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无上贱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行贿的鬼修(三更求推荐)

无上贱宗 燃脂者 2108 2019.12.07 18:10

  面对这些鬼修的卑微,戚炼辰却站在车上一言不发。

  他只顾看对方的山门。

  在马车刚刚往下落的时候,戚炼辰就发现之前他在空中所见的白色矮山,竟是尊巨兽的遗骸。

  其体格之庞大比之朱雀遗体也不遑多让。

  这尊巨兽好像是头老虎,它死去的时间已不可知,妖气早就散尽。

  就连它的骨骼都已破损不堪。

  但观之就能知道此物生前一定强悍无比。

  见戚炼辰不说话,高进有些忐忑,又再道:“下门白骨门。。。。”

  “知道了。”戚炼辰淡淡的道,随即飘身下车。

  高进给噎了下忙拍马屁:“大人身手之飘逸实在是小人生平罕见啊。就是不知大人贵姓。”

  戚炼辰不答,只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

  他发现这位居然不过是结丹巅峰的修为,但其身后的门徒往往在奠基境地。

  且修为越低的人面目越是模糊丑陋。

  整个门派也就高进和他背后的一个长老模样的家伙有点人样。

  可他家的道兵傀儡都有结丹修为,也真是咄咄怪事了。

  秉着少说多听好好装逼的原则,戚炼辰任由高进带他从虎头,也就是白骨门的山门踏入了这个阴间宗门。

  在四处漏风阴恻恻的大堂坐下后,高进拍手要人送上酒水并只留孟元平作陪。

  阴间所食和人间没有什么两样,但进食时只闻气息就够。

  戚炼辰看到高进先敬酒,然后用力一吸,他酒杯内的酒水就化为道白气进入他的体内,这矮胖子的脸居然还微微红了一下。

  再看他手里的酒杯,依旧是满满的,不过戚炼辰感觉得到那酒明显已成白水。

  他就给面子的也举起杯来,有样学样。

  戚炼辰随即就感到有一股辛辣阴冷的酒气直接冲入他的灵府,被元婴张开吞入后立刻化为淡淡的阴气,转入他的气海再散于全身。

  只一口,他本在结丹境的修为就略涨了一点点。

  戚炼辰不由道:“还真是好酒。”

  高进顿时眉开眼笑:“大人谬赞了,不过此酒确实是小人的珍藏,放在这头巨兽原先的妖丹之所已有百年,要不是大人您来,小人还舍不得喝呢。”

  “你叫自己的山门为巨兽?”戚炼辰不免诧异。

  高进一愣忙道:“小人只知此兽似虎,据传早在冥界开辟起就在此处了。过去占据此处的高门因其阴元散尽,便弃之内迁,要不然也轮不到下门在这里立足。听大人的意思您知道此妖兽的来历?”

  “不提也罢。”戚炼辰叹了口气,心里却想我知道个鬼哦。

  高进有点摸不清这位上门子弟的套路,也不敢问,只好赔笑说:“是是是,那小人再敬大人一杯吧。”

  这一杯下肚,高进脸都呈猪肝了,戚炼辰却依旧毫无问题,自己甚至还多吸了几口。

  高进见状便又拍马屁道:“大人的修为真是深不可测呀,这等烈酒就算上门的元婴大能也只敢服用三杯。”

  听到他说这句话,戚炼辰心中一动,问:“之前有谁还来过吗?”

  高进一愣:“大人没有遇到吗?”

  “问你话就说。”戚炼辰立刻火了。

  高进吓尿,忙道:“小人该死小人该死。之前有位李冥将李大人在三天前曾路过此地,然后去了黄泉大阵中,小人以为大人遇到过他呢。”

  戚炼辰一听就知道应该是李不明来过,他就不屑的说:“各负其责各做其事,有什么好遇的,再说区区李不明还没资格和本座套近乎。”

  他装的一手好逼,用的其实是前世刑侦审讯的手段。

  审问人对犯罪嫌疑人云里雾里的绕着,利用对方的言语往下适当的推进,就能勾出更多的信息来。

  高进这鬼头果然被他展露的“背景”震惊了。

  因为他是知道李不明的身份的,年纪轻轻的戚炼辰能公然不把李不明放在眼中,只能说戚炼辰的来头更大。

  得出这个判断,高进赶紧继续狂拍马屁,猛上酒菜。

  无论什么时空,无论什么体系内,把领导陪好是官场不二法则。

  但高进的酒量显然不行,没多久他就瘫了下去。

  陪席的外事长老孟元平见状忙向戚炼辰告罪,戚炼辰无所谓的一摆手表示自己酒足饭饱。

  他确实已经酒足饭饱,因为就刚刚这顿在阴间应该相当奢侈的酒菜,就让他的修为升到了结丹巅峰的层次。

  而戚炼辰无论从进食后自己境界的提升速度,对方的卑微态度,都看得出来阴阳宗在这个地方是站在生物链的上端。

  只是,自己该怎么打探这里的具体情况呢。

  他还在琢磨,孟元平请他去休息时,居然主动引他到了一处有道兵把守的库房门前。

  然后孟元平对他说:“大人,这是下门这一年来的任务记录,请大人劳神检阅。要是大人满意的话,还请大人回去后为下门多多美言几句啊。”

  说着,孟元平便将只灰扑扑的袋子塞来。

  鬼行贿?戚炼辰很不适应,本能推却道:“你们也不容易,本座也不是李不明那种货色,不可如此。”

  一人一鬼,两只爪子碰触时,孟元平顿觉触电似的一抖,体内的阴气不由自主就往戚炼辰那边流逝。

  戚炼辰大为意外,生怕自己露陷,忙自发运行的真元切断。

  孟元平却震惊的道:“刚刚小人观大人的境界忽高忽低,以为大人有暗伤在身呢,现在小人才知道大人的境界之高绝非我能揣摩。”

  通过道兵的鬼火之瞳看着这里的高进此刻面色凝重。

  年轻,傲气,说明此人是有本事和背景在身。

  服饰华贵,不受贿,那是不差钱。

  能说出“你们也不容易”,那是有仁心。

  而他持鬼门关法器能说出李不明的名字,现在又展现出上门对下门的天然功法克制,身份必定显贵无比。

  高进不由想,莫非自己还真的有希望,能请动这个冥将帮自己对付黄泉宗的逼迫不成?

  然后他不由自主摸了下自己的心口,从里面传来个柔柔的声音对他说:“阿爹,实在不行您就把女儿交出去吧。”

  “不!”高进咬紧了牙。

  这个在戚炼辰面前卑微到尘埃的矮胖鬼修,此刻的眼神竟坚毅无比。

  高进语气坚定的道:“秋儿,阿爹既认你做女儿,就一定要保你好好成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