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四大名楼之琉璃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四 华府的变故

四大名楼之琉璃阁 安缡 4863 2018.10.12 17:28

  昨夜下了一场雨,琉璃阁莲池里面的粉莲开的譬如娇俏少女,碧绿的莲叶如同洗过铅华般莹莹如绿宝石。

  戴娇月推开屋门,深深呼吸了一口山间极净的空气,雨中似乎还伴随着莲花清甜气味。

  “戴小姐,你醒了。”一位阁中女弟子站在身后温柔笑道,“已为戴小姐备好了早饭,戴小姐吃过便可自行下山了。”

  戴娇月愣了愣,稍微弯腰“多,多谢。”

  女弟子不再多言,便离开了。戴娇月昨晚已经想好了,既然自己决定了要追随这离剑,那么他身在杭州,自己也将跟过去吧。

  吁。

  马车稳稳停在华府门口,龙叔撩开车帘,缓缓下了车,而后车帘内又伸出一只手,华少爷也回来了。

  龙叔跟着管家把马车后面的货物一个个搬走,华子陵走下马车,华珍便迎面走来,“哥哥,你终于舍得回来了。爹可老是在念叨你呢。”华珍难得的开怀大笑,华子陵轻轻拥着华珍肩膀入府,“走,给你看看哥哥给你带回什么什么好礼物了。”

  “好。”华珍笑嘻嘻的回应。

  在别人看来,这不过是最寻常不过的兄妹情谊,而只有身处其间的人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心情。华珍从心底里面是一直不喜这个哥哥的,因为太懦弱,太优柔寡断,没有男人该有的豪气。华子陵一直不喜欢这个妹妹,因为太张扬太跋扈,想得到的东西没有得不到,龙叔跟在后面,这两兄妹一个心狠手辣,一个心如毒蝎,没一个好东西,不过脸上还是笑嘻嘻的望着他们的背影,对着旁边的管家道,“这小姐啊,还是最亲哥哥了。”

  管家也是笑笑,“是啊。”

  龙叔经过花园,看见了晴儿,晴儿拿扫帚的手抖了下,内心又激动起来,龙叔回来了,他带回了什么好消息,少爷他还好吗?

  龙叔对着晴儿点点了头,晴儿心砰砰乱跳。

  晚饭时分,晴儿早早地在老地方等候,不久,黑暗中走来一人,正是龙叔,晴儿紧紧捏住手里的荷包,绣的寒梅被她捏的发了皱。

  “龙叔,少爷他还好吗?”晴儿低着头娇羞地问道。龙叔微微皱眉,“不太好。

  晴儿一脸担忧,“少爷,他,他怎么了?”

  龙叔没有回答他,低头看见了她一直捏住手里的东西,问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晴儿抿嘴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龙叔,这是我绣的荷包,我想给…给…”晴儿一直羞于说出口,脸都快憋红了。

  龙叔终于展了颜,和蔼笑道,“你想送给少爷?”

  “我,我……那个,想……”晴儿语无伦次地说,眼神避开龙叔的直视。龙叔伸出手,晴儿便把荷包给了他,“拿来吧,我替你给他。”

  “谢谢龙叔。”晴儿小心翼翼地递上自己的绣了很久的荷包。“对了,龙叔,上次的那个事情解决了吗?”

  “没有,背后势力很强大,你我根本不是对手,水太深,你在华府千万小心!”龙叔细细叮嘱。

  晴儿点点头,龙叔离开。回到住所,晴儿看了看旁边空的床铺,为黛儿敢爱敢恨所折服,在这个偌大的尘世间,能遇到一个自己愿意付诸真心的人,也很难,愿你能够追随自己的幸福,黛儿。

  戴娇月跟着众人上了南上杭州的渡船,披着头巾扮作妇人的她回头望了一眼身后云雾环绕的丹霞山,心中默然,这个地方留下了太多记忆,而这些记忆恐怕这一生都无法忘记。

  根据阁中弟子提供的地址,戴娇月看到了信中的客栈,她拉了拉头巾,遮住自己的脸,往客栈柜台走去,掌柜看见有客人,连忙招呼道,“客官,打尖住店?”戴娇月连忙问到,“掌柜,你这儿是不是住了一群看起来像江湖人士的人,为首的是女的,看起来很霸气,然后跟着一个女贴身丫鬟,还有一个冷冰冰的男人,剩下的都是些男人。”掌柜一愣,回想了下,的确有这么一群人,不过客人的信息最好不好随意说出,便问戴娇月,“你是他们什么人

  戴娇月委屈地回答,“我是他们……”戴想了想好像自己和他们没什么关系,自己只不过是个跟班。语气随随即一转“我是其中一个人的未婚妻,他抛下我,跟着所谓的人生理想远走高飞,害得我被左邻右舍的嘲笑,说我嫁不出去,这不我就来找他了。掌柜你可一定要帮我啊!呜呜呜。”作势,戴娇月作出一副要哭一场的样子。

  掌柜也是心善之人,见面前的女子朴素打扮便也信了七八分,加上女子的梨花带雨又添了一分,索性埋首拨了拨算盘,”唉,他们不在,出门去了,为首的已经出门还几天了,没有回来,现在唯一每天回来的,就是一个年龄稍长一点的女子,最近杭州不太平,很多地方都失踪了女子,你啊,早点找到你郎君赶紧回去吧。”掌柜说罢便没再理会她了,继续做着自己手中的事情,戴娇月抿抿嘴,心想干脆自己在这里住下来吧,反正知道他们住在这儿,早晚有一天会碰见的。

  琉璃终于走入了小镇的入口,石碑上刻着“雨历镇”,从圣医住处山顶沿途走下来,也走了将近两日,琉璃一直在思索,那个柔弱的公子是怎么把自己带到山顶上去的?他又是怎么下来的?心中有太多的疑虑,看来只有找到他才能问明白,可是现在根本不知道他在哪,不过看来是性命无忧。琉璃紧握手中的短剑,一进入小镇,她就觉得有股视线始终环绕在周身,这里的村民也是怪怪的,面无表情,整条街道看起来整洁有序,但始终透着诡异。琉璃走到一处茶水铺,试探性地询问,“店家,上一壶茶。”在铺子里面忙绿的老板僵硬的转过头,看了一下琉璃,然后又僵硬转过身子,提着茶壶和杯子走过来,倒水,一连贯的动作做出来,琉璃看不出哪里有问题,如果非要哪里有问题,那就是他们的动作太僵硬了,就像死去的人。

  “莫非?”琉璃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瞳孔收紧,抓起桌子上的剑。她听说过西域的一个奇异的组织“黑月教”,相传他们有个禁术,能够让死去的人如同活人工作,生活,而死人完全不会知道自己已经死了,“难道?”

  “不错,就是你想的那样!”身后忽的出现一个声音。

  琉璃猛地抽出剑,指着来人,“你是谁?”

  面前的人身穿一身白衣,嘴角挂着笑意,看起来丝毫没有害人之心,两手空空,不过背上却背着一个小背篓,里面冒出了一些绿色的叶子。“你和他们一样吗?”琉璃问道,所谓一样意思就是问他是活人还是死人。白衣人哈哈大笑,“保证是活人,我是这里的村医,我叫白潳,姑娘怎么称呼?”琉璃见没有威胁,收了剑,剑入鞘,牵动了肩头的伤。白潳见琉璃微微皱眉,肩处无力,必是受了伤。“你受伤了?”琉璃也不惊讶了,能在满是死人的小镇悠然自得,医术必定是高超的。点点头,“不过已经处理好了。”白潳继而问道“是山顶那位救了你,你中的可不是一般的毒,他能救你,说明你有过人之处。”

  他怎么知道我是中毒了?而且也知道是山顶的那位救了我?

  白潳见琉璃沉思,“不必害怕,我不是坏人。”他们边走边聊,原来白潳是一位游医,多年前想拜访苍术前辈学习医术,可惜,苍术前辈立过誓言一辈子不收徒弟,只能说是切磋下,不过当他的对手也是种挑战,苍术前辈说他住的地方有个小镇,镇上的村民得了怪病,一夜之间,全部死亡,因苍术前辈百毒不侵,所以他逃过一死,他搬到了山顶上,独居,一直潜心研究怎么救了镇上的这些村民,看着他们人不人鬼不鬼的,苍术前辈也很难受,所以我和他一人住山顶一人住山腰,都在潜心研究怎么解除这个死亡的诅咒。

  琉璃心惊,那么是谁使他们变成这个样子的了?“你查到了什么?”

  白潳摇头,打开眼前的竹门,“查不出来的,我怀疑是某个组织把这里的村民当做实验的对象,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把死人当做工具,他们感觉不到任何知觉,也没有任何欲望,他们留在这里是因为可能不受自己的身体控制,本能使他们觉得好像自己就应该待在这里,生前在干什么,所以现在还是干什么。”琉璃觉得言之有理。白潳放下背篓,“这里很简陋,姑娘将就,现在天色已晚,你暂且歇息一碗,明天即可在镇边的渡河叫船回去。”

  琉璃感谢,白潳便走了出去,研究草药去了。

  皎洁的月挂在华府高高的阁楼顶上,楼下,望步亭,华子陵同一人坐在一起,那人背着身影,看不清。龙叔刚刚行至此,轻声隐匿在黑暗墙角,默默地听着他们的对话。

  “华公子,是不是在华府待得太舒适都忘了自己是谁了?”黑影的话颇有讽刺之意,华子陵似乎并未把他的话太放在心上,反而是问道“别光说我了,你们又干了什么好事?”黑影缓缓站起来,龙叔看见他的脸不禁皱起眉,这个脸似乎是二皇子身边的左膀右臂,他为什么会在华府?他和华子陵又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办事不力,这么久了,那个鬼地方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但是你和我们不一样,那个鬼地方谁知道存在与否呢,可是你不一样,主子要你掌握华府的财政大权和杭州所有官府的支持,你呢,做了什么,跟着一个老不死跑到杭州去了,你是去学做生意的吗?”黑影似乎有点不甘心。

  华子陵冷笑一声,“你不知道,我的处境,华子陵本来就是一个懦弱的人,如果我做的太明显,反而得不偿失,还有我那个妹妹并不简单,你可知道,她参与了一个什么样子的大案?”黑影摇头,“她什么样子,你不用管。”

  “我亲眼所见,她在做贩卖人口的勾当,真够大胆的,还和当地的知府狼狈为奸,她以为他哥哥还是之前那个傻子呢。”华子陵抬起犀利的眼眸,“她,我还不想动。”

  黑影点点头,“你们华府真是复杂,我也不想和你费口舌了,我先走一步了。”

  “慢走,不送!”华子陵说完,黑影早已跃上墙头。

  龙叔转身欲离开,身后的树枝挂了衣裳,嘶地一声,衣裳被撕了一个口子,华子陵听到声响,“谁在那里!”待行到墙角,根本无人,正想转身间,看见树枝上挂着的一块褐色的布料。华子陵取下,回忆片刻,“这个不是那个老东西的吗?”紧紧拽住布料,华子陵杀心已起。

  清晨,丫鬟们打扫的打扫,做杂事的做杂事,突然一个小兄弟慌慌忙忙穿过众人跑到女婢的住所,喊着“晴儿姐姐,晴儿姐姐,龙叔说有急事找你。”晴儿正在收拾床褥,看见一个面生的小兄弟跑来找自己,而且指明是龙叔找的,顿时心生疑惑,龙叔一般不会这么大张旗鼓地招他,而且,没有理由。

  “小弟弟,跑那么快干嘛,龙叔找我干嘛?”晴儿扶住他。

  小兄弟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也不知道,反正是龙叔叫我来找你的,具体什么事情,你过去就知道了。”晴儿留了一个心眼,趁他不注意,藏了一把软剑在腰间。跟着小兄弟走,越走里面越觉得不对劲,

  晴儿拍了拍小兄弟的肩膀,“小弟弟,这里不是龙叔住的地方吧?”前面走的小兄弟不说话,就默默地走在前面,晴儿感觉不妙。转身欲走,身后的屋门突然开了,“晴儿,你怎么在这?”是华老爷,前面的小兄弟见老爷打开了房门,见机跑了,晴儿知道龙叔绝对出事了,他们肯定想知道和龙叔内应是谁,幸好老爷无意救了自己。

  “给老爷请安。”晴儿见机随即跪下。

  华老爷叹了口气,“起来吧。”华老爷关了门便离去了,晴儿四处也没找到那个小兄弟的影子,估计早就跑掉了。

  隔了好几天,龙叔都没有联系晴儿,她知道肯定是出事了。

  惴惴不安了好几天,半夜,有人敲了窗户,然后传来几声咕咕叫,是特别的暗号,晴儿穿戴好,出去。黑暗里面,龙叔满身是伤,浑身血污,见到晴儿赶紧抓住她,“快逃,华子陵只是我们的关系了,我是逃出来的,他们用刑,我这把老骨头真是熬不住了,杀了看门的逃了出来,你赶紧逃吧,能逃多远逃多远。”晴儿赶紧扶住龙叔,眼神坚定“不要,龙叔,我救你,记得保护好华少爷。”

  龙叔看到她坚韧的眼神,思虑再三,重重点头,“晴儿,你的荷包我给少爷,他夸你做的很好,他很喜欢。”晴儿眼神放出光来,“真的吗?他真的这么说吗,太好了。”晴儿喜极而泣。

  远处突然传来亮光,“那个老东西,就在这附近,快寻。”吵闹声惊醒了丫鬟婆子们,“大晚上吵吵什么,还让不让人睡了?”一个丫鬟打着哈欠嘟囔。

  拿着火把的人充满杀意的眼神一眼望过去,丫鬟们不敢说话,妈呀,他这眼神好吓人。“出什么事儿了?”管家也赶来了,一边跑,一边系腰带。“老管家,我们在找奸细,没你们什么事儿。”

  “奸细?”众人欷歔。

  沿着血污,他们跟到一处草丛面前,为首的扬了扬火把,“出来吧,不然我们乱箭射死你。”大家安静地等待着,看看究竟是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草丛里面走出来一个人,是晴儿!众人惊呼,“晴儿你,你怎么?”晴儿也不慌乱,“大家不必惊慌,我只是来告诉大家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有人问道。

  为首的喝到“别听她胡说。”

  “怎么可能是胡说呢?现在在府上的华子陵华少爷是假的!哈哈,你们一直都被蒙在鼓里!”晴儿呐喊。

  众人一个个惊愕的表情,“假的?怎么会呢?”

  晴儿身后走出来一个满是血污的人,待走近些才发现是龙叔,“天呐,龙叔你怎么受这么重的伤!”一个和晴儿走得近的丫鬟脱口而出,大家这才认清楚的看到面前的这个人是平时慈祥的龙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