么自己把借口给我找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