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无上贱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青衫磊落陈落河(上)

无上贱宗 燃脂者 2145 2019.11.30 01:56

  八符阵既破,剩下的那三张符按着戚炼辰的手段应该不难对抗。

  见危机在还没绽放前就被解决。

  戚炼辰竟是在对方出手前就已经埋下伏笔,三百元婴剑修对这个师弟的手段真是欣赏到了极点,他们齐声喝彩:“师弟威武!”

  戚炼辰长啸一声为应。

  随着厮杀和对抗的进行,他的信心已越来越足,李连璧的手段连番被破却心神大乱。

  戚炼辰冷笑着想:“要是你要是能飞我自然没辙,现在你只能在地上和我硬刚的话,我还怕你?”

  轰!冰箭火焰和一道风刃砸上那手镯防御后,打的防御光罩瞬间崩裂,但灵符的灵力也为之耗尽。

  这种时候李连璧却给青雀缠着暂时无法再行攻击。

  戚炼辰见到机会默念一声:“运转星元!”

  然后猛冲过去,李连璧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戚炼辰再度撞上身来。

  铁碎山!二级!这次还加上星元之力!

  轰!灵力的碰撞光芒四射。

  李连璧口鼻间鲜血狂流一下倒飞出去,重重落在尘埃之中。

  这些说来话长,从戚炼辰被他打飞,到现在转眼逆转其实也就短短五六个呼吸的时间!

  剑宗等人欣喜赞叹,辛倾城也连连颔首。

  只有王妃宁横波开始为戚炼辰揪心,现在又要为李连璧揪起心来,因为那毕竟也是她的师侄。

  而杀出性子的戚炼辰才不罢休。

  人在半空的剑宗少年大喝一声:“剑来!”

  青雀就忽然出现在他脚底将他往上一挑,戚炼辰在急速追上对方时再喝一声:“剑来!”

  青雀在手,奔流归一!

  李连璧匆匆爬起祭出道防御灵符,但他忙中出错用的居然只是道区区中品的灵符。

  可戚炼辰手里的青雀,却是雍亲王当年仗之历练,现在还有了剑灵的天剑!

  要是被戚炼辰刺中,他必定重伤!

  见到这种情况,王妃宁横波不得不急忙上前。

  但就在她堪堪要出手拦住戚炼辰时,忽然有道神念袭来。

  元婴境的宁横波竟被这道神念直接禁锢,然后甩了出去!不是辛倾城出手相助,她都能摔个嘴啃泥。

  不过戚炼辰也因为此念的波及一剑落空。

  李连璧狼狈的惊叫道:“陈宗主?”

  来人正是陈落河。

  对王妃出手的竟也是他。

  陈落河冷冷的看了李连璧一眼:“候着!”

  辛倾城扶着宁横波冲陈落河喊道;“你疯了吗?”

  “疯的不是本座。”

  陈落河对委屈的眼睛泛红的王妃拱手,但语气前所未有的坚定,他一字一句的道:“您晓得我对您一向恭敬有加,但凡事都有规矩。师嫂既然不曾在符宗的这个杂碎向我徒儿出手时阻扰,那么我徒儿赢他之后师嫂也不得阻拦!”

  接着他便沉下脸来问宁横波:“莫非在师嫂心中,我剑宗儿郎活该被人欺负?”

  “落河,我,我不是这个意思。”王妃被他说的无地自容也更加委屈。

  辛倾城忙为宁横波解释说:“陈落河,横波姐开始不是不管,她是来不及阻拦。”

  戚炼辰见师父居然为了自己对王妃动手,既感动也震惊,也忙为王妃说话道:“师父,师婶当时只是来不及拦住这疯狗,怪不得娘娘。”

  陈落河此刻很直男,冷哼了声转头只问李连璧:“我徒儿犯了何罪啊,李侍郎!你师傅是符宗宗主,他师傅是剑宗宗主老子我,没有个理由你就敢打我的徒儿?”

  李连璧听说那小儿竟是他的徒儿,不由叫道:“莫非他就是戚炼辰?”

  这时传送阵里一阵光芒闪烁走出几个人来,其中一个红袍黑面官威凛冽,正是本地行省总督孙发奎。

  还有个大汉只穿件皮毛坎肩,则是器宗大师鲁直横。

  两人带着幕僚徒儿等人过来后就看到陈落河指着李连璧在满嘴骂娘:“你特娘的动手打了半天才晓得他是谁,还是说你是在给老子装糊涂,此事莫非是岳惊神怂恿你做的?!你们符宗要断我剑宗的后进之路是不是!”

  陈落河此刻毫无化神的修养,满嘴骂娘还到处攀咬。

  而这个帽子可太大了,初来乍到的孙发奎和鲁直横听到他话都大惊失色。

  但之前就在场内的所有人,无论是谁都能理解陈落河的暴怒。

  李连璧以元婴中期对结丹修士偷袭,而且还是戚炼辰刚刚为人族夺得一处反攻基地的今天!

  陈落河不发火都难!

  李连璧见陈落河这么说,他慌忙和陈落河解释道:“陈宗主,我师父绝无此意,晚辈当时也不晓得他是你徒儿,以为他只是个护卫晚辈才。。。”

  他此话一出雍亲王府的护卫,黑冰台的人等都纷纷齿冷。

  辛倾城等前辈也觉得他格局太差。

  戚炼辰闻言大怒,指着他骂道:“我就算只是个护卫,就活该被你无缘无故上来就偷袭吗?”

  李连璧一句话说错,无言以对。

  孙发奎见机插话问道:“陈宗主,到底发生了何事啊?”

  陈落河心中有火不想多说,鲁直横就扯过李连璧问:“到底怎么回事?”

  “我过来时看到有个护卫和郡主动手动脚。。。”李连璧低声解释,李若菲却气炸了愤怒的道:“你胡说八道!戚炼辰什么时候对我动手动脚了!”

  这特么人家事主都说没发生的事,还需要你见义勇为吗?

  陈落河冷笑一声:“行啊,你说我徒儿品行不端是吗,说实话本座花天酒地的套路还没来得及教他呢,那我们先看看他的本事吧。”

  众人尤其是辛倾城听他这一句都无语。

  陈落河随即一招手将罗成拉到面前吩咐道:“打开识海。”

  然后单掌落在了罗成的头顶。

  罗成面色微变。

  陈落河神思进入其中转了半圈后,他将手离开了罗成的头顶,拍拍他的肩膀传念一声:“无妨,我知道你的本心,本座能够理解你。”

  罗成顿时眼泪盈眶,跪在了地上。

  其他人见一出都懵逼,只有黑冰台的人若有所思。

  紧接着陈落河就催动化神之力一声断喝,众人眼前方圆十米的空间里竟突兀开始展现一副画面。

  接着其中就开始演绎从罗成的角度看到的,当时事发时的那幕景象。

  鲁直横和孙发奎包括辛倾城等人见陈落河施展的这一手本领,都惊叫起来:“逆转神通?”

  陈落河为查真相搜魂而不伤人,取其记忆再现当时,如此逆天之举还不是神通什么才是神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