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门徒三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2章 娘的,真晦气

我有门徒三千 西瓜橙子冰 2324 2020.11.29 10:02

  “老夫腾蛇洞天长老,这位是长青宫主吧,今日之事请多多赎罪,老夫一定……”

  前路突然被挡住,地冰马上开口解释,他可没有手里这个蠢货头铁。

  下一刻,地冰和慕齐的眼中,泛起了一道紫光,肃杀之气衍生,就看到了一根紫色的手指浮现而出,隔空冲着他们袭来。

  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地冰神色大惊,顿时抓着慕齐往后退,身前刹那间浮现出了大片的冰屑,缔结成了一块晶莹的盾牌挡在了身前。

  轰!

  然而,刹那间,盾牌被一指头击碎成了粉末,接着如闪电一般朝着地冰印下。

  这一刻,他将手里的慕齐抛向了远方,自己身上再次泛起了一道冰晶,和夏禹的攻击撞到了一起。

  噗!

  轰鸣声中,地冰身子横飞出去,衣袍碎裂、肌体崩裂开来,直接撞到了不远处的山石上,溅起了漫天的乱石。

  “噗~夏宫主息怒,老夫有话要说。”

  可惜地冰的话可放屁一样没有,夏禹的大手朝着远处的慕齐拍落。

  啪!

  慕齐身子高高的飞起,身上汇聚的寒冰血气碎裂,脸颊高高的鼓胀起来,身子重重的砸在地上。

  “你~干~呜~妖~杀~略~你~”

  啪~

  又是一声响起,慕齐再次飞起,接着夏禹将其抓到了近前,幻化出来的手掌,在其身上抓出来了一个蛇形玉器,散发着一股威严。

  难怪这么嚣张,原来身上带着家伙。

  一脚将慕齐踢到了青鱼面前,夏禹没有说话,但意思很明显。

  青鱼也不客气,百宝囊中灵光一闪,出现了数根细长的骨针,一把拎起慕齐几个起落去了旁边的山谷里。

  “啊……”

  “我要杀了你。”

  惨叫声连连随之响起,听到夏禹有些发愣,原来青鱼还有这手段。

  另外一边,地冰踉跄起身,身上的衣袍凌乱,黑发披散,血迹斑驳,看向了夏禹。

  “你不能杀他。”

  夏禹看向了地冰,说起来这师徒两人的样子他早看的清楚,哪里是师徒,分明就是随从和少主的关系。

  “他是腾蛇洞天慕老祖的嫡孙。”

  这么嚣张,果然是有来头的,这特么就是现实。

  夏禹没有开口,对于腾蛇洞天的实力,他并不清楚,陵荒域这么大,古国洞天这么多,他哪里能了解的清楚。

  实话实话,他可真的是一点不想惹麻烦,眼下他的麻烦就不少了,但架不住总有人上门来找死。

  到现在他也是稀里糊涂的,都不知道这两个家伙上门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看到夏禹依旧沉默不语,地冰的心里不由得再次一沉。

  说真的,听着山谷里慕齐传来的惨叫,他心里也十分的解气,他早就想这么干了。

  但解气归解气,这家伙真的有死在这里,那么他也别想好过了。

  或许长青宫主不知道腾蛇洞天的实力,所以才敢……

  心中想起这么个因由,地冰忙着开口说道:“腾蛇洞天慕老祖已经修行到了洞天境中期,洞天境后期就差一线,是仅次于洞主的强者,就这么一个嫡孙。”

  按道理来说,偏远之地的最强者也不过洞天境初期而已,他一路南行,已经在数个六品部落待过。

  哪一个部落面对他腾蛇洞天,不都是好好伺候着。

  慕齐在这些部落看上哪一个族女,无不是乖乖的送到房间里,这多正常的事情,一路来祸害的女子多了去了,就算是嫡血族女也都有两位,没有问题啊。

  到了学宫看到突然出手的青鱼,他就知道长青学宫和那些六品部落不一样。

  “洞天中期?”

  夏禹神色未变,果然有实力,所以更不能让其离开了。

  干都干了,这样的纨绔留下更会坏事,一旦活着接下来必然会变本加厉。

  “你在教我怎么做事?”

  话音落下,夏禹的身上泛起了一股凌厉,炽盛的金光绽放,无形的气浪扩散开来,手掌拍落有光明符文显化,如金日坠落一般。

  “你……”

  察觉到了夏禹的杀机,地冰顿时神色大变,手里结印而起,有冰晶显化然而紧随着融化成了水滴,夏禹的手掌印在了其胸膛上。

  咔嚓~

  下一刻,地冰的气息戛然而止,双眸瞪得大大的,神彩黯淡下来。

  这是夏禹干掉的第一位在真丹境,就参悟了道法的武者,而且实力还不差。

  说实话,他对这人感官没多差,可惜腾蛇洞天有些厉害,一旦放虎归山,腾蛇洞天怕紧随着就会杀上门来。

  既然动手了,那就利索点。

  大族一挥,将地冰的尸骨收了起来,顺带着将其百宝囊收到了手中。

  “长青,将今日凡是和这两人交谈、见过的弟子名录统计出来,全都调入试炼秘境,暂时不要和外人接触。”

  干掉一位洞天境武者的嫡孙,要说没压力那是假的。

  这样的玩意今天就算是放其离去,来日也是个麻烦。

  纨绔之所以是纨绔,心中早就是无法无天了,一点不如意那就是睚眦必报。

  “老师,我给你惹麻烦了。”

  很快,青鱼回到了夏禹的身后,扔过来的慕齐身上,扎着两根银针,除此之外其他地方没有多大损伤。

  “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贱人,你等着。”

  慕齐的眼睛瞪得滚圆,充满了怨毒,这一幕尽收眼底,夏禹无奈的叹了叹气,娘的真是晦气。

  青鱼没有下狠手,他心里自然明白,这样的玩意谁见了不头疼。

  这样的纨绔,你说不弄死他吧,他有恃无恐。

  你说弄死他吧,他有恃无恐,觉得自己后台很硬,碉堡了,你不敢。

  “杀了,扔山里喂狼。”

  怒目而视,充满怨毒的慕齐,顿时神色愣住了。

  “呜呜~我是慕……”

  噗~

  一道灵光闪过,血痕在脖颈处浮现,慕齐的神色滞待,眼中有着大大的不可自信。

  怎么敢?

  他们怎么敢?

  ……

  慕阳城。

  恢弘的府邸依山而建,在府邸中的一座古朴的石殿外,喧闹声响起,将祖殿外的宁静打破。

  “我儿……”

  凄惨的叫声中,一位胸前身姿挺拔宏伟的女子踉跄而来,一双杏花眼、微微翘起的嘴角泛着一丝刻薄。

  “是谁杀了我儿,我要让他举族陪葬。”

  哭喊声中,一身华服的慕陵出现,妇人看到后,一下子扑了过来,死死地攥住其手臂。

  “慕陵,你儿子被人杀了,你这个当爹的竟然还无动于衷。”

  慕陵眉宇间蹙起,压抑着怒意,将附在自己身上的妇人推开。

  “现在知道后悔了,这就是你教导的好儿子,真以为我慕家是陵荒之主,可以为所欲为吗?”

  一声厉喝,让妇人神色愣了一下,但随之又变得疯狂起来。

  “齐儿虽有些顽劣,但也是你的种,也是老祖最喜欢的孩子,你竟然说出这种话……”

  “够了,把夫人送回去。”

  慕陵眼中闪过一抹厌恶,抬了抬手臂,将攀附在自己身后的手撂下。

  “来人,去给我查,到底是谁干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