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狗粮美食家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

狗粮美食家 邪月繁花 3067 2019.09.19 19:08

  “啊,有人追我!”抬头一看,是熟人,她便求助道。

  那人皱了下眉毛,说:“跟我来。”

  他拉着刘小舟坐进了车后排座位,刘小舟弯着身子躲在他在怀里,只听前门开了又关,好像有人上来了。

  她想抬头看,却被他按住,不能动弹。

  只听那人吩咐道:“开车吧。”

  “嗯!”

  这一声回答竟来自于夏飞,紧接着就是夏飞发动了车的声音。

  刘小舟此时才反应过来,那个没有看清的另一个人便是她现在求助的人!

  所托非人!

  可惜为时已晚,无论她如何挣扎,也不能挣脱,反而在快到停车场出口时,被那人给敲晕了。

  刘小舟醒来时周围黑漆漆的,还弥漫着一股阴湿的霉味。

  摸摸口袋,手机没有了。

  在黑暗中适应了一段时间后,能够稍微看得到一点点周围的轮廓。

  “到底晕过去多久了呢?”刘小舟咂咂嘴,却没有多少唾液。

  她用手感受了一下,周围是装满了什么东西的堆叠在一起的臌胀的麻袋,霉味就是从那些麻袋上散发出来的。

  借助手上传来的感受和微弱的可视距离,她发现了成堆的麻袋之间,有一个仅能通过一人的缝隙,顺着这条通道慢慢地往前挪动。

  “这似乎是一间废弃了的仓库?”

  刘小舟感觉走了一段距离,前面却还是成堆成堆的麻袋。

  她越走越觉得恶心,浑浊的空气令她快喘不上气,强烈的饥饿感也令她的胃产生一阵阵轻微的痉挛,头晕乎乎的,嗓子也很干。

  突然,她摸到了一面冰冷的墙。

  扶着墙走了几十米左右,她在一扇厚实的卷帘门前停了下来。

  门下面的缝隙堆满了灰尘,没有光线透进来。

  她试着使劲拍打门,竭力大声呼救。

  从回声听来,空旷沉闷,莫非门的那边竟还是在仓库里!!

  意识到这一点,她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如果门只是分割了仓库,那么她在这里喊叫根本无济于事。

  这么想着,周围的黑暗和对陌生的恐慌渐渐自身后、自脚底涌出来。

  她卷缩着蹲坐在门的一侧,心情比在数月前她登上海边的悬崖时,更加得复杂。

  那时候她背着一书包沉重的狗罐头,在销售时碰了一鼻子灰,脑子抽筋跑去悬崖,就在那里遇到了同样想要了却现世烦恼的李祁峰。

  她提议把狗罐头作为两人的最后一餐,两个人一条狗就在悬崖上席地而坐,大嚼特嚼狗罐头。

  吃完后,她忽然没了轻生的念头,还强拉着他回了自己家。

  他做狗粮,当狗粮大厨,帮自己度过难关……

  虽然也有各种磕碰、误解,但平淡中的喜悦更令人记忆深刻,想起来就会嘴角上扬。

  想到这里,她又想到了敲晕她的那个人。

  “得赶紧通知李祁峰,那个人很危险!”刘小舟感觉自己没有剩下多少力气了,但仍然强打精神,做着最后的努力,用拳头一下一下地敲着卷帘门。

  ……

  为了能及时配合公安局开展调查,李祁峰和刘琮盛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李祁峰的家。

  刘琮盛把情况跟王雪莲交待了一下,同时,也让她有情况立刻与自己联系。

  然后两个人打开电视、电脑,时刻关注着是否有什么消息,又或许,怕从新闻上看到什么消息。

  李祁峰的手机响了起来,刘琮盛急忙问:“快看看是谁!”

  李祁峰看了眼屏幕,抱歉地说:“不是。”

  然后他走到餐厅接起了电话。

  “喂,兄弟,猜猜我在哪儿?”小刀故作神秘的声音从手机传来。

  “你来了吗?”李祁峰捏捏酸涩的眉心问。

  “嗯,刚下飞机。你怎么了,听着声音怪怪的。”小刀问。

  “夏飞出事了。”李祁峰说。

  “他出什么事了?”小刀一惊,问。

  “他失踪了。”李祁峰想了想,补充道:“和小舟一起。”

  小刀脑子里浮现出那个站在二楼往下看的问。“这是怎么回事?”

  “我现在去接你,一会儿说。”

  挂断电话,李祁峰对刘琮盛说了一声,便驱车前往机场。

  “这是阿姨让我带给你的。”刚一见面,小刀拍了拍手边的旅行箱说。

  “我妈?”李祁峰挑挑眉,“这些东西又不是在这里买不到,还费心那么远带来。”

  “你知足吧。”小刀翻了个白眼,抱怨道。

  “我妈听见我要出门,乐得从沙发上跳起来,马上约了人出去玩,饭都不给我做,让我出来吃的快餐。我干脆也跟你在这边得了,免得她老嫌弃我。”

  “真有你的。”李祁峰说着,帮他把行李放进了车。

  “哎,对了,夏飞怎么了?”坐上车,小刀问道。

  李祁峰把情况简略地说了一遍,“我觉得他们两个人失踪,跟U盘有莫大的关系,但怎么都想不通,我把U盘交给夏飞前后不过数小时的时间……怎么会有人知道U盘在他手里呢?”

  小刀低着头沉思一会儿,说:“祁峰,我怀疑夏飞……可能……不是被绑架。”

  “为什么这么说?”李祁峰问。

  “有一回夏飞说过,有人向他打听你原来的事情,后来他又否认了。我还跟你提过的,你还记得吗?”小刀问。

  李祁峰把车停在路边,点点头。

  “如今想起来,恐怕另有隐情。”小刀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冷汗说。

  “你还提过,他跟你说的时候是在我出事之前。”李祁峰双目如炬,紧紧地抓着方向盘。

  “前段时间,他突然找我说要来跟你干,我还奇怪,他为何忽然要离开,但毕竟兄弟一场,他没说,咱也不好问。”小刀摇摇头,“都怪我。”

  李祁峰看了他一眼,说:“这怪不得你,大家一起长大,互相帮助无可厚非。现在还不确定他是否背叛了我们,所以,如果找到了……”

  “嗯,找到了,我会忍住,给他个解释的机会,等他说完了再揍他。”小刀义愤填膺地说。

  “他关机了,恐怕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他。”李祁峰说。

  “我刚下飞机那会儿倒是打通了,但无人接听。后来再打,就关机了。”小刀说。

  李祁峰闭着眼,将额头靠在方向盘上,他也不知道为何,心里总是突突地,怎么都无法冷静下来。

  小刀安慰道:“祁峰,小舟会没事的,一定。”

  李祁峰叹了口气,轻轻地点了点头再次发动车子。

  小刀眼睛一转,脑子里跳出一个主意,说:“夏飞最怕他媳妇,不如,让他媳妇打他电话问问?正好她也让我带了东西给夏飞,我就说我没找到你们。”

  “可行。不如,我们去酒店,让他来酒店找你。”李祁峰说。

  “嗯!我这就打电话。”小刀说着拿出了手机。

  小刀在电话里添油加醋地抱怨了一番,还暗暗影射夏飞怕是外面有了人。

  这一说不要紧,夏飞的媳妇果然火冒三丈,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她的熊熊大火。

  小刀挂断电话,吐了吐舌头。

  “兄弟,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你是清白的,我去你家拖一个星期的地板!”

  两人到了酒店,订好房间后,小刀将房间号编成信息发给了夏飞。

  为避免夏飞起疑心,李祁峰将车开回家,再打车过来。

  李祁峰又打了几个电话后,才坐下来。

  两人的茶水喝了一杯又一杯,等待的过程总是难熬的,这种情况下,小刀也保持了安静。

  终于,在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小刀噌地跳起来,从猫眼处往外看。他转过头朝李祁峰轻轻点了两下,看李祁峰进了卫生间后,才将门打开。

  “你小子,怎么那么晚来?我还以为是深夜服务呢!”

  小刀一把搂住夏飞的肩膀,将他紧紧抓住,不由分说地把他拽进房间。

  “说说!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小刀问。

  “没注意。”夏飞没好气地说,“你在我媳妇面前瞎说八道什么?”

  “我承认我错了,但我不是没辙嘛!谁让我找不到你、们!”小刀说。

  夏飞白了他一眼,手一摊:“东西拿来。”

  小刀摇摇头叹息道:“我看你呀,眼里只有你媳妇。要是你媳妇有祁峰他女朋友一半温柔就好了。”

  夏飞的脸立刻拉了下来,眼神飘忽不定,嘴里催促着:“快点拿来。”

  “急什么,我定的是标间,两张床你一张我一张,我们好久不见,聊聊天吧。”小刀说。

  夏飞皱眉看了他一眼,勉为其难地坐了下来。

  “这就对了嘛!”小刀说着,瞟了一眼卫生间。

  “对了夏飞,我刚看新闻说什么宠物康养中心的总经理失踪了,该不会是你们那的事吧?”小刀旁敲侧击地问。

  “怎么会那么快……”夏飞的话说了一半,立刻咽了下去。

  “什么那么快?”小刀追问。

  “啊、那个,我、是说、我不知道。”夏飞结结巴巴地说。

  “夏飞你……!”小刀失望地叹息了一声,拳头重重地落在床上。

  “她在哪儿?”李祁峰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的,冷冷地问。

  夏飞张着嘴,半天才合拢,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他把她带走了。”

  李祁峰眼睛一眯,问道:“他是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