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门徒三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9章 弟子入学宫

我有门徒三千 西瓜橙子冰 2082 2020.11.24 10:00

  仔细翻看了魔诃在学宫中留下来的相关记载,虽说还没有搞清楚魔诃身上有什么隐秘,但已经足以证明他身上存在机缘。

  不愿意待在学宫,次次回来后都会带回来一些入了品阶的灵药。

  这一次进入金翼陆诛杀金翼族的任务,这家伙金翼族只斩杀了两位,反倒是灵药采回来接近二十一株,其中还有一株接近八品的灵玉髓。

  这说明其对灵药感知很不错,这样的弟子应该放在灵药园才对。

  还有一个怪异的地方,魔诃似乎并愿意在学宫中居住,每次来交了灵药换取善功后,就会离开学宫,这说明其在学宫外有隐秘的住所。

  很快夏禹就做出了决断,准备再观察观察看看再说,不过魔诃怕是被骨千盐给盯住了。

  骨千盐这家伙可不是好鸟,看来要小心才是。

  ……

  转眼间,四天过去,正午时分,羊山东部荒原上,一条黑色的长龙涌动,数以百计的奴隶殿黑甲骑士游走在外。

  奴隶们十人一伍,反手束缚着手臂,相互牵连着被押解过来。

  “快点走。”

  哪一位奴隶走慢了,游走的骑士凑上来就是一鞭子,骨千盐对于耳边的怒骂、呜咽声视而不见,这些事情早已经司空见惯。

  不时,还有气若游丝的身影从队伍中拖拽出来,扔进荒草中,等待死亡的降临。

  啾~

  一声厉鸣,腐烂了身子的黑鹰落了下来,朝着抛出来的身影扑去,张开了大嘴,将奄奄一息还有一口气的身影吞下。

  羊山山门外,弟子们早已经准备好了,这些琐事庶务早就不需要夏禹亲自动手。

  在山门的荒原上挖出了三个大池子,每一座都有三十丈大小,里面水波涟漪,玄灵立在水岸处往水撒落一下药粉。

  在水池的一旁,搭建起了两座小石屋,石屋旁还有一座火坑,兽油滋滋作响,火焰烈烈。

  石屋外,一群女弟子正在准备着衣袍,有兽皮包裹的衣服堆积成山。

  “夏宫主,在下如约而来。”

  山外石亭立于十丈高的土坡上,骨千盐来到了夏禹身旁,一副恭敬的样子。

  “骨执事不必如此,请坐。”

  骨千盐的眸光落在了面前石桌伤的一只玉瓶上,眼中散发出了一抹火热,他压下自己的悸动坐下。

  此刻,石亭外的诸位弟子也已经忙碌开了,登记造册、洗澡换衣。

  第一次开山门的时候没有那个条件,眼下有了自然要做好,汲取了上一次的经验,奴隶殿送来的人,身上没有伤的终究是少数。

  三座大水池中,第一个放的是普通的药粉,用来清洗身上血渍、脏物,第二个水池中是放的活血化瘀的普通药草,第三个池子里放的是一些补气药粉。

  每一个弟子在登记造册后,经过三个药池的洗礼,然后领取自己的新衣服,至于换下来的旧衣服,直接扔进兽油火塘中烧干净。

  三十个登记通道负责造册,速度还是很快的,一个个弟子经过洗礼后,换上了一身普通弟子的黑色兽袍,然后在人引领下喝起来肉糜粥。

  “这是骨执事需要的东西。”

  夏禹将身前的玉瓶推到了骨千盐面前,骨千盐伸出干瘪如鸡爪的手抓起来玉瓶,打开后放在近前辨认了一下,随即收了起来。

  “下次凑足人数,再来叨扰。”

  骨千盐也不耽搁,得到东西后,带着麾下人手很快远去,消失在荒原上。

  很快,阳鹤来到夏禹面前,说道:“山主,一共是四千八百七十六人,有两百二十人重伤,能不能救活还不确定。”

  “让玄灵去救。”

  这些弟子已经算是入了学宫门了,没的说自然是要救的,救不活那也只能说其命不好。

  ……

  薪火塔上,夏禹俯瞰四周,今夜的学宫特别的热闹,新的弟子们入住,有些喧哗。

  一应繁琐庶务,自有下面的人去安排,这些奴隶殿送过来的弟子们,身体都不太好,还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不过这些事情,他并不准备亲力亲为,等青鱼外出招收弟子回来,学宫外院的弟子估摸着会破万之数,到时候、筑基、融血、神火三院,弟子断层的问题就解决了。

  学宫的另外一边,依山而建的小院中,万擎和穆灵立在院外巨石上,看着学宫新弟子入院的场景。

  “都是好娃娃。”

  穆灵抚着胡须沉吟着,眼中闪过一抹狠辣,道:“奴隶殿这帮畜生,早就该下地狱,永不超生。”

  万擎没有说什么,身旁这位老伙计就是奴隶出身,对于奴隶殿可以说是恨之入骨。

  但奴隶殿是庞然大物,不要说他小小的真丹,就算是开天辟地的大人们,也拿奴隶殿没得办法。

  “好好调教一下,都是可以敢打敢杀的好儿郎。”

  这时,穆灵转过头看向了万擎,发什么呆呢,自己的话都没回应。

  “我说老万,你别想了,想就能再回神火陆吗?”

  穆灵轻轻叹息,道:“域外战场有多少袍泽战死,咱们流落到偏远陵荒,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能留下一身残躯也是一件幸事。”

  万擎眸光中闪过一抹凌厉,狠狠的说道:“没有域外战场,哪里有大荒人族的安宁,若人人都有避战的心思,那还了得。”

  对此,穆灵不在言语,轻轻摇头。

  人各有志,他已经老了,满身伤痕,落叶归根,能够将一身残躯死在人族大地,也算是无憾了。

  两个老友不欢而散,穆灵摇头朝着远方走去,一路进入了筑基院,看着这些刚刚脱离奴隶殿魔爪,眼中有着胆怯、期待、迷茫的小家伙。

  一大批弟子入院,作为宫主的夏禹并不忙,反而是最闲的一个,窝在薪火塔中继续参悟神火,一枚枚火纹就像是天符一样,晦涩难懂不说,还有很多种的含义。

  往往上一眼是这个意思,下一眼又成了另外的含义,给人似是而非的感觉。

  天地大道那是天地秩序的显化,字字珠玑,想要参悟本要靠悟性,相同的法不同的人参悟会得到不同注解,夏禹此刻就和这些道纹杠上了。

  暂时炼化不了你,难道还啃不下你的皮毛,这神火他吃定了。

  ps :求推荐票,下一更在12点左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