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我有一座山

我有一座山

老街板面

  • 现实

    类型
  • 2018.02.12上架
  • 229.25

    连载(字)

1.71万位书友共同开启《我有一座山》的现实之旅

舵主空谷生幽兰 舵主宝宝的爹爹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离婚

我有一座山 老街板面 2379 2018.02.11 23:22

  “砰”随着这一声落下,红红的离婚证上印下深深的钢印,民政局里,于飞深深的吐了一口气,至此,七年的婚姻宣告结束,看着身边女人的侧脸,于飞感觉到有种深深的陌生感。

  于飞是个八零后,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里,父亲是个教师,母亲是一个典型的农家妇女。

  也算是半个书香门第。上面还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于飞是最受宠的那一个,哥哥姐姐对他也很照顾。

  赶上改革开放的时代,也就是赶上了好日子,是老一辈对于飞这一代人经常说的一句话。

  于飞却一直不那么认为,爷爷娶奶奶用了一斗米,父亲娶母亲用了一扇猪。

  他娶个媳妇却用了父母所有的积蓄,还有自己下学之后几年打工所有的剩余,另外父母还背了一身的债。

  媳妇娶回家的时候,母亲就告诉他:媳妇娶回来,一定要对她好点,孤身一人刚到咱家会有生疏感,等有了孩子就好了。

  母亲没有读过书,但她用她的生活经历叮嘱于飞,于飞很听母亲的话,对他的媳妇很好。

  结婚后,于飞跟媳妇在家待了半年后来到外面打工,这几乎农村的普遍现象,每年在外面打工一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家几天。

  于飞也没有什么大志向,老婆孩子热炕头,种上几亩田,这是他向往的生活,但现实是他必须每天在工厂里面做流水线上的半机械手臂,就是那种不用思考,只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规定动作,不用考虑其他的一线员工。

  不过工资还行,在当时每个月都有三千元左右可拿。在当时已经算是很高的工资了。跟媳妇两个人加起来每个月都有近六千元,于飞感觉到很满足了。

  第三年于飞有了一个可爱的闺女,取名果果,很可爱,成了家里最受宠爱的小公主。于飞的干劲更足了,每天看到女儿的照片,大大的眼睛,柔软的头发,粉嘟嘟的脸,感觉整个世界都是明亮的。这也让于飞对媳妇更好了。

  女儿一天天长大,越长越可爱,很快就到一周岁了,于飞的媳妇却不想在家待了,她想出去不想带孩子了,但于飞却想等孩子再大点再让她出来。

  为此他们激烈的争吵,但最终于飞选择了妥协,孩子断奶以后跟着爷爷奶奶。

  但她也不想进工厂上班了,她听说她表姐在深市那边开个美容院,开了两年现在连车都买了,于飞媳妇想去找她。

  于飞想了想也就答应她了,千言万语抵不过她那句:就你每个月拿那点钱够干啥的。

  于飞又继续回到工厂上班,孩子在家里跟着爷爷奶奶,媳妇去了深市,过起了两地分居的日子,时不时家里就会打电话,今天小果果会叫爸爸了,今天小果果会自己拿勺子吃饭了……

  跟媳妇通电话她总是说这边的人好有钱啊,随便做个面部护理都要三四千,有时也会高兴的说自己有学到多少多少……后来再跟她通话总是说很忙……

  孩子越长越大,于飞和媳妇越走越走远……

  直到有一天,媳妇突然出现在于飞的面前,说:我们离婚吧!

  为什么?我对你不好吗?于飞有点呆滞。

  你很好但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于飞媳妇如是说。

  我们回家去,不在这深市待了,于飞认为是这个城市让她变了。

  你明不明白,你现在一个月工资都不够别人做一次护理的,不够在KTV消费一次的,不够别人身上一件衣服的,你又不求上进,每个月就那点死工资够干嘛的?

  我这点工资怎么了?饿着你了?冻着你了?让果果少了奶粉了?我没偷没抢,不坑蒙拐骗,我用自己的血汗换回来的钱怎么了?于飞有点激动的问道。

  提到果果,于飞媳妇的眼光闪烁了一下,但随即恢复了坚定:“随你怎么说吧,我现在就要求离婚,要不然就让你永远找不到我,果果我留给你,你爸妈带着挺好的。”

  于飞深吸了一口烟,看了媳妇一眼:“好!”

  第二天于飞就自离回了老家,找到户口本,结婚证,把事情跟父母说了,父亲和母亲没有很惊讶,只是问于飞还有没有挽回的可能。

  于飞看了一眼因为自己回来而高兴的蹦蹦跳跳的女儿,回头跟父母说那不可能,她是铁了心要离。

  父亲说:“这两年梦飞(于飞的媳妇名字)回来打扮和说话的语气就知道咱们家留不住她,就是可怜了果果了。”

  从媳妇说离婚到回家没掉一滴眼泪的于飞,这时却再也忍不住了,鼻子一酸,眼泪再也止不住了,果果看到于飞哭了,跑过来用小手笨拙的帮他擦着眼泪,对他说:“爸爸不哭呦,我把糖给你吃,我一哭奶奶就给我糖吃。”

  于飞抱着女儿,拼命的点头,却没有说出一句话。

  有人说在民政局大厅吵吵闹闹的不一定会离婚,但安安静静来的总是来一对离一对。

  于飞感觉说这句话的人很有经验,在他们前边的应该是一对刚结婚没有多久的夫妻,两人从一进门就吵个不停,但听他们说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一会是拉拉扯扯,一会又是凑在一起低声细语。

  感觉不像是来离婚的,像是来秀恩爱的。

  于飞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媳妇,哦,过了今天就不能再叫媳妇了。很淡定,一直在低头玩手机,应该是在跟人聊天,感觉他们坐的很近,但又离得很远很远。

  终于轮到于飞了,主要归功于前面那对小夫妻,俩人不知怎么说的,又手挽手的离开了民政局,估计又和好了……

  复印,照相,签字……随着一系列程序,最后碰的一声盖上钢印,于飞恢复了单身,哦不对,是单亲爸爸了,梦飞明确的表示放弃孩子的抚养权。

  走出民政局大门的时候,梦飞对于飞说:“以后对果果好点,就是你再找的话,希望你找个对她好的后妈。”

  “这个不用你多说,果果是我的命根子,她比我的命还重要,不会让人欺负她的。再说以前我是疼两个闺女,以后我就只会更疼这一个小闺女了。”于飞盯着她说到。

  听到这话,梦飞咬了咬嘴唇,随即放开: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对我也很好,但我们的性格实在不合适,我所追求的你给不了,这样在一起你累我也累。你以后会遇到更合适的,……

  “行了”于飞打断她的话“人家说离婚做朋友,我没有那么大的心眼,以后咱们就是陌路人了,不用给我发好人卡,我是什么样的人我自己比你清楚。

  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以后想看果果提前说一声,不要吓到她,她并不知道我们离婚了。”

  “我知道了,祝你幸福。”梦飞转身离开了。

  于飞紧攥着手中的离婚证,抬头看了看炽热的太阳,忽然不知道该往哪去……

  要不打电话给那几个把兄弟,于飞想到,随即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二哥,我离婚了!”

举报

作者感言

老街板面

老街板面

第一次写书,这里有一些我的亲身经历,文笔不好,想要表达的东西,没有表达的很清晰,文底不太好。

2018-02-11 23:2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