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无上贱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可有怨言

无上贱宗 燃脂者 2091 2019.11.28 22:40

  当陈落河的身形出现在荒野大泽时,他看到自己新收的徒儿正坐在一块石头上看戏。

  他面前居然有两只元婴巅峰修为的妖兽在互相厮杀。

  陈落河都迷了,这是什么情况啊。

  那两只妖兽见又来了位化神,直接崩溃了,对戚炼辰哭嚎道:“大人你可要说话要算话呀。”

  “怎么回事?”陈落河好奇的问。

  顺便将传送阵上的灵石换了一遍,不然李神通都来不了。

  这是因为化神之躯太过强大,平常能传送元婴百次的传送阵只能传送化神一次。

  轰!李神通也出现了。

  那两只元婴妖兽见状彻底疯狂了,如今这化神烂大街了还是怎么的?两货立刻加剧了搏杀,咬的彼此的鸟毛都在飞。

  李神通见状也懵逼的问:“什么情况啊?”

  陈落河抱怨说:“我问你师侄,他不说呀,他说等人多了再说才有意思。”

  李神通闻言立刻瞪了戚炼辰一眼:“皮痒了?”

  戚炼辰遇到师伯秒怂,赶紧贱贱的赔笑。

  紧接着这处传送阵的光柱就闪烁不停,荒野大泽深处转眼站满了人族大能,和精锐的修士。

  见人来齐了戚炼辰终于开口和大家解释起来:“晚辈来了之后感觉这边有妖气,但不敢肯定。于是就借师傅的威风装成化神,等传送阵放置好之后,晚辈心想师傅反正转眼就到,于是就要他们滚出来。”

  辛倾城好奇的问:“你怎么发现他们的?”

  “晚辈不知道啊,晚辈就是随便喊喊的。”

  “然后呢?”

  “然后晚辈见居然真的冒出两只妖兽来,晚辈都无语。”

  辛倾城和宁横波掩口失笑。

  至于这两只妖兽为何互相玩命。

  戚炼辰说:“既然他们怕我,我就告诉他们今天只能活一个。他们一打起来,晚辈这结丹境才安全呀。”

  两只正在撕逼的元婴妖兽将他的话听的清清楚楚,这才知道原来这位不过是区区结丹境的杂鱼。

  如果他们当时敢冲过来的话。。。

  两只妖兽顿时一口老血喷出,齐齐委顿在地。

  老子不打了,你们人族爱怎么怎么吧。

  系统:来自元婴巅峰妖兽赤焰兽的怨恨10000.。。。。

  陈落河见状大笑,拍着弟子的肩膀真心的赞道:“干的好,为师为你骄傲!”

  众人也都纷纷喝彩。

  尤其那三百剑宗剑修,看向戚炼辰的眼神已经多了份真心真意的认可。

  因为大家都不是无知的孩童,都能明白戚炼辰嬉皮笑脸的讲述背后是怎样的惊心动魄。

  一个结丹境的年轻人孤身于异域。

  当时他无所依仗,却靠自己的胆略,完美戏弄了两只境界远高于他的元婴妖族。

  而他之所以选择在刀尖上跳舞,都是为了人族和宗门的利益!

  要不然,他只要缩回去,他依旧是剑宗宗主的弟子,依旧是亲王的师侄。

  此事于他损失不大。

  人族,却要痛失一块飞地!

  陈落河等大能和战斗主力随即散开,陈落河和李神通亲去山口两头观察地形和外部情况。

  宁横波在辛倾城和花间宗弟子们的帮助下布置更多的传送阵。

  那三百剑修则全身戒备。

  不多久罗成等人抵达,接着尉迟静和本地黑冰台的人也来了,他们开始检查现场,分析情况。

  戚炼辰彻底没事干了,便拉着罗成继续吹之前没吹完的牛逼。

  不过他也没闲多久,尉迟静就找来和他说:“戚护卫,能和我一起回忆一下我们当时过来的所有细节吗?”

  戚炼辰第一时间想到自己摁住她大波的那个瞬间,不由自主就将眼神落下。

  尉迟静居然挺了挺胸!

  我丢!戚炼辰忙捂住鼻子,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戚炼辰,你怎么又流鼻血了?”

  尉迟静赶紧哈腰塌背,戚炼辰看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窜来的郡主,无语的道:“郡主,你不要乱说,我只是鼻子有点痒。”

  李若菲冷哼一声。

  目睹此情此景的辛倾城问王妃:“菲儿这是?”

  宁横波叹道:“哎,是呀。”

  “怪不得亲王对小戚那么凶呢。”辛倾城为之莞尔,她回首看向站在戚炼辰身边的爱徒,忽然想到那小子叫自己的那声师娘,俏脸也是微微一红。

  宁横波仿佛有口无心的抱怨说:“剑宗的这些臭男人哪里好,我给骗了现在又轮到你们师徒被他们骗。”

  “什么呀。”辛倾城挽着秀发不理她了。

  宁横波知道闺蜜脸嫩,眼中笑意一闪便转移话题道:“王爷已经派吴海涛去向陛下汇报了,陛下得知此事一定会很开心的。”

  “哎,李师兄被闲置三年有余了吧,真不知道陛下在想些什么。”

  这会儿,长安龙首山巅的聚神阁内。

  吴海涛正单膝跪在一个穿着青衫的中年面前。

  说是中年,其实他的岁数已经一百有一了。

  大雍陛下李太渊听完吴海涛的禀告后,不动声色只说:“且看能不能占据那边吧,魔族伪帝也不是无脑之辈。”

  吴海涛道:“陛下说的是。”

  李太渊随即仿佛漫不经心的问他:“这些日子里,雍亲王可有何怨言?”

  “回陛下,雍亲王赋闲后每日只和王妃郡主,以及门上的剑宗儿郎们饮酒作乐,并无任何怨言。”

  “立功的人却被闲置,岂能没有怨言,只是你不知或者不想说吧。”李太渊脸色微沉起身道。

  吴海涛汗流浃背以头触地:“陛下,臣以道心起誓,雍亲王对陛下从无怨言,王妃是替王爷不平过,但雍亲王说雷霆雨露皆君恩,陛下一定有他的考虑,他只管做好自己就是了。”

  “哦?”已走去窗口的李太渊回首凝视着吴海涛的后脑勺。

  半响后,他叹道:“关于此事,陈落河是什么要求?”

  “陈宗主只说了一句,此事必须以剑宗为主导,要是衍宗狗再敢伸手,他就去砸他们的山门。”

  “哼!”李太渊冷哼一声眼中却似笑非笑:“陈落河明明是出将入相的大才,偏偏浪荡无行。他这句话分明是说给朕听的吧!”

  吴海涛没吭声,传声筒适当的表态就够了,再说陈宗主确实浪荡无行啊,收个徒儿都叫人家辛倾城师娘了!

  小戚那么实在的个人,怎么会那么冒昧,谁敢信不是他悄悄怂恿的?不要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