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门徒三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4章 神火炼体 弟子危险

我有门徒三千 西瓜橙子冰 2135 2020.11.26 10:12

  外院大殿。

  尧宇恭敬的离开,此刻他心中所想,早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无比的庆幸自己没有悄悄离去,否则的话如何能够得到如此神书。

  原来,这才是学宫真正传承所在,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却以为看到了整个天穹。

  看着尧宇离开,夏禹长长舒了口气,想要让弟子归心,自己不拿出点东西,还真不行。

  ……

  羊山外,骨千盐掠空而来。

  立于山门外,看着云雾缭绕的群山,他的眼中迸发出一丝杀机。

  夏禹闭关不出,可算是把他急坏了。

  见不到夏禹,就拿不到金翼族宝血,拿不到金翼族宝血,对于他的修行就有着制约,耽误了他的计划,这一切都是夏禹害的。

  骨千盐来了?

  外院大殿,夏禹听到弟子来报,方才想起来,自己和奴隶殿这家伙有着约定,只不过因为自己参悟神火,一下子过去了三年时间,将这件事耽误了。

  “夏宫主。”

  看着出现在面前的骨千盐,夏禹顿时感觉一股凉飕飕的寒意袭来,骨千盐立在面前,干瘦的身子裹在黑袍中,一双眸子黝黑,给人一种如同深邃幽潭一般的感觉。

  “咱们的约定?”

  阴戚戚的声响中,带着一丝冷漠。

  语气中有着一种兴师问罪的气息。

  “约定自然是算数的,有多少人就有多少滴宝血。”

  “好。”

  话音落下,骨千盐身子浮现出丝丝缕缕的黑气,也不耽搁离开了大殿。

  就在刚刚一瞬间,夏禹有一种被蛇蝎盯住的感觉。

  “长青,魔诃可在学宫?”

  宫灵显化在夏禹面前,回应道:“弟子魔诃并没有在学宫中,上一次返回学宫是在一个月前,目前实力神火境巅峰。”

  下一刻,夏禹消失在了大殿中,回到了薪火塔中。

  骨千盐这东西气息不过真丹境,连圆满都不是,但却带给他一丝危险的的气息,干瘦的身体中好像潜藏在恐怖的气机。

  自己闭关三年,中断了和其之间的宝血交易,这笔账恐怕被骨千盐算到了他的头上。

  娘的,这种没有底线的玩意,都是疯子。

  薪火塔中,夏禹看着跳动在面前的神火,挥手招了招愿力火塘中的紫色愿力,接着身上浮盈了一重淡淡的紫气。

  刹那间,他朝着神火撞去,顿时炽盛的火道神华将他整个人覆盖,逐渐的朝着他全身四肢百骸、肌体皮肉中没入。

  这一刻,他就好像陷入了炽盛的火山中,神火化为了数千上万道细小的火龙,朝着身体各处钻去。

  痛!钻心的痛,就好像每一寸血肉都有小虫撕咬。

  强打着剧痛,心念念动间,夏禹体内血气鼓荡,气海中真丹绽放出了金光,丝丝缕缕夹杂着金光虚幻符文的血气涌现。

  融入体内的神火,被血气席卷化纳入周天气海中,接着又从气海中流淌冲出,宛若浩瀚大江一样,炽盛腾腾,沿着血气游走的路径,冲刷着肉身。

  一遍又一遍,血肉中有着点点污垢被神火灼烧,化为黑烟从体内冒出。

  神火渗入骨骼,入髓海,将潜藏在体内深处的后天污垢气息灼烧,由内到外,席卷了全身每一个地方。

  逐渐的神火化为了一座火山烘炉状,将夏禹完全给包裹在了里面,唯独正上方的位置有一道紫光如瀑垂落下来。

  夏禹的气息也慢慢的缓和了下来,不在需要不断调动血气来滋养灼烧的肉身。

  神火如游龙游走于全身内外,沿着血气贯通的脉路,最后汇聚于周天气海。

  周天气海上空,一颗金色如同光明星辰的真丹沉浮,神火的在真丹周围,幻化出了一道道虚幻的兽影,如真龙、神凰、玄鸟、金乌。

  这些神兽虚影,朦朦胧胧,如同泡影一般,但偏偏又透露出一丝永恒不灭的气息。

  越来越多的神火汇聚在了真丹外,然后顺着真丹上布满的裂纹,朝着真丹内部钻去,逐渐的开始没入真丹中。

  薪火塔中,包裹着夏禹的神火,也犹如薪柴烧尽一样,火焰逐渐的减弱,顺着肌体没入了他的体内。

  到了最后,体外的神火完全没入了体内,吸附在了真丹上,虚幻的火焰在真丹表面跳动,一股永恒光明的韵律浮现在夏禹的意念中。

  这一瞬息间,夏禹顿时有一种感悟萦绕于心间。

  这道光明法已经化为了一道神通,烙印在了他的真丹上,成了他的本命神通。

  心神沉入周天气海中,周天气海已经扩张到了百丈大小,真丹更是大若磨盘,血气如同金霞,如汪洋一般流动,一旦运转血气,全身就有一种威压传递开来。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在真丹上烙印了一道如同大日一样的符文,散发着莫名的威严。

  ……

  骨千盐离开的十天后,羊山外荒原上,一道黑色长龙滚滚而来,超过三万名奴隶被驱赶着撑着学宫而来。

  显然这几年骨千盐也没有闲着,为了洞天境强者的宝血,他不惜余力。

  没有过多的寒暄,交接、安置,骨千盐直接带着宝血消失在了荒原中。

  在骨千盐离开不久,夏禹也悄然离开了学宫,远远的坠着骨千盐而去。

  ……

  圆月高悬,荒原上寒风呼啸,有狼嚎声在远方响起,五百多黑甲骑士如同一道洪流一般冲过荒原。

  “你们先返回沧澜城吧,老夫还有些事情要做。”

  骨千盐对着领队的骑士吩咐了一句后,身影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了昏暗的荒野中。

  啾~

  啼鸣声响彻荒野,在骨千盐的呼唤下,腐蚀了身子的大鹰落了下来,散发的腐烂气息,让骨千盐十分的享受,伸出干瘪的大手抚了抚大鹰秃噜了的羽毛。

  “带路,拿下那小子再说,待我恢复了实力,再来屠了学宫。”

  大鹰长啸一声,飞天而起,朝着远方的山野而去。

  雁落山。

  这是荒野中一座不知名的小山,山势险峻,沟壑连绵,山脉深处的一座山涧中,洞府辟在山崖上,外面有草木遮掩,并不起眼。

  山洞内,石桌石椅石床石架齐全,有着一些生活所需,山洞的一角堆满了各种兽骨。

  魔诃盘坐于石床上,身上缭绕着一股殷红的血气,血气中夹杂着丝丝缕缕的黑线,一尊朦胧的虚影若隐若现。

  山洞外,大鹰落于巨木,骨千盐看着山洞,眼中露出了一抹嗜血。

  下一更在中午12点左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