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无上贱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青衫磊落陈落河(下)

无上贱宗 燃脂者 2150 2019.11.30 21:10

  这时远处开来列骑着强壮虎豹兽的铁甲,轰隆隆的来到近前,戚炼辰注意看这列军马竟都是修士组成的。

  因此整个军伍显得格外的阳刚凶悍,气势惊人。

  军官一声嘹亮的军令后,大军从动到静竟只要了五个呼吸!

  数万人马就鸦雀无声。

  陈落河等人随即让开通道,和大军擦肩而过往洛安去。

  抵达洛安城后吴良波果然将剑修和花间宗的饭局都已经安排妥当。

  但他给陈落河辛倾城两对师徒单独选了个雅致的楼台。

  这应该就是师傅说的老地方吧,果然不错。

  戚炼辰看此处共有五层临水照影,抬头远眺的话云淡风轻,很是雅致。

  可他想错了。

  等坐下后他就听对面响起些喧哗,然后居然有几个女子的声音问:“可是陈宗主在此呀?”

  陈落河立刻走去台边,斜对面马上响起一阵尖叫欢呼。

  戚炼辰好奇的跟着去一看,他都无语了,原来对岸是青楼啊。

  那些花枝招展的菇凉身上的风尘味是那么的浓郁,他也很懂的好不好!

  戚炼辰再看自己这瞌睡师傅仿佛明星面对粉丝,挥手致意的潇洒模样他就懵了,人家花间宗的宗主还在呢,你这是闹哪样?

  陈落河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和徒弟说:“那边我熟,晚上为师带你去转转。”

  他接着又运起真元和下面说:“留个包,现在先来点古筝吧,夜里一起算账。”

  顿时满楼红袖招。

  然后陈落河才呵呵着坐回原处,和俏脸都已经发黑的辛倾城道:“倾城,你久在瑶池不食人间烟火,你却不知这些地方见文章。”

  辛倾城很想破口大骂的说,她的心情糟的一塌糊涂。

  不是碍于颜面她都想甩袖走人。

  李若菲感觉到师傅身上的杀气,也小鸡似的缩着。

  这时有乐声响起,一个女子轻轻的唱着:“但闻生亦何欢,死亦何苦,相逢相知本无意,乱世最难许恩仇,千里迢递剑光血影吹动关山外,旧曲。。。”

  陈落河很认真的问人家:“这是我作的,怎么样?”

  辛倾城无奈冷笑:“好词。”

  “唱歌的人叫明月,今年三十有五。”陈落河端起酒杯语音忽然变得低沉:“她父亲是个寻常小兵死于万里关山。此女生得一副好相貌一副好歌喉,偏偏所爱非人。那浪荡子骗了她的身心还骗了她的积蓄。那日她要寻死,我正好路过救下了她。”

  “啊?”辛倾城有些意外。

  陈落河道:“负心人岂能放过,我随即将那厮抓来问她杀不杀,你知怎的?”

  李若菲好奇了,忙问:“怎么了?”戚炼辰在边上腹诽,武侠吗?不是说好的玄幻吗。

  “明月只将那人骗的银子换了酒,请我和他们对饮。醉后笑说,恩怨已两消,自己眼瞎怪不得别人。让我放了那厮。”

  “真不值得。”辛倾城道。

  陈落河却说:“值得。”

  “哦?”辛倾城很惊讶,陈落河笑着道:“对俗世女子来说,杀人是何等的冲击。她既忘了他那就放了他,明月菇凉既要浴火重生,所以不愿再沾染一个不再相干的人的因果呗。”

  他痛饮一大杯美酒后,斜着眼睛问辛倾城:“这等奇女子虽然不能修炼,也红颜易老,但对我辈来说她可值得敬重?”

  “值得。”辛倾城不得不承认。

  “再说弹筝伴奏的那位如是菇凉吧。”陈落河道:“如是今年二十有三,父母双亡,被无情的兄嫂卖入青楼已有十年!从来卖艺不卖身。一日有狂徒逼迫,被我赶走后,你知道她和我说的第一句是什么?”

  “是什么?”

  “你虽然很好看,就像谪仙人。但是我也不肯的,因为你看上去就不像能娶我的样子。”陈落河学完她的话后大笑:“我当时故意问,万一我能呢?”

  “人家说什么的,你这个人,那等苦命女子也调戏。”辛倾城估计是借题发挥吧李若菲都在边上窃笑。

  陈落河叹道:“那丫头说的和你一样啊,说我连她这样的苦命女子也调戏。我很惭愧,于是赔礼道歉。”

  旁听的戚炼辰见他堂堂剑宗宗主,说到自己在青楼和一个歌女赔罪时也面色如常以为理所当然。

  他忽然就懂了,为何陈落河的行事做人不由自主就让人心折。

  “如是菇凉当时和我说她虽在青楼,但每日靠做事弹琴总不曾白吃了青楼的饭,还有了点积蓄。她就想再过些年找个良人嫁了,让自己的孩儿不再如她这样受苦!她琴房的墙上有句话,是她自己写的,叫做出淤泥而不染!”

  陈落河说到这里拍案问听呆了的辛倾城:“如此女子可让人敬佩?”

  “让人敬佩。”

  “世人以为我浪荡,本座虽流连花丛身边却都是这些和我干干净净的奇女子,但我何须和他人解释?”

  陈落河神转折后,随即对辛倾城道:“倾城,修炼一途讲究出世,但你不曾入世如何能出世呢?多接触些凡俗事务,见一些肮脏人事,别人的故事你听进去了就是你的一段人生。经历过再放下你的道心才能真正无暇!我把那句话送你吧。”

  陈落河随即催动剑气,在墙壁上写道:出淤泥而不染

  辛倾城美目深邃的看着这行字,忽有所悟,忙起身对陈落河道:“多谢陈宗主提点。”

  陈落河一笑:“这么见外干嘛啊,你真要感谢我,晚上就陪我去那边喝顿酒如何?”

  “好!”辛倾城道。

  陈落河这时又转头对戚炼辰道:“炼辰,为师的这些话也是和你说的。你的修炼之路其实我指点不了你太多,因为合适我的未必合适你,但我很期待剑宗三十年内再出一尊化神,那为师就能放心飞升了。”

  辛倾城闻言大吃一惊,忙问:“你,你的意思你已经可以飞升了,你现在只是在强压境界?”

  “你好好修炼吧,等人是很辛苦的。”陈落河答非所问。

  我恋此世只为等一人。

  哪个女子吃得消这等的套路。

  辛倾城如玉的脸庞上顿时飞起抹惊心动魄的嫣红。

  然后她低下头去。

  人说女儿家的心思无法猜测,但只要不是个白痴都能看出她此刻的欣喜和羞涩吧?

  戚炼辰在边上看完陈落河的套路直接是跪了,自己这师傅拜对了啊,他不是化神,他特么就是个神!

  但就在此刻大雍的南方,忽然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剧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